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壽川專訪2】為何壽川每日奔波 張杏如探監簽名藏深意

文|劉曉霞 江星翰    攝影|楊弘熙
張杏如陪何壽川受訪,談到何壽川入獄時艱難歷程也難掩情緒。

何壽川被收押時,正是熾熱的夏天,張杏如心疼何壽川,要忍受超過40度的酷暑,又要和人同房、睡水泥地,最讓她擔心的是,何壽川1992年罹患肝病、換肝,後又割腎,用藥種類繁多又複雜,每隔12小時就要吃抗排斥的藥,他當時沒帶藥在身上,一開始更連藥都送不進去,藥送進去後,也不能按時吃,「他(何壽川)不是殺人放火,這種做法真的讓人很揪心。」

何壽川被關押的60天,何家人每天風雨無阻送素菜和書籍,「一開始是女兒送,但她有工作和家庭,我說換我來送,因為送菜時填單子,他(何壽川)看到字,就知道是我,那不只是青菜,是來自於家人的情感、支持,也成為他唯一能從家裡得到的聯繫和支持。」 張杏如說。

不只用藥、飲食都讓張杏如掛心,律師也是張杏如和女兒何奕佳安排,「當時找到2個律師,我們其實都不認識,一個是我三姑(何美慶、前台鳳董座謝成源之子謝忠弼的太太)推薦,另一個是孫子幼兒園同學的家長,後來才知道原來他是律師。」何壽川說:「每次律師來,會跟我說一下孫子的狀況,成為我在獄中的慰藉。」

張杏如說,當時她真的很驚慌失措,又只認識教育和出版界的人,好在員工、親友伸出援手,「我的小哥(張杏如三哥張柏誠)也立刻從美返台,陪我直到壽川假釋」,她對這些親友支持都點滴銘記在心。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