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怪物新人持修驚爆「唱不了歌」 附中高材生登封酷斃了

文|黃鴻仁    攝影|攝影組
持修拿完第31屆金曲獎獲得最佳新人獎(右圖),再登上《ELLE》雜誌1月號封面(左圖)。(本刊資料照、《ELLE》國際中文版雜誌提供)

2020年是持修(本名廖持修)發光發熱的一年,不只憑首張個人創作《房間裡的大象》拿下第31屆金曲最佳新人獎,更橫掃連得「年度最《GQ》賞」新銳歌手、Mnet亞洲音樂大獎最佳亞洲新人獎,被譽為怪物級新人,更登上時尚雜誌《ELLE》1月號封面……

25歲的持修頂著妹妹頭上台領取金曲獎時,毫無包袱地說出「好爽!我從17歲就在等這一天」,大張旗鼓的得獎感言與自古被視為美德的謙虛文化背道而馳。他接受《ELLE》雜誌專訪時,笑說金曲獎盃拿到手後,不放公司、不放書架、不放展示櫃,是放在枕邊、每天陪著自己安穩入睡。

持修身穿Louis Vuitton圖騰多色大衣、桃紅色襯衫、西裝褲,搭配Christian Louboutin漆皮圓頭皮鞋。(《ELLE》國際中文版雜誌提供)

從17歲開始準備的他,如果把音樂生涯當成一場闖關,自認到第幾關了呢?他回答︰「才剛剛開始而已。我很怕輸,因為一直想要突破。」年輕人一身是膽的勇氣總讓邁入中年的我羨慕嫉妒恨——而這個的冒險是從一場師大附中的音樂比賽開始。

持修有3個IG帳號:一個是自己、一個是寵物「假狗」、一個是「神奇寶貝大師」,笑說自己按自己讚。(《ELLE》國際中文版雜誌提供)

「我記得很清楚,高中那場讓我開始開始認真做音樂的比賽。」持修說,「上台的前一刻突然出現了很多的問題:鼓手去參加拔河比賽,吉他手突然去染頭髮。只能由我頂替,當時我還很不會彈吉他,就只會這麼一首歌,練習時,弦還斷了、手受了不小的傷,但我不知道哪來的想法,就是想把歌唱完。我知道,這對我來說不只是一場比賽。當時,我第一次被自己的執著嚇到。」

現在留了長髮妹妹頭的持修,曾秀出穿著師大附中制服的短髮照,有種萌帥感。(翻攝自持修IG)

不過,「執著」並不保證可以立刻享受到成功的甜美果實,人生從沒有這回事。20歲的持修生活一切還不穩定,作息不正常,基本上一天只吃一餐,這讓他生病了。

「我想起幾年前,沒有經紀公司,早上起床做助理、晚上在酒吧駐唱打工,回到家繼續寫自己的歌。作息不正常讓我的聲帶受傷了,唱不了歌,連講話都不敢。找了一堆醫生,看了西醫、中醫,胃鏡照了好多遍,失去聲音的那段時間很煎熬,因為我沒辦法做我已經認定要做的事情。」

持修表示,人生最怕的是看著父母變老︰「想到有一天他們會離開這個世界,就覺得好可怕。」(《ELLE》國際中文版雜誌提供)

他也對《ELLE》坦言,當初沒繼續升學讓他錯過了當學生的「特權」。「但這也是我自己的選擇。我一直想回去讀書,其實我不是真的『想讀書』,只是很想念有同學的感覺。玩遊戲也是,我只是喜歡跟朋友一起玩。因為很多時候,我都是自己一個人在消化情緒。」

好在這一切的努力與付出終於有了回報。持修說,從金曲獎到現在,只放了兩天假。「但我很習慣『忙』。我本來就是個閒不下來的人,工作變多了,每天都在挑戰極限,每天一醒來都有壓力,到一種快要無法承擔的時候,又撐過一個挑戰了,而我又變強了!」

更新時間|2021.01.07 11:39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