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說故事】白手套都是外省人!香港人惠英紅出線

文|項貽斐     攝影|蕭志傑
兩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后惠英紅在《血觀音》中扮演白手套「棠夫人」一角。(双喜提供)

楊雅喆電影《血觀音》背景設定在約30年前的台灣,片中描寫骨董商扮演白手套周旋於政商之間,而最重要的白手套「棠夫人」一角,則由兩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后的港星惠英紅挑大梁。創作過程中,楊雅喆一度被打槍,但見到惠英紅就覺得一定沒問題。至於片中棠家的小女兒棠真,由年僅14歲的「天才少女演員」文淇飾演,她也因該片入圍金馬最佳女配角。 

楊雅喆表示,片中擔任骨董商白手套的女性,本想寫受過日本教育的台灣女性,但被真正的白手套訕笑。對方告訴他,現在有台灣人做白手套,但如果是30年前,一定是有些政黨關係的外省人,而且當時台灣人的美學教育是日式的,與主政的國民黨高官美學不同。雖然不少人覺得,這個角色很適合上海女人,但因為侯孝賢、李安都拍過上海女人,楊雅喆不想重覆,於是想試試看香港女人。

港星惠英紅(中)在《血觀音》中飾演「棠夫人」,牆上的畫也是她親手畫的。圖左為吳可熙、右為文淇。 (双喜提供)

楊雅喆坦承,在見惠英紅之前,看了一些她的電影與相關資料,知道她小時候家境不好,3、4歲就在街頭叫賣,沒進過學校,但很有韌性,現在的她會寫字、看劇本、寫文章、畫畫、還會唱歌,而且曾因拍全裸寫真惹非議,從當紅女星變成失業,40幾歲又重出江湖。

有這種資歷的人來演棠夫人絕對沒問題,因為戲裡的棠夫人也不是名門閨秀。」楊雅喆對惠英紅表示,她飾演的這個角色應該是廣東人,到上海當舞小姐,搭上一個將軍,但將軍已經娶了,但她手段更高,將軍到台灣只帶著她,她就變正宮。所以她和別人喝酒的時候,會把杯子反過來,秀她乾杯喝光。她抽菸,蹲在地上。「劇本有因她調整,我告訴她,《色,戒》裡的湯唯角色如果沒死,長大就成了棠夫人,她被愛傷過心、死過一回,人就變了。我們溝通蠻順利,聊天都聊八卦,哪個女明星的媽媽把她賣掉,因為戲裡都有,她對戲裡的形象會愈來愈具體,透過八卦,我們感情就愈來愈好。

演《血觀音》前,導演楊雅喆親自調教文淇,還要她每天到辦公室來學泡茶。(双喜提供)

至於片中的文淇在楊雅喆眼中,則是有演戲天分且有熱情的女孩。楊雅喆說,當時海選一直找不到人,「我們要國中生,但台灣的教育環境來的大部分是高中生,國中生很少。就有人從北京傳來一個文淇的影片,說這小女孩很會演。

演戲前,楊雅喆親自調教文淇,除了要她學騎馬、學日文、學音樂,還要她每天到辦公室來學泡茶。前置期2個多月,她至少來辦公室1個多月,到片場還是泡茶。楊雅喆說,「要她泡茶給製片叔叔、給美術、給定裝的阿姨們,她在大人的世界看久了,就是戲裡棠真在看大人,看起來好像不懂、其實什麼都懂。

更新時間|2017.11.21 13:43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