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肥宅控的覺醒 圖文作家A RAY專訪

文|楊政勳    攝影|賴智揚
A RAY有些悶騷,對不熟的人話不多,但若熟了他的冷箭可不會少,也常把平時對好友的吐槽放進創作裡。

圖文畫家A RAY以「肥宅」角色爆紅,後來繪畫時事政治議題獲得年輕人共鳴。從小政治冷感的他因為太陽花學運覺醒,理解到生活離不開政治,開始用幽默、諷刺的筆鋒為不公不義的事發聲。他勇於在創作中表態政治立場,家人曾勸他不要多管政治,但他說,只要能對台灣好,他就會一直畫下去。

A RAY 34歲了,我們在武漢肺炎疫情期間採訪,鮮少公開露臉的他褪去口罩,畫家的視覺年齡比真實年齡小很多,像在街角會遇到的鄰家男孩。訪談到一半他突然靦腆地說:「欸我講話口齒很不清,你可能要確認錄音能不能聽得懂...」他本人斯文溫潤,跟那個在社群敢怒敢言的畫家有些反差。

「肥宅語錄」走紅 坦承是肥宅控

他在臉書有64萬粉絲,以犀利、幽默、諷刺的筆鋒著名,一篇貼文動輒數萬個讚。早期以「肥宅語錄」大受歡迎,筆下的角色「肥宅」用正向的態度看待肚皮的寬度,爆笑的台詞道出許多人的心聲,例如「不胖死,難道是要餓死」「搞大別人肚子我不會,搞大自己肚子我很會」「我沒有富裕的人生,但我有富裕的身材」。

但肥宅的作者並不胖,有別於部分插畫家以光鮮亮麗的人物為角色,A RAY 卻獨鍾丑角:「我一直覺得我未來會變成(肥宅)那樣,加上我覺得肥宅是很可愛的生物。」他語出驚人表示:「我在路上看到可愛的肥宅是會偷拍的那種,有人是羅莉控,我可能就是肥宅控。」熱愛肥宅沒有原因,他說自己以前是萬年學藝股長,高中運動會要畫旗子,旗子上就畫一個胖子的臉,「我從以前就很喜歡畫胖胖的人。」

A RAY的「肥宅語錄」相當受歡迎,還推出LINE系列貼圖。(翻攝LINE)

會以丑角當主角的另一原因,是受日本漫畫家古谷實的賣座搞笑作品《去吧!稻中桌球社》影響:「《稻中桌球社》主角群就是三個怪怪的變態男生,算是第一個用丑角當主角來發展的。」他在國小就偷看當時被列為18禁的《稻中桌球社》,「不正經」與「好笑」因此成為他創作裡的重要元素。

創作政治時事梗 屢踩中國痛處

A RAY圖文創作的另一特色,則是以政治時事梗獲年輕人喜愛。他大膽表態自己的政治立場,今年總統大選他不滿韓國瑜荒腔走板的表現,直接表明「不希望小丑當總統」,並用社群影響力呼籲年輕人站出來投票;或在日前創作世界衛生組織(WHO)秘書長譚德塞,把這位大官披上小熊維尼的外在,諷刺他偏袒中國。

他在乎民主自由的人權價值,除了支持婚姻平權,更繪圖力挺香港反送中、疾呼大家關心新疆教育營的議題,屢踩中國痛處。有友人私下問他:「你這樣是放棄整個中國市場了嗎?」A RAY回:「我只是在做對的事而已。」他平淡而堅定地向我們說:「我就是畫我想畫的,如果因為這樣賺不到什麼錢,那就這樣吧。」

談及中國政府他說:「不公平的事太多了,他們在做這麼可惡的事,但世界上知道的人還是少數呀,他們不像當初的德國是戰敗國,戰敗之後大家全部要檢討他們,挖出他們做了什麼。但中國永遠不會是戰敗國,所以所有東西都被他們掩蓋住了,這是很可怕的事。」他用畫筆為不公不義的事發聲,即使是敏感的政治議題:「如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武器,那我的武器就是畫筆,能做的就是用畫圖讓更多人知道這些事。」

太陽花學運覺醒 籲大家關心政治

但A RAY不是一開始就熱衷政治,從政治冷感到關心政治,這一切的源頭,要從太陽花學運說起。2014年3月18日,當時學生集結立法院外,他在PTT上看到消息,便前往現場記錄拍照;3月20日,有參與學運的民眾接受某媒體採訪,卻被記者斷章取義為「搞不懂服貿卻來反服貿」,他當晚立刻畫了「五秒看懂媒體怎麼騙你」的圖文,超過1萬人分享;印象最深的,是3月23日學生衝進行政院那晚,「3月24日是我生日,但前一晚很多年輕人被(警察)打,我有朋友被拖著走。那個晚上我很難過,我不知道警察會這麼粗暴打年輕人,以往電影中看到的事真的發生在這裡,此時此刻並不是歷史。」

有年輕人在318學運時被媒體斷章取義,A RAY在粉專畫了「五秒看懂媒體怎麼騙你」的圖文,讓大家了解事實真相。(圖:A RAY臉書粉專)

他在社群上希望大家多關心政治。我問,你希望年輕人怎麼看待政治?「我希望年輕人關心自己的生活,關心生活只是簡單的四個字,但就是關心政治;如果你沒有把生活跟政治做連結,那是不對的,因為生活就是政治,政治就是生活,所有的一切都是有關連的。」他強調:「只在於你要不要去探討得更詳細?要不要了解得更深入?」

因此舉凡總統大選、婚姻平權、反送中運動、中共的惡行惡狀、看不慣的政治人物... 他都畫圖表達立場,對厭惡之物直言批評。碰觸敏感政治,難道都沒有顧慮?「我媽我比我還擔心,他們以前都覺得少碰政治,常對我說『你還是少畫那些』,我就是沒有在理他們,我想畫什麼就會畫呀。」但A RAY說,跟家人慢慢溝通,表達創作的原因後,他們也能漸漸理解。

對台灣好才支持 不是因為顏色

由於想梗能力高強,去年五月總統府還找他合作業配,用引人入勝的圖文宣傳政府的減稅政策,更把蔡英文變成尤達大師跟浩克,吸引十幾萬人按讚轉載。有不同政治立場的人留言批評他「被收買了才畫這些」,他把這些當笑話看:「從來沒有『收買』這件事,大家來找我是因為看重我的專業能力,他們(酸民)留這些膚淺的言論,是因為他們不懂這些細節,遇見這樣的留言我是完全不會理他。」

A RAY把蔡英文惡搞成尤達跟浩克,也讓政府的減稅政策獲得大量轉載。(圖:A RAY臉書粉專)

他在網路的政治立場鮮明,左打中共右批國民黨,甚至被韓粉列為百大黑韓粉專,難道不怕被貼標籤?「我覺得重點是『事情』,並不是因為他們是民進黨,而是因為他們做了什麼政策或什麼事讓我有感,讓我覺得是對的、是對台灣好的,是因為這樣支持他們,並不是因為顏色。」

但A RAY也坦承,以前剛畫政治題材的時候的確不夠成熟,「一開始看事情沒有那麼透徹,真的會去攻擊某個討厭的人。」到後期則以「事情」為出發點,「我今天畫一個東西是因為這個人做了一個太荒謬的事,我是在嘲笑這件事,並不是要做人格詆毀,而是強調任何人發生這件事都是愚蠢的。」

他說,針對事情來講會比較有立足點,別人能攻擊的把柄的也會比較少。A RAY以前很討厭連勝文,「那時候大家都會取笑他的外表,一開始會跟著畫,但現在的我不會這樣畫,如果可以用更高明的方式來講會更好。」盡量對事不對人,這是他創作上的轉變。

兒時父親癌逝 被親戚用愛養大

A RAY的父親以前做農產品生意,卻因為太過操勞把身體搞壞,A RAY小學三年級時,父親就因為癌症早逝。談到父親,他記憶幾乎是零,只記得小時候在醫院看到父親的情景:「(癌症)末期的時候,就是插很多管呀,我看了也嚇到,後來大人就不讓我去醫院。」父親過世那晚他記憶鮮明:「我跟我堂哥堂弟在阿公家看《玫瑰之夜》,阿公突然搖下鐵門,第一句話就說『恁爸死啊』。」父親走後,家裡頓時失去經濟支柱,他由母親、姑姑、阿公阿嬤共同扶養長大。

失去父愛,卻得到更多的愛。A RAY是台南人,阿公阿嬤賣東山鴨頭維生,由於母親忙於經營體育用品店,兩老怕孫子在家餓著,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開車載A RAY跟姊姊到量販店先把幾週的零食買起來,還會塞錢給他們:「阿公阿嬤零用錢給得超慷慨,但我全部拿去買漫畫。」漫畫是鄉下孩子的精神糧食,姑姑支持A RAY的興趣,知道他愛畫漫畫,還在他生日時送他網點紙,「以前一張一百多塊我根本不可能買,但姑姑會送我很多。」某年生日姑姑甚至送他一整套《魔力小馬》漫畫,讓A RAY點滴在心頭。

A RAY國小念美術班,是班上特別會畫畫的孩子,還會畫四格漫畫貼在廁所給同學看,「那時候我就想當漫畫家了,同學在畢冊也都是寫『希望你以後能當漫畫家』。」有別於姑姑,母親則反對他走漫畫家這條路,從國中開始讓他念升學班,「那個年代就覺得看漫畫浪費錢,以後當漫畫家會餓死。」偷買漫畫的孩子不敢讓母親知道,全藏在書包裡。但隨著書包愈來愈鼓,還是有露餡的那天,母親發現後把漫畫倒出來,要他全部丟掉。後來他把漫畫藏在家中的書櫃,「國中時我媽打開書櫃,裡面已經有一兩百本,她就說『啊算了啦』,算是放棄的狀態吧。」A RAY笑著說。

在傳統升學體制下,A RAY也只能把畫畫當興趣,大學考上高雄大學金融系,但他對金融根本一竅不通;後來他開始打工接案,做有關畫畫的工作,例如創作Q版的彩繪安全帽,「從那時我開始覺得,我好像很想要畫畫耶。」他大五時決定考轉學考,但首先得先說服母親,最終母親妥協了,也坦承當初做錯了決定,「她認為與其我都不念書,不如就讓我追隨我的興趣。」

後來他考上台中科大商業設計系,「當時台灣沒有漫畫系或插畫系,念設計是一個最接近理想的管道。」他兩間大學總共念了十年,「我繞一大圈回來,才回來做自己喜歡的事。」直到2013年,當時網路插畫家Cherng創作「馬來貘」在臉書爆紅,他發覺社群是一個可以發表創作的平台,陸續創作了同名角色「A RAY」與「肥宅」,才成為近年火紅的圖文畫家。

A RAY說,成為漫畫家是目標也是夢想,而靠漫畫來養活自己的又是少數中的少數,他因此非常欽佩漫畫家。

當紅畫家的目標 成為連載漫畫家 

就算已經是台灣當紅的網路圖文畫家,但A RAY心中一直有個夢,就是成為真正的連載漫畫家。除了爽度十足的時事梗,他渴望被大家看見更多細節,也是從圖文畫家成為漫畫家的挑戰。去年A RAY跟蔡英文總統合作的減稅政策圖文,被網友大量轉載,背後其實有一個不為人知的地方:「我想藉由這個案子讓大家知道我很會畫『人像』,長久以來大家可能不知道這是我的強項。」

年輕時A RAY曾去PUB打工,幫人畫過肖像,奠定了他畫人像能力的基礎。他常在社群創作公眾人物的肖像,除了政治人物如蔡英文、陳時中,還替過世的志村健、Kobe Bryant 畫了人像紀念,各個入木三分,「有魔性的人我就會想畫,這也是宣傳自己有另一個優勢。」

A RAY擅長繪畫人像,圖為志村健過世時,他在粉專繪圖紀念當代日本搞笑天王。(圖:A RAY臉書粉專)

而影響他最深的兩個漫畫家,分別是古谷實、冨樫義博。兩位日本漫畫大師都擅長處理人像、表情神韻,「所以我覺得表情是很重要的事,會畫到滿意才把圖放出來。」

他喜歡描寫黑暗面的作品。古谷實以戲謔搞笑的《去吧!稻中桌球社》走紅,但後來也出了不少刻劃人性的漫畫,例如極盡陰鬱的《不道德的秘密》,成為社會寫實經典;冨樫義博的《幽遊白書》則是A RAY最喜歡的少年漫畫,「《幽遊白書》厲害的地方在於,它不是純粹的熱血,也有一些黑暗的元素,小時候可能會覺得有點可怕,但長大看能看出更多的人性面,再回味它還是一個好作品。」

古谷實跟冨樫義博在他青春扮演重要的角色,「成為漫畫家」這件事也一直擺在他心裡。但他坦承,在台灣靠畫漫畫過活並不是容易的事,「像我們這種做即興式的短篇,其實相對好做;我非常欽佩漫畫家,因為我還沒有能力達到那個境界,漫畫家會的事太多了。」他強調:「要做好一個腳本、有進度的連載,那是我的目標。但我不知道有沒有辦法達成,真的是未知數。」

A RAY參與漫畫集《夜長夢多》的創作,也希望藉此讓大家關心國家暴力及白色恐怖等議題。

因此除了網路圖文,A RAY也開始嘗試不同的創作形式,慢慢往「漫畫家」跨進一點。他日前參與以「國家暴力」為主題、由黑眼睛文化出版的漫畫集《夜長夢多》,創作其中一個短篇〈蟲Insect〉,並擔任書籍封面的創作。他以柬埔寨的紅色高棉大屠殺及納粹集中營為發想,研讀大量的資料及紀錄片,描繪被威權屠殺的人類,彷彿無力抵抗的蟲子,「這一篇的主題叫『蟲』,我覺得人跟蟲一樣,就是超級大量的屍體...」他闡述創作理念時眼裡有光。此時的A RAY ,好像更接近他理想中的模樣了。

更新時間|2020.05.30 06:51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