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學生賤老師3】遭控為一個學生惡整老師 南開科大回應了

文|林慶祥    攝影|林煒凱
南開科大位於南投縣草屯鎮,創校至今近50年。

南開科大被控為了一個上課態度惡劣,謊稱老師叫他滾出教室的「尊貴」學生,竟然逼退資深教師,當事人關維侊說,他向三級教評會申訴,該會卻捏造他「與學生衝突」的事實,甚至把他沒說過的話塞在他嘴巴裡,最後才說「衝突一詞係習慣用語」,對此,該校主祕否認逼退關師,他強調未處罰關,係因他班級經營不善,才調整職務。

南開科大校長許聰鑫(圖)主導的教評會,認定講師關維侊與學生衝突,須負責。(翻攝網路)

關維侊被拔掉導師與「外語學習中心」副主任行政職務後,為了保住工作權,他向系、院、校三級教評會申訴。關說:「可惡的是,由許聰鑫主導的教評會,竟然睜眼說瞎話,認定是我跟學生發生衝突,造成學生學習問題,明明是L姓學生不來考試,卻把責任推給我。更何況,我真的沒有跟L發生衝突啊!是學生不甩我、偷錄音、栽贓,結果竟是老師丟掉工作!」

南開科大教評會決議文中,認定關老師與學生衝突,令關無法接受。(受訪者提供)

關維侊告訴本刊:「3次教評會,除了第一次系教評會沒通知我,院、校教評會我都有參加,並在會中說明並無衝突,還表示願意對質,也找到願意肯作證的同學,L姓學生一次都沒來,最後卻大獲全勝,我則是輸慘了。」

L生程度不錯,但上課態度不佳,還缺席期末考。(受訪者提供,圖片已變裝處理)

即使關維侊2度去函學校,強調沒有衝突事件,也出席為自己辯解,校方還是把他沒說的話,塞在他嘴巴裡。校教評會的決議文記載,「據聞關師所述,確實與學生發生衝突」。講到這裡,關激動地說:「L同學不是有偷錄音嗎?為什麼不叫他拿出錄音檔?」

最後,關維侊自認大勢已去,選擇優退,不過,他還是極力為自己的清白奮戰、多次向教育部陳情,但教育部卻以「大學自治」為由,把他的陳情文轉給南開科大校方,要學校「妥為處理」,學校則答覆,並未懲罰關,關氣憤地說:「校方的確沒有記我過,但是拔掉我導師與副主任的職務、讓我沒工作,比記過嚴重100倍!」

到了最後,因為關反覆向部裡陳述,並未與學生發生衝突,學校終於回覆教育部,表示當事學生已轉學、找不到人,所以無法進一步求證;根據南開科大給教育部的公文說,教評會所謂的「衝突」是習慣用語。關維侊無奈表示:「我不知道學校的說法算不算間接認錯?我只知道我的權益嚴重受損,已經無法彌補!」

對此,南開科大主祕陳俊良指出,學校並沒有逼退關老師,也沒有因為這事件懲罰他,係因為他班級經營不好,與該班同學關係僵化,才調整其導師職務,陳主祕還強調,關老師當時擔任外語中心副主任,並沒有「點數」,如果因為失去2個兼職行政工作而沒有通過評鑑,也還有2年的輔導期,學校不會因此逼他選擇優退方案。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