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S01E07】聽覺歸聽覺、視覺歸視覺不是很好嗎?──大珠小珠落玉盤

語言好好玩 #S01E07

文、聲音|許逸如 繪圖|許逸如
大家看過《交響情人夢》嗎?這集的樂透將化身為千秋王子,帶大家討論:漫畫家畫音符表達音樂,那普通人要怎麼用語言文字形容一首歌?這集的內容是關於文字化的聽覺。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啦!自今天起,「鏡文化為你朗讀」Podcast頻道的所有節目,都會提前至早上6:00上線,不管你是6點起床的早鳥,還是11點起來的晚鳥,都可以隨時收聽。

好好玩第一季節目將要到尾聲,邀請大家來填滿意度問卷抽獎品!詳細活動辦法在本篇文末。

《語言好好玩》在第四集「我們的愛已到了盡頭」,談到人類如何用隱喻來描述抽象概念像愛情、時間等等。這集,我們就來談談人類如何描述聲音吧。

正式討論前先來動個腦。請大家聽聽這首音樂,你可以想想看要怎麼用語言來描述這首音樂呢?

聽音樂的風格,我們可以知道它是「國樂」;耳朵再厲害一點的人,可能還可以區辨出音樂有二胡、琵琶;功力更深厚的人,或許還能說出它的曲名《琵琶蠻》。剛剛這些是對這首歌的客觀、外在描述,就是True/False的事實。但你會怎樣形容這首「音樂」呢? 

白居易和琵琶女

如果沒有什麼想法,我們這集有一個小標題,叫作「大珠小珠落玉盤」。這句話是取自白居易的〈琵琶行〉。〈琵琶行〉這首詩是在白居易被貶官之後,藉由描寫在琵琶女天涯淪落的苦難,來抒發自己被貶官鬱鬱不得志的心情;但抒發心情的詩作相當地多,這首詩更為知名的,是在於它形容「音樂」的方法。我們無法還原當初琵琶女的演奏,但或許用剛剛的這首《琵琶蠻》當成例子,再讓我們重溫一下國文課本的這課〈琵琶行〉,聽聽看白居易如何形容這首美麗的琵琶曲吧。

大絃嘈嘈如急雨,小絃切切如私語,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 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泉流戈下灘;水泉冷澀絃凝絕,凝結不通聲暫歇。 別有幽愁闇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 曲終收撥當心畫,四絃一聲如裂帛。

白居易在詩中沒有用平常形容音樂好聽的一類詞彙,像是「悅耳」、「動聽」之類的,反而用了很多的形象。「大珠小珠」其實是個很視覺化的形容,因為「珍珠」對我們的第一印象並不是它的聲音,而是它的「晶瑩」、「圓潤」的外觀。然而,當它用了「落玉盤」三字時,這個詩句馬上變成了一個非常動態的畫面,伴隨而來的是珍珠落在玉盤那一刻的聲音。

儘管我相信百分之80的人,並未親眼見過「大珠小珠落玉盤」的畫面,更沒有聽過那樣的聲音;但從珠子和玉的材質,我們能夠想像它們被碰在一起時,會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所以即使它不是我們平常描述聲音的方式,我們也能體會白居易描寫的方式。

其他的詩句像是「間關鶯語花底滑」、「銀瓶乍破水漿迸」,也不是一般描述音樂的方式,但都會讓人讚嘆,怎麼能寫出如此漂亮又別出心裁的詩句來描寫音樂。 

《蜜蜂與遠雷》的鋼琴比賽

如果覺得白居易的詩句太「古早」了,這裡也有幾篇是以現代用詞形容聲音的例子。前陣子有本日文小說叫《蜜蜂與遠雷》,小說描寫的是一場國際鋼琴大賽,全書以豐富的文字把音樂具體化,相當精彩動人。這裡簡單節選一小段形容鋼琴的段落:

少年那雙大手輕鬆地在琴鍵上跳躍。宛如神聖大教堂的巴赫樂曲降臨音樂廳。層層疊疊,精密計算到近乎恐怖、結構如建築般完美的和聲,以無法撼動的姿態迫近。簡直就像惡魔,三枝子心想。好可怕,令人厭惡。三枝子發現自己強烈的不安逐漸轉變成憤怒。即便在少年笨拙行完禮、旋即消失於舞臺之後,演奏廳仍籠罩在一片詭異的靜寂裡。眾人忽然回神,彷彿有什麼被解開似的,觀眾席響起如雷掌聲,眾人紛紛起身歡呼。舞臺上空蕩蕩一片。

和〈琵琶行〉不同,我們看到它反而用「惡魔」、「好可怕」、「令人厭惡」的詞彙,去形容音樂境界之美妙。這種手法和白居易直接書寫「音樂」本身不一樣,《蜜蜂與遠雷》是從聆聽者的心境,及整個會場從靜寂到如雷掌聲的對比,映襯出少年音樂之美好。

我又不是文青…?

好吧,或許白居易是個「文青」;《蜂蜜與遠雷》的作者對音樂有深入的鑽研。那我們來看看一般人,又是如何形容音樂的。

音樂有很多面向,白居易的詩句多半是根據「音色」來形容,《蜂蜜與遠雷》則談論到「音色」、「音量」等。如果去檢視一般人平常對於「音色」的描述,語料庫最常看到的是「動聽」、「讚」、「好聽」、「不錯」;反面就是「難聽」。很直接吧?

如果再看其他面向,像是對「音量」的描述,就是「大聲」、「小聲」;形容「音高」就是「高音」、「低音」或是「高低起伏」等等。和白居易的詩句相比,似乎稍顯不足?

不過很有趣的是,人類形容聲音的方式遠超過這些詞彙。試想若今天聽到一名Podcast主持人的聲音很好聽,你除了「好聽」這個詞彙之外,應該有別的形容方法吧?悅耳、動聽、甜美、舒服、溫暖……應該都是第一時間會想到的詞彙。但你有沒有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好聽」、「悅耳」、「動聽」這些本來就和聽覺相關的詞彙先不談,但「甜美」呢?「甜」應該是描述食物的詞彙;「溫暖」呢?「溫暖」一般都是描述觸覺,特別是溫度吧?

很「甜」的聲音?

從這裡我們就可以發現,其實我們在描述聲音時,不只會用到聽覺原本就使用的詞彙,也會使用不同感官的詞彙,像是味覺、觸覺、視覺等等。

舉例來說,描述音樂、聲音的時候,很常使用味覺的相關詞彙。像是我們最常聽到的「他的聲音很甜」──就是最好的例子。又像是「古典音樂是我的精神糧食」、「這部電影的背景音樂很對我胃口」、「喜歡細細品味每一個音符」、「邀請民眾一同來參與這場音樂饗宴」,無論「糧食」、「胃口」、「品味」或是「饗宴」,都是和味覺相關的詞彙,基本上就是把「聲音」或「音樂」視為食物或是可以品嚐的東西。

聽覺也可以變換成視覺。像《蜜蜂與遠雷》就曾經形容「只有在少年的手指與鋼琴接觸的地方才變得明亮,彷彿從那裡流洩出許多鮮豔、閃亮的東西。」「明亮」、「鮮豔」、「閃亮」都是視覺的詞彙。「他的音樂度飽和度高」、「音樂感覺太模糊」等,也都是例子。當然,像剛剛提到的觸覺,又以「溫度」的描寫最多。「他的嗓音聽起來很溫暖」、「我喜歡現場感受音樂的溫度」,音樂或是聲音彷彿具有溫度,可以讓聽的人感到暖和。 

「聽覺歸聽覺,視覺歸視覺」不是很好嗎?

但人類就是一種非常有創意的動物,我們求新求變,讓形容事物的詞彙更加豐富。但到底為什麼有這種不同感官混用的情況?這裡就來介紹一個心理學相關的術語,叫作「聯覺」。

「聯覺」是一個特別的認知現象,英文叫作Synesthesia,也有人翻成「共感覺」、「通感」或是「共感」。「聯覺」就是「表示一種感官刺激或認知途徑,會自發且非主動地引起另一種感知或認識。」這句話如果聽起來很複雜,我們直接用些案例說明。

一般人看到阿拉伯數字的時候,就只是阿拉伯數字。但有「字位-顏色聯覺」的人,看到某些阿拉伯數字,就會自動感覺到「數字」是有顏色的,可能「1」是「紅色」、「9」卻是「藍色」。也有「色聯覺」,也就是聽到各種聲音都能讓他聯想到某些顏色;像A是藍色,C是綠色,打開車門是黃色等等。還有0.02%的人,當他們聽到特別詞彙時,就會覺得自己嚐到了某些味道,像是「籃球」有鬆餅的味道。

這些聯覺的人是沒辦法控制另一種感官的出現,但其實世界上有聯覺能力的人,所佔人口比例相當少。那我們又要怎麼說明,為什麼大部分的人都能理解「你的聲音很甜」、「他的嗓音很有溫度」這類的說法? 

從「聯覺」到「聯覺隱喻」

在隱喻中,有一類的隱喻叫作「聯覺隱喻」,就是明明要談論音樂(聽覺),卻用味覺或視覺來形容。它不能稱為「聯覺」,是因為共感必須要真的感受到另一種感官。因此,大部分的人不太可能聽到某人的聲音,舌頭就跑出一種甜味,或是身體突然溫暖起來。然而,它是一種「隱喻」的方式,透過比較具體化的方式,來形容抽象的感官。

既然這麼說,我們的五感──視覺、聽覺、嗅覺、味覺及觸覺,使用聯覺隱喻時當然也會有程度上的區別。就像第四集〈我們的愛已到了盡頭〉所提及,比較具體的東西會被拿來形容抽象的東西,所以較具體的感官像視覺和觸覺,便容易拿來形容看不到、摸不著的聽覺,其中又以嗅覺最為抽象,所以嗅覺幾乎都是「被形容」的感官。

聯覺隱喻大量出現在日常對話和文學作品中,且這並不是新興的用法,在古典詩詞中都曾出現過。因此,使用「聯覺隱喻」來描述音樂或聲音,也是一種方式。聽完這集之後,不妨觀察一下日常生活中,你不知不覺用了多少聯覺隱喻吧。

那…文字以外呢?

描述聲音的方式非常多元,除了文字、口語之外,其實圖象也能表現聲音哦。想想看之前千秋王子玉木宏演的《交響情人夢》,它最早就是漫畫。好奇漫畫怎麼表現聲音?或是又好奇其他不同的感官要怎麼表現嗎?未來的《語言好好玩》都會介紹哦!

今天這集就先介紹到這裡,下週我們來談談好玩又令人印象深刻的廣告標語吧!大家下週見,bye~

語言好好玩

更新時間|2020.04.16 05:17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