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診間裡的女人2》選摘 五之三

文|林靜儀 繪圖|欒昀茜

繼暢銷作《診間裡的女人》後,婦產科醫師林靜儀未曾停下關懷女性的腳步, 林靜儀在疾病中看見一個女人在診間裡面臨的困境,遠超乎社會所想像;她們不只是電腦裡的病例,在此刻或是未來,都有可能發生在你我身上。

「你真的有夠鳳梨體質,怎麼那麼勞碌命啊。」Eva收拾包包,邊準備下班,邊搖頭加憐憫又無奈的眼神看我。

「本來以為可以輕鬆等下班的。」我無奈。

「W跟你吃飯來得及嗎?」Eva提醒我。

我根本忘了。看看時間,就算現在立刻進刀房,也要遲到的。更不要說她連住院都還沒辦。

「我跟他傳個訊息,說我沒辦法到好了。」

「你真是沒有好好吃飯的命。」Eva再開了我一句玩笑,轉身離開,「掰囉。」其實她也延遲了下班。但遇到病人就把自己的事情放一邊,已經是我們的反射習慣。

我直接到手術室,換好手術室衣物,等產房備好送孕婦下來。

「Monitor看起來怎麼樣?」還是不放心,我打給產房護理站。

「我們灌200多cc生理食鹽水進去了,胎心音沒再掉下來,但是很平。」

M是資深的產房護理師,我從實習時就認識,看著我從戴手套都不會一路到獨當一面的老同事。

像M這樣資深護理師的經驗值非常可貴,對主治醫師來說,他們常比資淺住院醫師更能提供切中病情的關鍵資訊或臨床處置。醫學訓練有點類似學徒制,書上能讀到的只是基本理論,所以前輩醫師的經驗傳承與自己的臨床經驗累積十分重要,而護理師的臨床觀察提供了許多醫師自己不會注意到的角度,能幫助資淺醫師更全面地瞭解病人和累積經驗。可惜的是,醫院常把護理師當成可替換的人力,病人也常忽略護理師的專業度,事實上,護理師是很重要的工作夥伴,也是資淺醫師的重要老師。

「要缺氧了啊。」我沉吟,「她老公來了沒?」

「剛到,R已經在說明,讓他簽同意書了。」產房經驗豐富,尤其這種緊急案件,幾乎是全體動作。

「好,我在手術室等。」我回覆,「打給新生兒科請他們standby。」

「好。」產房護理師M掛上電話。我趁空檔傳了一則短訊息給W學長。

不到10分鐘,孕婦被推進手術室,手術室團隊和產房護理師開始交班。

「下刀!」術前鋪單和消毒迅速完成,麻醉妥當,立刻動作。

我用最快的速度打開腹部皮膚脂肪肌肉,劃開子宮,劃開胎膜,不像一般剖腹時「嘩」一聲湧出羊水,這次幾乎沒有羊水。 胎頭出來,膚色絳紫。

「學弟,壓肚子!」需要增加一些腹壓,來幫忙加速娩出。

「好!」學弟站上小腳凳,從孕婦隆起的腹部頂端,對子宮頂施力。

「好,前肩……」我將胎頭往我的方向推,娩出胎兒的右側肩膀,「好!再來……」反向再推,娩出胎兒左肩,接著腹部和下半身就順利滑出來了。

「喔!臍繞頸!」我喊出術中發現,方便產房護理師記錄。其實臍繞頸並不罕見,自然產和剖腹產常遇到像項鍊一樣繞著胎兒頸部一圈的,或是像一條毛巾掛在頸部的。

我一手撐著胎兒的肩背,輕輕讓胎頭繞開圈在脖子上的臍帶,「1圈,」咦,還有,「2圈。」再繞開,還有。

「咦!3圈!」我繼續數。

「3圈?」產房護理師A和新生兒科的H醫師都從嬰兒處理檯那側望過來。還有!再撐著胎頭,繞開第4圈,「4圈!」連刷手護理師都跟我喊了出來。

「還有!5圈!」大家跟著我的動作,盯著新生兒,驚訝地喊著。

「哇,學姊,6圈!」連學弟都跟著喊。「7圈!」終於數完。

胎兒的脖子,一圈又一圈的勒痕,清晰可見。

學弟趕忙恢復例行程序,抓起長長的臍帶中段,夾住,剪斷。

膚色還是暗的,胎兒全身軟綿綿,頭仰著,後垂。肌肉張力很差。

「活力不好!」我把胎兒抱到嬰兒處理檯,跟產房護理師A和新生兒科H醫師立刻接手,一邊幫胎兒擦乾身體,避免失溫,一邊摩擦胎兒胸肋和背,刺激呼吸。

「好,線來。」我回到手術檯,開始縫子宮,「有沒有好一點?」一邊問胎兒復甦狀態。

「有。」產房護理師A一邊忙,一邊回報。

我抬頭看一下,胎兒的手和腳不再軟綿綿垂著,開始朝空中揮動。然後,聽到細細的哭聲。

「好啦,沒事了。」我跟站對面幫忙擦血拉勾的學弟相視而笑。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