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忍浪浪收容所2】控特定協會包攬犬貓救援 動保人士:有人利用志工愛心賺錢

文|張馥暄    攝影|賴智揚 陳毅偉
新竹縣流浪動物珍愛協會黃姓副理事長承包動物收容所的犬貓救援標案,引發爭議。(讀者提供)

除了野放的作法引起爭議,新竹縣動物收容所也被動保人士指控,每年編列數10萬元預算,將「犬貓救援」項目委外處理,卻疑似圖利特定的協會。

動保人士C先生告訴本刊,新竹縣動物收容所的犬貓救援專案,幾乎都由新竹縣流浪動物珍愛協會承包,若有民眾看到受傷的貓狗,打電話到1999回報,收容所就會通知協會派人前往救援,每隻貓狗支付1千多元的費用,但這些貓狗被送到收容所後,卻沒有得到應有的治療,只能等死。

新竹縣動物收容所將容納不下的流浪狗載往山區野放,遭愛狗人士指控作法冷血、粗糙。(讀者提供)

C先生說,例如眼睛因腫瘤破掉、不停滴血,或是出現血便、無法自行進食的重病犬,收容所都置之不理,態度消極。

曾參與救援行動的C先生指出,該協會的黃姓副理事長對動保志工聲稱,救援貓狗是純義務性質,一開始志工都信以為真,後來因為協會的帳目不清,開會時起了衝突,大家才知道真相。C先生不滿地說:「副理事長口口聲聲做公益,其實每次救援都有請款,但錢的流向沒人知道,他整天叫大家去抓動物,好像志工都很閒,根本是靠大家的愛心賺錢!」

愛狗人士指控,被送到新竹縣動物收容所的傷病流浪狗沒有得到妥善治療,只能等死。(讀者提供)

另一位動保志工D先生也告訴本刊:「黃姓副理事長都說協會很窮,沒辦法把動物送到醫院救治,所以都直接丟給收容所,在我們看來,他根本就沒有愛心,號召志工救援動物,只是為了申請經費,不像其他協會,會想辦法替動物爭取醫療資源。」

D先生指出,副理事長常在救援行動後,透過臉書高調發文,許多不知情的網友被蒙在鼓裡,以為他將受傷的動物送去醫院,其實只是丟回收容所,任牠們自生自滅。

D先生還透露:「收容所的承辦人跟黃姓副理事長關係匪淺,每當收容所遭受愛狗人士質疑,黃就會出面幫所方說話。收容所在今年的犬貓救援標案,也疑似替黃量身打造,因為去年收容所曾收到民眾抗議黃男等人捕犬動作太粗暴,收容所便提醒黃可以去農委會參加捕犬受訓課程,待黃取得證書後,今年標案還特別增設一條規定需具備農委會認證的捕犬訓練證書,讓人不免懷疑標案疑似替黃量身打造,明顯有圖利的嫌疑。」

愛狗人士指控新竹縣動物收容所放任受傷的流浪狗躺在血泊中,未積極治療。(讀者提供)

除了「犬貓救援」專案,黃男也承包新竹縣動物收容所的TNVR(Trap誘捕、Neuter絕育、Vaccinate防疫、Return放回)標案。不過,動保志工E小姐告訴本刊:「這根本是殘忍的配合!前一陣子寒流來襲,收容所還野放四隻流浪狗,原因是黃去抓狗做TNVR,需空出籠位,所以收容所就把老狗野放,放在哪裡沒人知道,完全不管牠們的死活。」

E小姐氣憤地說,新竹縣動物收容所給黃的TNVR經費很大方,卻不願提供重傷、重病的流浪動物醫療資源,實在很惡劣。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