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好好玩S1EP0】科學太有趣,不能只有科學家知道

文、聲音|張嘉泓 設計|林彥谷

科學的樂趣,不一定是在得到榮耀的時候,而是在追尋的過程之中,即使滿是掙扎與迷惑,其實都充滿了樂趣。當然在豁然開朗或不可思議之時,感覺是特別滿足的。

【本集節目是由《鏡好聽》製作播出的《物理好好玩》】

主談人—張嘉泓的專長是理論粒子物理,畢業於台大物理系,在美國哈佛大學取得博士學位後,曾在清華大學進行研究,現在於臺灣師範大學物理系任教。除了學術的研究,他對科普及文史哲學,都有興趣。曾經擔任中國時報開卷版定期書籍推薦委員,年度好書評審委員,以及吳大猷科學普及著作獎初審委員。

科學提供了我們,面對自然世界,一個珍貴而不可或缺的觀點。而且以這個觀點來了解自然,是充滿了樂趣的。

歡迎收聽【物理好好玩】節目,我是主持人張嘉泓,讓我來告訴你,科學多麼有趣。這樣的樂趣,不能只有科學家知道。

科學是人類群體的文化活動,但大眾似乎總覺得科學只屬於科學家。他們好像組成了一個祕密幫派,彼此總是使用暗語溝通,不讓周圍的人了解幫派的買賣。

一方面,這有一點道理。因為科學在本質與程序上,在研究者的準備上,都有自己的特點與要求,有點像幫派要有一定的幫規以及儀式。如此在討論的當下,彼此就能夠很容易互相了解信任。

但從另一角度來說,大眾對科學的疏離是很令人遺憾的。科學的特點就是講道理,所以,在論證時,你不能訴諸情感、權威或宗教來支持你的陳述,而只能用理性與事實來推理。而所謂理性,理想上是普遍的,無論任何人,即使販夫走卒,只要願意運用其天賦智能,就必須能夠去理解,能夠被說服。所以是人人能懂、也必須是人人能懂的。我最喜歡費曼的一句話:「如果沒辦法,可以把一個科學簡化到大眾程度,科學家自己一定還沒有真的搞定這件事!」

因此,科學家沒有道理不能與大眾溝通。這就是本節目將會希望努力的方向。

在豁然開朗或不可思議之時,感覺是特別滿足的

這幾年來,許多科學領域,都有令人驚異的發展,一個接著一個的重大突破,令人目不暇給。這些成就,雖然好像屬於研究團隊,但知識的對象是全體人類,科學是文明所共同擁有的。我覺得——黑洞、睡眠的科學、量子物理、基因編輯、病毒與疫苗等這些最前端的新知,是可以用一般人了解的語言,傳達給讀者的。這個幫派應該向大眾展開歡迎的雙手。

更重要的,這個節目想要表現的是作科學的樂趣。這不一定是在得到榮耀的時候,而是在追尋的過程之中,即使滿是掙扎與迷惑,其實都充滿了樂趣。當然在豁然開朗或不可思議之時,感覺是特別滿足的。我們總是很想知道:為什麼人類需要睡眠?如果我掉入黑洞會怎麼樣呢?地球上的生命究竟是如何產生的?有些放射性原子核的衰變要花上好幾億年,過程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你能相信嗎——答案是:什麼也沒發生。

要傳達科學的樂趣,當然少不了科學家的故事。他們好像魔術師,總是能從帽子裡,變出稀奇古怪的東西,但私底下,科學家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這實在是令人好奇。二十世紀初的物理學家,愛因斯坦與海森堡就是很有趣的案例,兩人個性上南轅北轍,物理的直覺完全不同,連政治上都是站在極端對立的陣營。

孤獨天才科學家的時代已經過去

在這個節目中,我希望盡量讓大家看到,真實的科學研究是如何進行的。這得描繪參與研究的科學家,周圍的科學社群,支持研究又充滿好奇的社會大眾。畢竟孤獨天才科學家的時代已經過去,例如二十世紀初物理的美好年代,它的活力其實就是來自百花齊放的一群科學家,彼此激烈競爭,我稱之為量子城邦暴力團。他們會時常在節目中出現。

了解科學,很重要是看清科學與其他領域的分野。過去半世紀經濟學的主流,是以市場這隻看不見的手來控制經濟活動,這與物理定律對自然的掌握,其實非常接近。只是現在我們越來越看出,經濟學畢竟與科學是不一樣的,這是經濟學在金融危機後很重要的發展,我也想談談。

這十二次溝通的機會,非常寶貴,希望能讓聽眾/讀者感覺,科學提供了我們,面對自然世界,一個珍貴而不可或缺的觀點。而且以這個觀點來了解自然,是充滿了樂趣的。誠如亞里斯多德所說:「人本性就渴求去理解。」因此理解會帶來莫大的滿足。這樣的享受,不能只有科學家知道。

更新時間|2021.01.12 09:56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