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論】報復式民主的勝利

文|鏡週刊    攝影|翁睿坤
王浩宇的罷免案開啟了一個冤冤相報的時代,很有可能,台灣從此要走向一個報復式的民主了。

自從去年6月高雄市長韓國瑜被罷免之後,台灣原本已經夠多采多姿的民主又多出了罷免這項政治遊戲。台灣人已經夠愛玩選舉了,現在,除了例行性的選舉之外,這個國家的人民還可以玩罷免,而且越玩越起勁。

最新一個罷免的受害者是民進黨籍的桃園市議員王浩宇。嚴格來說,他並沒有犯什麼大錯,既沒有因為貪汙被起訴或判刑,更不是一個魚肉鄉民、窮凶惡極的大壞蛋。他唯一讓人詬病的就是嘴巴太大,喜歡評論時事,追求網路上的個人聲量。6年的議員生涯下來,他充其量只是一個為了出名而不擇手段的網紅政治人物而已。

這樣子的議員卻被成功罷免了,然後,台灣一些政黨還大肆宣稱,這是民主的勝利。罷免真的這麼好嗎?或者應該這樣問,罷免這樣子的直接民主方式,是不是應該被鼓勵到無限上綱?在這裡,我們只需追問一個問題,如果罷免制度這麼好,為什麼歐美的民主國家卻對此甚為保留?在那些先進的民主國家中,我們也許可以找到罷免市長、州長或擔任行政職官員的案例,可是,我們甚少發現他們會有罷免地方議員或國會議員的相關制度。

當然,我們的意思不是說,歐美國家沒有的,台灣就不可以有。但是,在一連串的罷免案之後,我們是不是應該靜下心來思考,這樣的制度對於民主的穩定與永續是否有幫助?選舉是基於你認同一個人,就算是認同他的外表、衣著、手臂、聲音這些光怪陸離的東西,至少,它們都是一種正面的認同。不過,罷免則不一樣。罷免這種投票行為,完全是奠立在討厭或者仇恨上頭。要知道討厭一個人遠比喜歡一個人更容易,更不需要合理的理由,而民主是否應該設計一個制度來鼓勵討厭或仇恨特定的人,這個問題實在值得全體台灣人民三思。

今天,如果一個縣市首長,整天正事不幹,只會耍嘴皮子,在這種情況下,人民當然可以思考用罷免這種手段將他的權力收回。因為當他不務正業,人民的福祉會直接受到影響。然而,王浩宇只是一個議員,如果該地方沒有建設,那同選區的其他議員難不成也要被罷免?

所以,就大方承認吧!那些提議以及投票罷免他的人,其實根本也說不清楚,到底王浩宇犯了什麼滔天大罪。說穿了,他們就是討厭他,就是想懲罰他、報復他,如此而已。王浩宇的罷免案開啟了一個冤冤相報的時代,你罷我,我就罷你,很有可能,台灣從此要走向一個報復式的民主了。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