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6.12.13 20:40

【台智卡解散】你有沒有這張卡? 台智卡爆解散 百萬持卡人遭殃

文|鄧麗萍    攝影|王均峰 董孟航 鄒保祥

繼復興航空之後,國內3大交通卡之一的台灣智慧卡公司驚傳解散!這家成立13年、由36家客運業者聯手創立,曾發行270萬張「台灣通」卡的票證公司,今年10月董事會已決議減資2億元,目前進行清算和解散程序,卻因拖欠協力廠商約1,600多萬元的尾款,雙方爆發爭議。

台智卡公司決定減資解散,卻爆發拖欠協力廠商千萬款項,前董事長大王應傑坦言不打算全額支付尾款。
台智卡公司決定減資解散,卻爆發拖欠協力廠商千萬款項,前董事長大王應傑坦言不打算全額支付尾款。

發行270萬張「台灣通」交通卡、成立13年的台灣智慧卡(簡稱台智卡)公司,驚傳減資後解散!

繼復興航空無預警宣布解散之後,台智卡公司10月也已召開董事會和股東會,通過減資2億元之後、清算解散的決議。這也意味著,國內三大交通卡公司只剩下悠遊卡和一卡通。

雖然台智卡公司目前資產大於負債,卻因遲遲未支付協力廠商書亞集成公司上千萬元尾款,甚至因即將散解而要求僅支付「成本價」,雙方爆發爭議,書亞集成已向主管機構金管會和交通部提出檢舉函。

「台智卡公司有能力償還尾款,照理說,在減資之前應該先清償負債,但他們就是故意不付,還想殺價。」12月9日,書亞集成副營運長徐有鍵出面指控,他和台智卡公司代表協商之後,無法接受「成本價」的付款提議。

徐有鍵指出,該公司從今年3月開始為台智卡公司開發「第二代清算清分系統」,10月底趕工完成,卻在11月初向台智卡公司請款時,才赫然發現它已準備解散,且只願付「成本價」。

台智卡公司口中的「成本價」,是指人力成本。徐有鍵表示,「我們的工程師一個月薪水8萬至10萬元,還不算勞健保,這個系統由10個工程師來寫,從3月寫到11月,至少也有個800、900萬的價值。」

台智卡公司協力廠商書亞集成副營運長徐有鍵(左)和小股東代表楊菀婷律師一起向主管機關檢舉,阻止台智卡公司妄顧廠商和持卡人權益。
台智卡公司協力廠商書亞集成副營運長徐有鍵(左)和小股東代表楊菀婷律師一起向主管機關檢舉,阻止台智卡公司妄顧廠商和持卡人權益。

「他們只是想把價格壓得很難看,堅決要我們砍價,實際上,我們簽合約時就已經打折了。」徐有鍵表示,當初簽約時調整過價格,就已折價了約300萬元,而目前台智卡公司僅付了頭期款的600多萬元,但第2期和第3期的1600多萬元卻一再拖延。

「對於他們刻意擺爛,我們完全奉陪到底!」徐有鍵表示,未來不惜和台智卡公司打官司。此外,為了阻止台智卡公司惡意欠債不還、倉促減資及解散,書亞集成已向金管會和交通部提出檢舉函,但2大部會卻互踢皮球。

金管會表示,交通卡並非電子票證業務,不屬於金管會的管轄業務;而交通部則以台灣通是末代交通卡,相關法規已於去年底隨著台灣通卡退場而廢止、「目前無法可管」。不過,在書亞集成緊密盯梢下,金管會已發函要求交通部處理。

面對協力廠商的控訴,台智卡公司大股東、國光客運副董事長王應傑表示,「我們本來要申請小額消費支付,所以要去裝置相關硬體和軟體,但後來做了一半,我們就決定減資、解散,那些東西就沒有後續用途。」「我們希望後面沒有付的帳款,能夠打折處理。」

王應傑直言,不打算全額支付尾款,「這是商業習慣,我們都已經要減資、解散了,怎麼可能按照契約履行?」「他如果急著要錢,我們就給少一點嘛,如果他們覺得打官司會打贏,那慢慢來嘛。」

「做生意就是這樣,收錢越快越好、付錢越慢越好。」王應傑表示,「這是我的經營理念:欠人的錢,能夠拖就拖,能不付就不付。」

台智卡公司成立13年,因市場規模縮小、無法進入北捷系統,且申請不到小額消費電子票證業務,決議減資解散。
台智卡公司成立13年,因市場規模縮小、無法進入北捷系統,且申請不到小額消費電子票證業務,決議減資解散。

除了協力廠商書亞集成之外,持有台智卡公司約1萬多股的小股東也跳出來反對解散。小股東代表律師楊莞婷指出,台智卡公司在減資及解散之前,應負起企業社會責任,「因為市面上流通的卡,還有上百萬持卡人的權益。」

楊莞婷表示,身為小股東的代表,台智卡公司的管理團隊沒有和他們事先溝通,只接到一紙減資通知書,就連解散也是近期才知道,因此深感錯愕。

至於員工的資遣安排,王應傑指出,台智卡公司自從交通卡退場之後,已持續縮編,目前僅剩約27名員工。「我們在股東會通過解散之後,以優於勞基法的方案,也就是再加10%的資遣費付給員工。」

負責執行減資、清算解散程序的現任台智卡公司董事長吳定發指出,員工全數資遣之後,將回聘2至3名人員協助善後,完成解散程序。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