【鏡大咖】老靈魂的小王子 許富凱

文|翁健偉    攝影|蕭志傑    影音|陳廷豐    攝影協力|嚴鎮坤、何姵嬅、劉耀勻
唱歌曾經只是為了聽從父母的安排,現在許富凱知道唱歌也是人生。

從選秀節目《明日之星》出道以來,許富凱一直被視為台語歌壇的小王子,挾帶6度入圍金曲獎最佳台語男歌手的氣勢,要在農曆年後站上台北小巨蛋開唱。

事實上,從小就學唱歌的許富凱,對他而言唱歌到底是工作還是興趣,現在好像也分不出來了。

「我是一個沒有什麼主見、想法的孩子,我以前小時候就是逆來順受的,爸爸媽媽說什麼就做什麼,不會去跟父母說『我不要』、很少拒絕。」許富凱說其實在南部,小朋友學唱台語歌是很普遍的事,「我唱歌就是沒有把它當作自己的事業的經營角色,雖然那是小時候。但也沒有想說,以後長大就是要當歌手,可能對音樂有一些自己喜歡的想法跟看法,但不是要把它變成人生中的一個職業。」

外表給人溫和的印象,但許富凱卻擁有能洞悉深度的老靈魂。

 

被逼背演歌 都成人生養分

不過父親給他一個觀念,要做這件事、就要把它做到最好,「等到當歌手回頭看,其實滿感謝那一段曾經被逼的狀態,才成就現在可以好好在電視機前唱歌給人家聽的許富凱。」父親給他的另外一個影響,就是讓他愛上日本的演歌,「我爸的想法是,既然大家都唱台語歌,你就要多一個跟別人不一樣的事情,再多學一樣。他到書店去買一本很厚的《中日演歌大全》,就開始指定說,他聽過的那一首,開始學。別人是背九九乘法表,我是背日本演歌。而且我看的還不是日文50音,看的是那種用漢字拼音的哦!」

父親的教誨影響許富凱甚大,對於工作的敬業、投入,還有待人接物的態度,甚至影響他愛上日本演歌。

照理說,連日本年輕人都不見得能聽得懂演歌,許富凱怎麼有辦法進入這個世界?「因為其實很多唱台語歌的眉角,跟日文的演歌其實有點雷同。小時候不懂,就跟著唱。等到了國、高中,開始當哈日族的時候,就開始學50音。」身為歌手後,他說只要晚上沒事做,就是把手機打開、電腦打開,「看YouTube上的日本演歌,那些都是我的養分。」

對於父母唯命是從的許富凱,非常有長輩緣,甚至培養出一票婆婆媽媽的歌迷,從他開始參加選秀節目就跟著追星。「這些姐姐、媽媽們,相信她們的年紀一定都是跟台語歌生活在一起。所以當後續有一些年輕的台語歌手出來唱歌,他們會覺得『哇!』我問過她們,為什麼會聽我唱歌,『看到你就像是看到我兒子。』覺得好像勾起了她們年輕的回憶。」

2年前賀歲片《大三元》找許富凱(前排中)演出,但他在片中沒有任何台詞,倒是包辦了歌曲MV的舞蹈!(牽猴子行銷提供)

 

天生乖寶寶 唱歌就當頂嘴

「在比賽過程,我常常收到雞湯跟一些吃的東西,真的把我當作孩子看待,『雞湯一定要喝喔!』」我說她們應該是把對子女的好孩子期待,投射到許富凱身上吧,因為不會頂嘴啊?許富凱卻說:「我頂嘴的方式就是唱歌!」

在許多長輩歌迷的心目中,許富凱的好兒子形象,成了完美的移情對象。

在這些長輩歌迷裡頭,最有名的事蹟,就是5年前許富凱的個唱跟田馥甄撞期的時候,田媽媽居然捨棄了女兒,跑來當許富凱的粉絲,「因為田媽媽也很愛聽台語歌,而且有時候會私下跟我聊,『台語歌真的很難唱』『有些甚至比國語歌還要難唱』,我覺得她應該有看到我在台語歌的用心吧,也想要鼓勵我,所以才會二選一來聽我的演唱會。」

 

陪媽進茶室 想唱女人心聲

從出道第一年,許富凱就很想做翻唱女歌手的專輯,「那時候公司有公司的想法跟考量,覺得選秀節目出來的歌手,還是要有自己的作品。」經過了十年,自立門戶的許富凱終於有機會可以作主,這個深埋已久的念頭終於發芽、茁壯,也反映了他自己的成長經歷,「對我來說,從小接觸的環境都是女性居多,身邊超過9成都是女性,全部都是女生的環境。」

成長過程身邊有9成都是女性,許富凱也希望自己的歌聲,能唱出女性的心聲。

「我媽媽是個美髮師、幫人修指甲,小時候我就會跟著她,去某一些比較特別的場所,比如說所謂的茶室、或者酒家,我都跟在旁邊。我從六歲開始就跟她去這種地方,慢慢長大,你就覺得在那個環境生活,女人好辛苦!」許富凱覺得有責任也有義務,用自己的歌聲唱出女性的心聲,「參加比賽當歌手之後,過程中也有很多女性歌迷,一路都陪伴著我。」

不過父親還是對他影響最大的人,許富凱說出道十年來,對他的耳提面命,改變了他,「我覺得我爸爸是我人生當中很重要的一個角色。到現在還會一直講說,『你要出去的話,對人的態度要謙虛一些。』」過去各種生活歷練沒有那麼豐富,常會造成別人不舒服,但現在他開始學會觀察生活周遭,就算是打掃清潔的阿姨,「不管對方認不認識我,都會說『辛苦了,謝謝。』這個就是我改變的一個觀念。」

跟方馨(右)拍攝MV〈祝福〉時,難得看到許富凱(左)這麼逗趣的表情。(凱聲影藝提供)

 

使命與召喚 讓他進步傳承

許富凱自認是個很天馬行空的人,也覺得以前的自己沒有想法,「因為根本就不想要做這件事情,但是現在有想法,也熱衷了、喜歡了,而且很多人需要你的歌聲的時候,開始輪到思考需要什麼樣子的東西?是不是該改變一下?很多人都說,你真的要背負台語歌的使命,要把台語歌傳承下去。唱歌不只有這樣子,就開始有些心得,讓人家覺得你一直有在進步。」

造型:陳慧明 化妝:黃筱琳 髮型:陳琤薇 服裝提供:MSGM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