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強辯遭譏貧起殺意 法醫揭變態凶手褻屍破謊言

文|林慶祥    攝影|陳毅偉    繪圖|鄭雅紋
A女遇害當晚,凶手何承翰(左)開著她的車,在路上被A女丈夫(右)遇到。

20年前,台中市發生1起早餐店老闆何承翰姦殺女保險員命案,何男落網後雖坦承殺人,卻聲稱是與死者發生關係之後,被譏笑不會賺錢才憤而行凶;但他的謊言被法醫高大成戳破,高驗屍發現,凶手不但在侵犯死者時,就勒頸進行「窒息式性愛」,死者臉上、身上布滿的精斑,更顯示她死後仍遭猥褻,本刊也採訪當年參與辦案的刑警,他證稱何男曾私下透露犯案細節,內容與高的推測如出一轍,變態惡行可謂人神共憤。

2001年12月18日晚間9時許,一名男子心急如焚地騎著機車,在街上到處尋找妻子A女,因為妻子一早說要與一名早餐店老闆洽談保險外出後,就失聯到晚上,這從未有過的現象,讓他心中瀰漫著不祥的預感。

A女為與何承翰洽談保險,前往何開的早餐店而遭遇不幸。(東森新聞提供)

 

否認性侵 辯稱交往中

突然間,這名男子看見妻子的車就停在台中市西區民生路一處街口,還有個陌生男子坐在駕駛座上,他立刻衝上前敲窗詢問,車上男子竟猛踩油門、加速逃逸,A女丈夫認為妻子可能已落入歹徒手裡,立刻向轄區台中市警一分局報案。

幾天後,警方接到民眾報案,指在當時台中縣太平市一處產業道路上,發現一具頭部、肩頸被燒焦,面目全毀的裸體女屍,檢察官獲報到場相驗,證實死者正是失蹤多日的A女,生前還有疑似遭到侵犯的傷痕。

A女的屍體在現太平區的一處產業道路旁被發現,檢警在現場進行鑑識。(東森新聞提供)

幾乎就在同一時間,A女的車子被發現棄置在台中市中區成功路上,警方在車上採集到的指紋,與開設早餐店且有強盜性侵前科的男子何承翰相符,認定他涉有重嫌,旋即於22日晚間將他逮捕到案。

何承翰(圖)落網後坦承殺害A女,但辯稱2人是男女朋友。(東森新聞提供)

何承翰到案後雖坦承殺了A女,卻堅稱與死者是男女朋友,A女曾與他在早餐店內、霧峰鄉某汽車旅館,以及台中市七期「夏威夷汽車旅館」等處密會不倫;案發當天,2人完事後,A女向他索討一萬元,但自己身上只剩4千元,A女便譏笑他:「一個大男人連這點小錢也賺不到,真是無三小路用。」他一時衝動毆打A女,導致她跌倒在地,可能因此害她頭部撞擊地面或牆壁才意外死亡。

 

驗屍證實 生前撕裂傷

這些離譜的說法,讓A女丈夫在法庭上聽了氣憤不已,哭著請法官一定要還妻子清白。法官調查後發現,雖然何男聲稱與A女密會的霧峰鄉汽車旅館,已將2個月前的住宿資料銷毀,但經查台中市七期重劃區根本沒有夏威夷汽車旅館,由於當年性侵殺人是唯一死刑,研判何男是為脫死罪胡扯。

最關鍵的是負責驗屍的法醫高大成在法庭上證稱:「死者是遭性侵後才被殺害,凶手還讓A女在生前遭受極大的痛苦。」高大成告訴本刊:「雖然A女生過小孩,但她下體4點鐘到8點鐘方向有撕裂傷,一般若是兩情相悅的性行為,不會有此創傷,這顯示死者生前遭受激烈、強迫性地侵犯。」

法醫高大成(圖)證稱A女生前遭性侵,死後還被猥褻,是凶手遭判死刑的關鍵。

高大成的證詞,很可能將凶手送上刑場槍斃,何男情急之下,竟當庭恐嚇高說:「你敢亂講,等我出去你就死定了。」沒想到高還進一步提出驗屍結果,向法官表示,何男在行凶後疑似仍有褻瀆死者的行為。

高大成解釋,人死後擴約肌會整個鬆弛,女性私處會失去收縮能力,他驗屍時發現,死者下體深處不但留有何承翰的精液DNA,屍體的身上、臉上、私處外側也有許多精斑殘留,顯示何可能在死者斷氣後,因無法再藉由侵犯行為獲得快感,最後以自瀆方式解決並灑精在死者身上,變態行徑令人髮指。

 

自白掐喉 法庭上翻供

一位曾參與此案的退休小隊長接受本刊訪問時,也披露當年未公開的祕辛,並證實高大成的驗屍結果。這名小隊長回憶,當年為突破何嫌心防,他與另一位偵查佐分別扮演黑白臉,何私下向他們透露:「我在跟她做的時候,就知道這女的還沒死,不過,你們正式問筆錄,有錄音,我是不會承認的。」

何承翰更告訴小隊長,他在侵犯死者時,雙手還掐著死者脖子,享受類似「窒息式性愛」的快感;小隊長強調,多年經驗告訴他,何嫌這番自白,真實度頗高,但何在法庭上完全否認這部分的供詞。高大成則指出,這種窒息式性愛非常變態且非常危險,其實是被施暴者要承受極大的痛苦,來滿足施暴者的一己之欲。

何嫌侵犯A女後發現她一息尚存,狠心將其掐死。

根據檢警調查,案發當天上午11時許,原本與何承翰約好時間要談保險的A女,因為同事臨時有事無法陪同,便獨自前往何經營的早餐店,只是才進到店內洽談沒多久,何就趁隙拉下鐵門,在店內欲性侵A女,她抵死不從,遭惡狼痛毆胸部、頭部和腹部,下體還遭膝蓋猛烈撞擊,被打得暈倒在地,接著何便性侵暈厥的A女。

逞完獸欲後,何男以為A女已經斷氣身亡,把她拖到店內廁所,正盤算著要怎麼毀屍滅跡時,A女的腹腔突然發出「咕咕」的聲響,何男發現A女一息尚存,竟一不做、二不休,以右手掐住A女的氣管,左手扣住其後腦杓,右手肘壓迫胸部,將氣若游絲的A女硬生生掐死。

接著,何承翰不僅洗劫A女皮包內的現金,還開著死者的車,跑到台中市市府路中華電信營運處旁的提款機,盜領3萬2千元,但晚間在台中西區閒逛時,卻被A女丈夫發現,落荒而逃的何深怕事跡敗露,連忙將死者的車子丟棄在成功路上,跑回家用繩子綑綁A女屍體,套上麻袋拖到儲藏室藏放。

家屬無法承受親人遭受如此不幸,在警局內悲痛不已。(東森新聞提供)

 

故布疑陣 北上盜領錢

凌晨時分,何承翰特地搭夜車北上,一大早在台北市館前路等處盜領死者的錢,目的是為故布疑陣,讓警方以為凶手人在台北。接著,他在北部閒晃了一天,晚間回到台中,又租車將屍體載到太平山區的產業道路棄屍;為免屍體被人發現後,警方太快追查出A女身分,他還特地從車子油箱中抽出汽油,淋在屍體上將其焚毀。

何承翰行凶之後,還搜刮死者皮包內的提款卡,跑到這處提款機盜領死者的錢。

檢警更查出,早在案發前的12月5日晚間,何承翰經過一家正要打烊的服飾店,見鐵門半掩的店內只有一名女老闆,竟直接闖進去,用衣服蓋住女老闆的頭,邊掐女子的脖子、邊性侵得逞,臨走前還拿走收銀機裡的錢,犯案過程與此案如出一轍。

何承翰雖已被判死刑定讞,但至今未伏法,讓家屬無法接受。(東森新聞提供)

連續犯下2起強盜性侵這等令人髮指的重罪,何承翰一、二審皆被判死刑,上訴最高法院也遭駁回,目前仍未執行,死者丈夫曾告訴承辦刑警:「這畜生一天沒被槍決,我太太無法瞑目,那痛楚就會一直在心裡折磨著我們家屬。」讓聞者為其遭遇感到不捨。

 

★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立刻撥打110報案,再尋求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