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壽川專訪1】遭羈押煎熬60天 何壽川談起他老淚縱橫

文|劉曉霞 江星翰    攝影|楊弘熙
何壽川提起心愛孫子強忍心情度過他羈押的60天,忍不住掉下老淚。

今年75歲的何壽川身著牛仔襯衫、黑長褲,和妻子、信誼基金會董事長張杏如,上週六連袂接受本刊獨家專訪,談起人生最大轉折三寶案的案情時,原本他還神情鎮定,直到說到家人這3年多來一路相伴時,終於讓何壽川忍不住流下淚。

和何壽川結縭超過50載的張杏如回憶,「婚後我們各有一片天,我不管先生的事業經營,我很嚴守這個分際。事發當時,根本不知道要和公司的誰聯絡,直到永豐餘老同事(何壽川祕書)連絡我,才知道壽川被收押。」

談到人生最大轉折三寶案的案情時,何壽川還鎮定自若,講起孫子陪伴太太張杏如走過那收押難熬的60天,終於忍不住語帶哽咽、流下老淚感慨說:「以前每天在家都可以聽到孫子叫阿嬤100遍,突然有一天,每天會看到的人不見了,對我們來說這是椎心之痛,我知道他一定很受傷。」

「當時孫子才7、8歲,他要媽媽(何奕佳)不要工作,專心陪阿嬤,把阿公救出來,他還寫『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陪著你』的紙條給我,收押出來後,我送孫子去上鋼琴課,老師告訴我,你出來真好,先前他在家裡都忍著,到教室才趴在鋼琴上哭。」

「我這輩子從沒想過會被收押,太太也未想到我規矩做生意會出事,孫子擔心阿嬤,晚上堅持陪她一起睡,想到家人擔心,他們可能比在獄中受苦的我還要折磨。」何壽川回憶遭收押時的情景,仍是不堪回首。

何壽川語重心長地說:「家庭的傳承和價值,不是事業可以比較的。留給孩子最大的legacy(資產)是正正當當、堂堂正正做人。」他頓了一下,堅定地說:「所以,我不能讓孫子覺得他阿公犯罪。」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