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增宏番外篇】菩薩來到養雞場

文|李振豪    攝影|王漢順
朱增宏在雞舍裡除了嚴肅地拿著相機拍照錄影,也會與雞互動,拿蛋拍照的同時,也向我們說明,友善農場能做到蛋生出來不會沾到土和屎,算是很厲害。

採訪後沒幾天,我們開車到新竹,和朱增宏一起探查以放牧方式飼養的雞場。車上,攝影師談起上次碰面的印象,說他真有股「仙氣」,另一位和他聊過天的同事,則形容他是個「菩薩」,想起等會兒菩薩就要跟著我們戴上口罩,在氣味想必不甚友善的養雞場巡視,就覺得有趣。

結果完全不是這麼回事。真的踏入雞舍之前,先在餐桌上聽廠商報告改善飼養方式的進度,如何去屏科大上課,餵雞吃什麼飼料,雞的產蛋率如何,對方講得十分激昂,朱增宏都彷彿無動於衷,笑歸笑,但永遠只挑廠商說不清楚的地方問,像教授口試學生論文。聽到一半,我都緊張了,很想偷偷傳一張紙條給朱增宏,提醒他:「目前全台只有百分之五的牧場願意以友善方式養雞,你確定這樣不會嚇跑他們嗎?」

還好有隨行的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陳玉敏隨時鼓勵,「這樣很好!你們這樣真的很棒!」我聽著,覺得恍惚,怎麼記者會上的戰神變成親切的朋友,反而是當時恆常掛著笑容的朱增宏,變成一個吝於讚美的面試官。

真的進入雞舍,氣氛就更凝重了。他拿著相機東拍西錄,真的很像檢察官在搜證。但實在是一個非常棒的養雞場啊,打開門,雞就能出去到草地上散步,生蛋的巢箱和睡覺的棲架也夠,室內甚至沒什麼氣味,真沒有可以挑剔了啦!雞場老闆甚至搭配午餐時間表演了一段「雞為食奔」的餵食秀,大力敲擊飼料桶,在外面逍遙的雞就拔足回家,可愛得令人想吃素,但朱增宏還是沒啥特別反應,好像硬要在蛋裡挑骨頭,只偶爾回頭跟我說:「你看這裡的雞都沒有啄羽現象,這樣很好。密度太高的話,雞就會互啄了。」

聽廠商講經營友善農場的難度和堅持,應該要很感動的,但朱增宏(中)不被情緒左右,專心聆聽可能的錯誤,隨時做筆記。

唯一難得洩露情緒,是請他取蛋讓我們拍攝。母雞習慣把蛋藏在厚厚的粗糠下,朱增宏伸手拿取,忍不住對雞講話:「借我拿一下喔,等一下就還你。」好像把善意全揮霍在雞的身上,無法分給人類。

但也值得了,看到雞這麼快樂的樣子。那是被陳玉敏主任評為「第一名」的放牧式飼養。下午我們到第二間,那氣味就很逼人了。為了保護雞,我們穿著彷彿要在無塵室工作的防護衣進入,但雞的啄羽現象還是嚴重,朱增宏指給我看。棲架是方形木棍不夠符合「雞體工學」,巢箱也不足。結束後,鄉巴佬的我問:「這是早上那間的對照組嗎?」陳玉敏回我:「這已經不錯了,是第二名的平飼法。」朱增宏忍不住說:「真的該帶你們去看看格子籠雞,那才是真的恐怖。」

那怎麼辦?我看年紀輕輕的牧場第二代其實好誠懇認真了啊。朱增宏說:「還是要溝通。確實不能太嚴厲,會對牧場造成傷害。」回到台北,我打電話追問後續,他詳細分享了兩代家族的意見分歧,誇獎了兒子,雖然對成果充滿無奈,但就是再協助改善。「年輕人肯做已經很不容易。」他說。

但不容易的,豈只年輕人。動社做這些事沒錢賺,協助摩斯漢堡、竹科媒合購買友善雞場的雞蛋,一毛錢也入不了口袋,到底有什麼好處?

沒有好處。只能說服自己,大概只是為了讓我們在現場,吃到此生吃過最美味的雞蛋吧。

更新時間|2017.06.01 08:33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