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鏡頭】韋禮安 行走多巴胺好痛

文|余樂珠    攝影|攝影組
韋禮安霸氣喊「我是行走的多巴胺」,但看他現身演唱會慶功宴的樣子,應該叫「行走的巴豆痛」吧?

頑童瘦子因高帥有型,被封為「行走的荷爾蒙」,但他卻開譙「那是費洛蒙」!娛樂圈趨勢第3波:「行走的○○○」衝一波。韋禮安舉行「而立之後」演唱會,撂來茄子蛋樂團助陣合唱。韋禮安說,既然瘦子是「行走的費洛蒙」,那他就是「行走的多巴胺」,而茄子蛋主唱阿斌、吉他手阿德與阿任也不甘示弱,自封是行走的芬多精、大腸桿菌、睪固酮。都不用吵了!明年大家都是行走的萊克多巴胺!(誤)

行走的…

瘦子魅力無法擋,被封為「行走的荷爾蒙」,但他開譙說︰「荷爾蒙是激素,讓你長痘痘、經期不順的。他們說我很有吸引力!那是費洛蒙!」其實費洛蒙又稱外激素,最早是在昆蟲上發現的,網友笑回︰「行走的費洛蒙是蒼蠅。」

頑童瘦子出席Ipsa第9代ME自律循環液發表會,要正名為「行走的費洛蒙」。
范瑋琪年初因政府的口罩政策,爆粗口飆罵行政院長,她抗壓復出現身韋禮安的演唱會,賜名「行走的抗生素」?
茄子蛋樂團為韋禮安(左二)站台,主唱阿斌(右二)、吉他手阿德(左一)與阿任(右一)自封是行走的芬多精、大腸桿菌、睪固酮。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