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下的香港人4】我不想說得太明確 趙家賢

文|陳虹瑾    特約攝影|陳朗熹
趙家賢(右)被咬掉的耳傷未癒,在服務選民時還曾遭惡言相向。即便如此,他仍黏著紗布上街,與選民互動。圖為趙家賢發給市民自製的福曆。

距離 2019 年 11 月 3 日,趙家賢在調停糾紛時遭親建制派的陌生人襲擊、咬掉3/4左耳廓,過了一年有餘。接受此次電話訪問前,患部又發炎、血水流淌,他連吃了2週抗生素。他形容那種痛楚總是不由自主,像有股空氣要從耳裡被抽吸出來,又像海邊山洞,常傳來不明風聲,那感受既詭異又難以名狀,他忍不住問:「妳是否明白我在說什麼?」

趙家賢 35歲 香港東區區議會副主席、民主黨區議員

香港《國安法》7月1日正式生效,趙家賢還是照常在選區走動。這一年,他積極參與選區的區務,甚至在選區居民確診武漢肺炎後,在每戶家庭信箱裡放入應急口罩包。

 

「失去了人性,比耳傷更痛心」

選民服務的回饋很兩極。有人遠遠見到他,會繞道來說聲加油,提醒萬事小心;也有人故意朝他的傷口踩。

「他們走過來跟我說:『又是你?你又帶黑暴分子(指支持反修例運動的抗爭者)進來選區!』我就跟他們說:『你是不是講錯了?我是在選區保護市民,讓市民免於攻擊!』」對方反駁不了時,也曾直接對他人身攻擊,罵他「反中亂港」「活該斷耳」,「有些人會跟我說:『你不用擔心啊,你這個(耳朵永久性傷殘)是好事。美國人、CIA,會給你好多錢。』」

被罵好多次了,他仍然詫異。「那些人之前參與我辦的活動,新年時還拿我發的福曆(香港新年期間用來賀年的月曆),我在福曆上祝福市民身體健康…」傷口之外有另一層痛楚,「我已經是一個受傷人士。你可以有不同政治意見,但那些人,已經失去了人性,這個讓我最痛心。」

話筒又傳來嘆息聲,「唉,立法會沒有民主陣營聲音的時候,我還是要各方面做好,支援香港市民。」趙家賢所說的「沒有民主陣營聲音」,起因於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11月11日「就香港立法會議員資格問題做出決定」,港府當天據此宣布取消泛民議員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梁繼昌的立法會議員資格。同日,15名泛民立法會議員宣布集體總辭。他憂心,溫和民主派也將遭到追擊、打壓,同時,北京安排在香港的代理人,例如有大陸背景的「紫荊黨」於今年5月成立,稱要在香港招收25萬黨員,「中央出手,他們有自己的系統循序漸進地去做…」

「要小心,不要給這個政權有藉口,可以對我做什麼事情。」他放慢語速,斟酌用詞,「這個挺困難…但他們用這法律(《國安法》)去收緊一切,他說法律,就是法律。」

趙家賢觀察,《國安法》推出後,不僅波及從政人士,就連商界人士宣傳商品,也變得前所未有地小心。「有時候我很義憤、很難受,對整個局面好像看不到出路。但我們作為香港人,還是要為我們自己的地方,keep calm and carry on(保持冷靜繼續努力)。」至於去留家鄉,他如此答覆:「就算我要離開,我也不會用流亡的做法…還沒有到關鍵情況,我不會離開香港。」關鍵情況指的是什麼?「我不想說得太明確。」

更新時間|2021.01.06 08:16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