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歌手2】身為劉德華師弟卻不紅 唱片銷量太慘付不出房租水電

文|鍾岳明    攝影|蘇立坤    影音|李文顥
蘇明淵在個人演唱會上賣力演出,比起從前的「歌手蘇兒真」,他的演唱多了些內斂與滄桑。

他在學校是風雲人物,和他同窗7年的律師葉啟洲說:「他從高中到大學都喜歡彈彈唱唱,很受同學歡迎,讀法律系時,心思放在音樂上,通常考試前才會找我借筆記。」他對音樂有自信,到處參加比賽,大學曾和他組團的王俊富回憶:「我們搖滾樂團有次參加ICRT辦的『青春之星國際音樂大賽』,敗給類似小虎隊曲風的團體,這件事對他打擊很大,他不認輸,就去參加校外複賽,把他們幹掉。」

銷量太慘澹 唱酬拿不到

不服輸的人19歲與唱片公司簽約,自信滿滿,然而,「我連夜坐國光號回家,拿合約給我爸簽名,他忽然從錯愕轉成憤怒,生氣說:『你要考律師、做法官,為什麼突然說要出唱片!』他生氣,我就更生氣,當場門一甩,『鏗』一聲,背包款款(整理好)坐車回台北。」當時他不解,曾為他築起音樂夢的父親,為何成了阻擋他追夢的人,有兩、三年拒絕回家。

如今,在我面前已為人父的中年男子明白了,「他是做一個爸爸該做的事,希望孩子選一條康莊大道,而不是不確定能維持生活的路。像我女兒說要學服裝設計,我也擔憂了一下,但想起自己的心路歷程,還是成全她。」當年,法律與音樂的人生岔路,他選擇邁向音樂,卻慘跌一跤。

1995年,蘇兒真剛出道時的宣傳照片。(蘇明淵提供)

1995年,蘇兒真出版首張專輯《101次表白》,走創作歌手路線,唱國語情歌;但當紅藝人不是林志穎、孫耀威這種唱跳偶像,就是劉德華、梁朝偉等港星,「我們公司都是很紅的人,我是被夾帶的,坐飛機到處跑簽唱,一堆歌迷要簽名,我都是最後一個被問,當時心情很複雜,跟那些明星宣傳唱歌很開心,但老爸老媽(歌迷)喜歡老大、老二,不喜歡我,我會有點自卑和落寞。」

據說專輯賣了一、兩萬張,但師兄姐的專輯卻是幾十萬張在賣,他清楚自己的弱勢,「我的聲音和創作讓黃大軍老師忽略我的長相,當時好看的人才能當藝人歌手,但我離好看差太遠了啦。」隔年再出專輯《末世紀》,他沒勇氣深究銷售數字,只知當時「簽約的保證張數是4萬張,這是公司的製作成本,超過才有累進唱酬,但我連一個唱酬都沒拿到。」

上節目跑通告更讓他痛苦害怕,當時「錄單歌」,是要在攝影棚對嘴唱,「我唱歌很用力,表情不好看,每次都會被導播罵:『收斂一點!』」葉啟洲提到,過去玩音樂,蘇和同伴有衝突都會堅持到底;當了藝人後,各種委屈他只能默默吞下。同期出道的藝人王中平認為,當時演藝圈重視包裝,他卻堅持創作歌手的質感,「他太清醒,不可能在節目裡裝瘋賣傻,所以在當年演藝圈不討喜。」

演唱會當天,前老闆金瑞瑤(右)意外出現在後台休息室,2人20多年未見,蘇明淵(左)怯怯說:「抱歉!當年讓你們失望了。」金瑞瑤回應:「這證明我們的眼光沒錯!」

 

吃住靠女友 當吉他買書

他尷尬笑說:「老闆金瑞瑤拿『蘇兒真』這名字去算,說會紅,沒想到還是…。」公司不願再投資不紅的歌手,他只能靠幫其他歌手如洪榮宏、方季惟、施文彬寫歌,半年十幾萬元的版稅苦等發片機會,「我那時很慘,錢用完,付不出房租水電,26、7歲也很難開口向高雄的爸媽要錢,生活成了問題,只能靠女友幫助我。」

更新時間|2021.01.31 06:05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