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內群聚】重提和平醫院慘劇「封院不合理」 台大醫:3件事更重要

文|謝文哲    攝影|王漢順
2003年SARS肆虐期間,台北市和平醫院曾一度封院。(本刊資料照)

北部某家醫院爆發武漢肺炎(COVID-19,亦稱新冠肺炎)院內群聚感染,現擴大至4人,台大兒童醫院小兒部主治醫師、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專家小組諮詢委員李秉穎今(18日)於廣播節目《周玉蔻嗆新聞》強調,「封院是不合理的做法」,SARS當時封院是因當時對病毒及傳染無知,才產生這種極不人道的作法。他認為,如果覺得現在無法有效遏止院內傳染,只要「停止醫療作業、所有病人轉走、所有人居家隔離14天」就可以了。

回憶2003年和平醫院封院事件,李秉穎說,「SARS當時指揮中心只找了2個資深兒科醫師進入專家小組,但其實兒科醫師最懂病毒,卻被排除在外,那時候如果我有進去的話,作法可能會不太一樣。」

李秉穎表示,其實當時如果覺得無法停止院內傳播,就停止醫療作業,所有病人轉走,所有人居家隔離14天就好了。現在這次院內感染,就是為侷限在少數病房,與其他病房沒有什麼接觸關係,「你把他全部關掉,對於防疫有幫助嗎?」

台大兒童醫院小兒部主治醫師、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專家小組諮詢委員李秉穎(右)今天一早接受《周玉蔻嗆新聞》節目專訪。(翻攝自hitfm YouTube頻道)

李秉穎提及,當時很多人是因為封院在院內感染的,光是把人關在裡面,只會造成互相傳染和心理恐慌,「當年我有一個學生在裡面,和他通電話時感覺他有點精神崩潰了,非常非常的畏懼」。李秉穎還說,那時候甚至有公車改路線,繞過和平醫院,這都是無知的過度恐慌。

李秉穎透露,院內感染到處都可能發生,就算不是武漢肺炎病毒,其他醫院每年都在發生其他細菌、病毒(例如諾羅病毒、呼吸道病毒等)的院內感染,不可能0發生率。醫院能做的是透過高規格措施將疫情傳播風險壓到最低,但不可能100%防治院內感染,所以不能說誰做錯、誰就要被槍斃,醫護不幸感染也不代表他們就是不守規定。

李秉穎強調,「醫護是高風險職業,他們明知危險仍去照顧病患,2003年SARS風暴,很多醫護為了工作跟家人分居。」他直言,若發生院內感染要注意的是檢討系統性的問題,以避免類似的事情發生,他也強調不要把院內感染妖魔化。

更新時間|2021.01.18 04:26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