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潭我家的2】乾隆時的朝廷命官 南投3鄉鎮都他家的

文|林慶祥    攝影|陳毅偉
黃文基的祖先黃漢,是水沙連墾首。

因日月潭發電廠工程而被日本人「強迫寄附」的2個黃姓家族,其中之一是「台灣最後一個通事」的後代黃玉振,他的曾祖父黃漢,在乾隆52年被官方命為「化蕃六社總通事」,還領有清廷授予的「三山湖海契」,這只契約,讓他們家族曾經擁有現今埔里、魚池、國姓3個鄉鎮的土地,如今卻連居住之處都要被強拆。

黃文基出示祖先黃漢當年擔任「化蕃六社通事」的各式官印。

黃進昇說,日文的「寄附」就是贈與的意思,後來台灣人也引用成為政治獻金或餽贈之意,在日本總督府建設日月潭發電廠時,被迫「寄附」土地最多的,是有「台灣最後一個通事」之稱的黃玉振家族,他的後代子孫,現在也是該學會會員。

在風景區開設咖啡店、販賣山豬肉香腸的黃文基說,他的祖父黃玉振,是世襲第四代的通事,第一代的黃漢,於乾隆52年被任命為「化蕃六社總通事」,擁有清廷授與的「三山湖海契」;根據契約內容,日月潭周遭的水社大山、貓囒山、崙龍山,以及整個日月潭,均授權給黃漢「開墾理蕃」,也就是說,約莫現在埔里、國姓、魚池3個鄉鎮、俗稱「水沙連」這一帶的土地,都是黃通事家族的。

當年日本人將日月潭邊土地以「山野林地」之名收歸國有,如今1坪200萬元,均屬財團所有。

黃文基拿出祖先的官印,說:「先祖黃漢是南投地區的『墾首』,他將通事的官職、以及率領漢人移民辛苦開墾的土地,傳給兒子黃天肥、孫子黃岱德、曾孫黃玉振,到第四代時,已經是日治時期」。

日本人不承認清廷的契約與授予世襲通事的理蕃權,先是逼迫黃家釋放土地給佃農,但即使如此,黃家也還是大地主,到了昭和7年,興建日月潭水庫,以寄附、收歸國有的方式,沒收了黃玉振家族大部分的土地,甚至連他們現在居住、營生的土地,也因為日人強占,輾轉成為林務局所屬,面臨拆屋還地的窘境。

更新時間|2019.07.08 11:17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