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景壬番外篇】不拍美麗結尾的故事 「我們這些老人已無法定義成功」

文|蔣宜婷    攝影|王漢順
羅景壬身高一八八公分,有一頭招牌爆炸捲髮,在片場很顯眼。與他工作過的人都形容他脾氣好,還是現場執行力很強的導演。

2020年底,羅景壬特別忙。雖然廣告業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他的時程卻依舊忙碌,廣告片一支支出,說成家的想像,也說擁有一台名車的自信鋒芒;最近,他還完成了黑松沙士的年度廣告,那支由樂團茄子蛋製作單曲、他執導的廣告MV,在影片上線首日就破了270萬觀看,目前已累積近500萬點擊數。

成績亮眼的廣告片,不主打年底節慶的歡快氣氛,反而說了有點不討喜、有點抑鬱的故事。影片裡的青年各個坐困愁城,有人在大城市奮力生存,卻身陷泥淖,有人在高壓職場死命硬撐,無法吸一口新鮮空氣⋯也有人在放眼無人的沙丘上,日復一日堅持自己。畫面中,樂團主唱嘶啞唱著:「天色烏陰,強欲喘袂過氣,驚惶孤單,奮鬥佇這款生活,身軀拍拚的傷痕,彼就是我的青春⋯。」

羅景壬近期拍攝的飲料廣告聚焦年輕人處境,他用四個故事帶出不同年輕人的困頓掙扎。(黑松沙士提供)

「這真的是黑松沙士第一次沒有成功畫面的廣告片。」羅景壬解釋,過去人們對於這款經典飲料的印象,往往停留在張雨生「我的未來不是夢」,或是年輕人熱血衝刺、最後迎向成功歡暢痛快的畫面,但這樣的故事卻可能老套了,也不合時宜,「現在哪裡有年輕人的成功呢?」眼前身高188公分的廣告導演,深深蹙緊了眉頭。

羅景壬活過「愛拚就會贏」的年代,他確實也很「成功」。20年來,他是台灣最受歡迎的廣告導演,執導廣告影片近1,500部,有著幾乎一週拍一支的高產量。羅景壬29歲就得到第一個「時報廣告獎」,展現一鳴驚人的創意才華,如今,他已在國內外37度獲得「年度最佳廣告」、25度獲頒「最佳導演」,其作品登上紐約、倫敦、法國各大廣告獎,還曾奪得「坎城國際創意節金獅獎」。

但他在年輕劇組人員、剛出社會的姪子身上,都看見了時代轉變。「年輕人的成功顯得比過去更困難了,我們不斷被衝擊,這是全球化的結果、是產業結構改變的結果,是國家政策、知識經濟、網路發展⋯人們的專業使用年限都被縮短,年輕人更徬徨了。」羅景壬一下丟出許多名詞解釋,他深知,要解釋當代年應人的困頓,實在太複雜了。

為商品服務,是廣告導演的重要任務,但在廣告中呈現什麼樣的世界觀,卻取決於導演的特質。羅景壬喜歡更「真實」的故事,「我們都在尋找不同打動消費者的方式,我還是非常欣賞、驚嘆,那些處理得極為美好的影片,但我不擅長,我的所學是戲劇,這一場戲是不是讓人感覺到真實可信?遠比他們是不是長得夠帥、夠漂亮?家景是不是美得不可思議,更重要。」

對羅景壬來說,談當代年輕人的處境,「不是急著描述美好的、最後成功的果實,」今年,他成功說服客戶不再直述「我的未來不是夢」,而是把廣告作為一種理解,對年輕人說出:「我們這些老人已經無法定義未來的成功是什麼樣子了,我知道你現在受的苦是什麼樣貌,我們用盡量誠懇的方式告訴你,要繼續把持住,要敢傻、要敢衝。」

於是,痛苦、憋屈難伸都被廣告導演具象了。令人深刻的一幕,便是高難度的水底攝影場面。畫面中,辦公室是一個巨大高壓的水底世界,光是看著就令人窒息,當埋首辦公桌的白領男子幾乎憋不住氣了,想游出水面時,四周的人卻把他拉了下來。

「這當然具有諷刺意味,呼一口氣是人的本能,但這個時代有時候會讓我們連喘這口氣的機會都沒有,我們要一直蟄伏水中,努力沈住氣,等下一個機會,你的好朋友就是在四周幫忙抓著你的人、拉你下水。」羅景壬解釋,「這表達了我們這群影片創作的人,對年輕人現在處境的看法。拍攝條件有一定的難度,用相當深的水池、專業水底演員、攝影師、導演等,這是會出人命的事情,所以都要很仔細 。 」

想對年輕人說話,是不是感覺自己老了?今年48歲的廣告導演笑了,說自己有了孩子後就確實覺得老了,父職有時架空了他,他喪失四處爭戰的權利,「雖然我們老了,慢慢變保守了,但還是不斷被這個東西激勵呀!看到年輕人的執著,就可以讓我們放心,這世界沒有被我們毀掉,我們沒有教太多油條、太多捷徑、太多風向。」他說得誠摯,也提醒我那支廣告並非拍得毫無希望,「問題還是沒有解決啊!但在陽光的午後,大夥一起喝一罐飲料,是中場休息,是喘一口氣,是充電,也是再出發。」

更新時間|2021.01.09 22:11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