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騙徒扮大神誘投資 逾10直播主遭詐千萬

文|顏凡裴    攝影|攝影組
陳昊堂(左)在直播平台裝闊扮大神,騙倒包括關琳(右)在內十多位直播主共1千多萬元。(讀者提供)

直播主巧立名目找粉絲斗內(打賞),衍生的金錢糾紛層出不窮,但被直播圈稱為「大神」的斗內大戶,竟也有心術不正的騙徒!本刊接獲爆料,陳姓男子在多個知名直播平台扮成多金粉絲,大方砸錢斗內直播主,取得直播主信任後,再以投資、買點數等各種手法,鎖定這些小有名氣的直播主參與買榜,扮成富豪級「斗內大神」,接連誆騙十多名直播主,詐得金額超過1千萬元,多位受害的直播主除了向本刊控訴,也決定聯合提告揭發陳的真面目。

網路直播市場正夯,琳瑯滿目的直播平台,都有排行榜設置,除了直播主人氣排行,儲值點數最多的會員,也會被列為「富豪榜」。外界以為這些常在直播時大手筆打賞的粉絲,不是土豪就是富商,但其實也有裝闊的騙子。

知名的17直播平台(2020年改名「17LIVE」),就有一名暱稱「波賽頓」的大神級粉絲,經常在各大直播主的直播間大刷高檔禮物,每次出手動輒就是價值近十萬元的禮物,受到不少火紅直播主的注目。但讓直播主們萬萬沒想到的是,這一切都只是波賽頓放長線釣大魚的伎倆。

大手筆打賞 假大神獲信任

本名陳昊堂(後改名陳旭東)的假大神波賽頓,用集資買點數、代操投資及小額借貸等名義,先後騙了十多名直播主,其中受害最慘的,就屬直播主關琳Angela。

身材火辣的關琳,不造作的個性頗受粉絲歡迎,在該平台有近十萬的粉絲。2017年間,關琳的直播間出現一名陌生粉絲,一出手就斗內她價值近十萬元的禮物,土豪級的大手筆,果然成功吸引關琳的注意,這名陌生的粉絲,正是匿名波賽頓的陳男。

關琳接受本刊訪問時指出,當時陳男多次斗內她,每次都是近10萬元起跳的超級大禮物,一般來說,這種粉絲通常都是抱著追求直播主的心態,想靠打賞拉近彼此的關係,進而見面,但陳男卻主動表明自己沒有一親芳澤的非分之想,單純地想和她當朋友,斗內只是表達支持之意,讓關琳覺得這位大神和其他粉絲很不一樣。

 

藉聯盟衝榜 拗買點數儲值

陳男自稱是操盤手,以投資期貨為主,因出手闊綽,關琳逐漸卸下心防,私訊聊天外也私下約見面,二人逐漸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甚至一度進展「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關係,二人私訊時,陳男甚至以「老婆」稱呼她。

感情逐漸加溫後,陳男開始會以盯盤忙碌為由,請關琳幫忙匯款1、2萬元款項給親朋好友,陳男起初都用現金歸還,關琳因此不疑有他,持續以協助好友的角度幫陳男匯款,但後來陳男會以各種理由拖延,欠債累積約4、50萬元,但關琳已有先入為主的印象,認為陳男先前為了幫她衝榜,花的錢也差不多,財力沒有問題,為了維持二人的關係,並未馬上催討。

2018年初,陳男向關琳表示,他們這些斗內大戶,都會成立「聯盟」私下交流,因在直播平台的富豪榜上不只比排名,聯盟內的人氣直播主成績,也被當成「後宮」較勁,因此提議要求聯盟中的直播主花錢買點數集中儲值他的帳號,讓他爬上平台的「富豪榜」,他就能藉此認識其他大神,再跟這些大神粉絲協商,輪流占據排行榜,避免砸入過多資源,造成聯盟間的惡性競爭。

 

揪粉絲集資 被騙近八百萬

關琳起初半信半疑,直到當年11月,她真的因為陳男的操作,得到競賽第一名,獲邀出席17直播舉辦的金羽獎,得到走紅毯的機會,在頒獎典禮當天火辣登場後,她的知名度大為增加,自此,包括她在內的多位直播主,都更加相信陳男的這套「集中買榜」手法,能夠讓她們大紅,沒想到,這卻是假大神收網的開始。

陳昊堂幫關琳(圖)斗內衝榜,讓關琳得到走紅毯領獎的機會,也讓她失去戒心,被越騙越多錢。(讀者提供)

之後,陳男推薦一名點數商人「猩哥」給她們,稱猩哥是直播公司股東,擁有公司配息的點數,陳男建議直播主們和粉絲集資越多單次購買,點數比值更好,關琳因此和許多直播主好友及粉絲們,前後共集資300多萬元購點。

但陳男交付部分點數後,就以各種理由推託,後續未支付的點數也自此沒有下文,關琳語帶愧疚地說:「粉絲都是因為我而相信他,所以我只好自掏腰包還錢給粉絲,現在我變成他的最大債主,扣掉先前給的,加上過去他叫我幫忙匯款的借貸,以及我另一個好姐妹的借款,他欠了我們快800萬元!」

直播主安安被騙1百多萬元,當中除了被騙投資,陳昊堂還曾拿票額80萬元的芭樂票,騙走她30萬元現金。(讀者提供)

除了以買點數詐騙,陳男還會用投資為名義騙錢,他向直播主們誆稱,可以代為操盤投資期貨,還保證獲利7成。直播主安安因相信陳男的投資專業,加上兩人相處超過兩年,陳的大手筆讓她相信有一定財力,因此大膽投入資金達130幾萬元。

 

代投資期貨 開芭樂票失聯

安安說,起初陳男每週都會回報獲利狀況,也曾匯些許獲利款項給她,但後來就以各種方式拖延獲利,「他先前曾拿一張80萬元的支票給我,說要當作還我50萬元,要我再匯款30萬元現金給他,我照做了,結果那張票在兩個月後跳票,他現在也不處理,最後欠我107萬元後就避不見面。」

陳昊堂拿80萬元的支票給安安,稱要還50萬元債務,要求安安找30萬元現金給她,結果根本只是一張芭樂票。(讀者提供)

另一名直播主小雲說,陳男一開始也是刷禮物吸引她的注意,她雖然從未和對方見面,但也在網上和他聊天兩年多,期間陳男對她很好,時常幫忙衝榜,私下還曾寄火龍果給她。

直播主小雲被騙十萬多元,至今仍討不回來,只能安慰自己還算比較「幸運」。(讀者提供)

小雲說,陳男取得她的信任後,開始對她洗腦,說很多直播主找他代操投資期貨,甚至亮出關琳和另一名直播主劉子瑜的名號,讓她信以為真,投入10多萬元,「他都只用訊息回覆獲利狀況,從來沒給我錢,是我軟硬兼施,他才還了3萬元,還欠我十多萬元本金。」

波賽頓向直播主小雲稱可以代操盤投資期貨,還保證獲利70%。

本刊調查,這名被一堆直播主追債的假大神陳昊堂,除了騙直播主外,2015年間也曾以投資廢五金的名義,詐騙朋友近千萬元。

 

欠債近千萬 名下無產賴帳

受騙的徐姓男子表示,雖然對方曾允諾分期還款,雙方甚至找來民間公證人見證立約,「但他就說沒錢還,名下也沒財產,我拿他沒辦法,只能在網路發文要大家小心此人。」

關琳無奈地說,許多粉絲和直播主都是因為她的背書,才會相信陳男是財力雄厚的粉絲,「沒想到我事後旁敲側擊調查,才發現他根本不是什麼職業操盤手,就是一個喜歡賭博的賭徒,而且前科累累,我真的是瞎了眼,還害到朋友,實在很後悔。」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