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中央支持、地方承辦人刁難 花縣府遭控扼殺獨木舟計畫

文|李育材    攝影|陳毅偉
阿美族造舟人林榮康(中)與父親(右)及另一名族人,為了發揚傳統獨木舟文化,在花蓮貓公部落的基地打造獨木舟。

花蓮阿美族1名傳統獨木舟造舟人,為發揚歷史悠久的獨木舟文化,計畫與族人共同打造獨木舟,航行至新幾內亞等四十多個南島語系國家,進行文化尋根之旅。為籌措2千萬元經費,他們尋求中央新南向政策辦公室的協助,順利獲得支持,花蓮縣長徐榛蔚也表示肯定。

不料,縣府原民處承辦人卻陽奉陰違、刻意刁難,甚至把計畫退回。造舟人打聽後得知,承辦人與另一個部落關係匪淺,該部落也聲稱擁有獨木舟文化的正統,承辦人疑似因門戶之見,扼殺他們的計畫,讓他與族人無法接受。

上週三下午,氣溫嚴寒、飄著細雨,記者來到花蓮縣豐濱鄉貓公部落,這裡是阿美族人的獨木舟造舟基地。正以古法打造獨木舟的林榮康,無奈地指著剩下最後一道防水工序的獨木舟說:「原本去年底就可以下水,卻因公部門從中作梗停擺,我跟辛苦的族人都無法接受!」

花蓮縣政府(圖)原民處承辦人,被控因門戶之見扼殺獨木舟復興計畫。

復興造舟文化 告慰祖靈

現年52歲、本業是高中體育老師的林榮康,同時也是政大民族所博士候選人,他告訴本刊,去年6月,立委邀請農委會、東管處、花蓮縣政府、原民會、豐濱鄉公所等單位,對阿美族聖山「八里灣山」進行政務會勘。

身為與會學者的林榮康,當場提出八里灣山上存有阿美族史前遺址「獨木舟燈塔」,卻無人對該遺址及獨木舟文化進行維護與保存工作,他這番發言獲得了與會人士的認可,承諾會投入資源,協助維護阿美族的文化資產。

林榮康在有百年歷史的獨木舟前,解說先民如何利用獨木舟遠航。

隨後,林榮康接獲貓公部落頭目王成發的指示,要求他把即將失傳的獨木舟製作技術發揚光大。林說:「頭目告訴我,年輕人應該傳承,還要在獨木舟完工後,由總統親自接舟,進行安座祭儀,告慰祖靈,再將獨木舟典藏於國立史前博物館,讓子孫都能夠看到。」

林榮康遵從頭目指示,與父親在去年7月發起「振興獨木舟文化運動」,並於貓公溪出海口沿岸,籌組「復興阿美族獨木舟文化民族教育基地」,準備打造最正統的阿美族獨木舟,希望喚醒政府對原住民文化的重視。

申請政府經費 南向尋根

林榮康說,祖傳的獨木舟製造技術已有400年歷史,自己做了數十年的研究,身為部落碩果僅存的造舟人,他特別撰寫《阿美族獨木舟民族誌》,計畫划著自己打造的獨木舟,前往菲律賓、新幾內亞,一直到南半球的紐西蘭等四十多個南島語系國家,與他國原住民交流,進行文化尋根。

林榮康指出,必須採集珍貴樹種的樹脂來進行船身防水。

根據林榮康的計畫,獨木舟需用麵包樹、樟木、香杉等十多種木材建造,還得在淤積已久的貓公溪出海口附近,打造船塢及訓練基地,由於相關木材珍貴難尋,加上工程浩大,總經費需2,000萬元左右。

為了籌措經費,林榮康聯繫中央的新南向政策辦公室,對此,中央表示支持和重視,但也告訴林,依規定須透過花蓮縣政府原民處,向文化部、林務局、河川局、外交部等10個單位發函申請許可,並進行經費檢討。

林榮康的父親(右)身著原住民傳統服裝,與族人站在貓公溪出海口,感嘆獨木舟復興計畫難以實現。

獲得新南向政策辦公室的背書後,去年10月,林榮康與73歲的父親向花蓮縣政府提交造舟計畫書,據縣府原民處官員轉述,縣長徐榛蔚表示肯定,還親自將計畫書轉交給原民處處長,指示全力協助辦理。

原本以為一切可望順利進行,不料,原民處承辦人竟陽奉陰違、藉故拖延、刁難。林榮康指控,因為計畫提出一個月都沒下文,去年11月,他用LINE聯繫承辦人,表示新南向政策辦公室正在等待原民處發函,不料,承辦人卻打太極說,案件應由文化局承辦,要林去問文化局。

林榮康的父親出示獨木舟計畫書,擔憂原住民文化被官僚扼殺。

部落正統之爭 差別待遇

原民處的承辦人還告訴林榮康:「我們都認為,這是件很有意義的事,但你提供的計畫並不完整。」對此,林氣憤地回應:「原民處跟我通訊1個多月,從來沒有反應或詢問相關問題,這分明是故意拖延!」

在林榮康三催四請下,承辦人才表示會把計畫內容弄清楚,也會跟其他局處協商,不料,1週後,承辦人卻表示已調職,案件將會更換承辦人,要林自行聯繫原民處的主管和新任承辦人,但願意「概括承受」林的指責。

更離譜的是,原民處承辦人最後竟然將林榮康的計畫退還給部落,公文上還註記,整個計畫是「分層負責」,自己只是「代為決行」,要計畫申請人自行與中央部會協調、申請,互踢皮球的做法,讓林及整個部落都很生氣。

林榮康指出,原民處承辦人從未針對申請案內容跟他們討論,也沒有跟相關局處一起召開業務協調會,連業務也未確實交接,新的承辦人至今未與他聯繫,整個計畫就這樣擱置了好幾個月,縣府的做法根本是打假球。

林榮康說,花蓮縣長徐榛蔚(左)指示全力協助獨木舟復興計畫,但原民處承辦人(右)卻刻意拖延、刁難。(翻攝花蓮縣政府官網)

之後,林榮康把遭遇說給其他部落的族人聽,對方才告訴他,涉嫌刁難的原民處承辦人也是阿美族人,與其他部落關係良好,該部落也在爭取阿美族文化的正統,這名承辦人多年來對於該部落的申請案或計畫幾乎都批准,但對其他部落則有差別待遇,大家都吃過虧。

林榮康告訴本刊,就他了解,承辦人偏袒的部落近期也積極向縣府申請文化傳承、展覽等計畫,若最後由該部落取得代表阿美族文化的正統,那麼他撰寫的獨木舟文化復興計畫,很可能會在官僚體制下遭扼殺。為了繼續完成計畫,林與族人目前只能夠靠養雞、養魚籌措造舟經費。

統戰吸納族人 不利傳承

除了遭公務員從中作梗,林榮康還透露,近年中國政府在廣西省及海南省建立了二個「台灣原住民族自治區」,提供大量資源,不斷對台灣的原住民進行滲透與文化統戰,企圖塑造台灣原住民族是中國一分子的假象。

阿美族獨木舟文化有4百年歷史,但因清朝打壓,差點滅絕。(東昌部落提供)

林榮康指出,部落一名洪姓族人已經接受中共資助和邀約,前往廣西省「台灣原住民族自治區」居住與擔任政協委員,並回台吸收族人赴廣西,甚至還有族人為了利益,聲稱自己的文化源自中國,他擔心阿美族獨木舟文化缺乏保護,也會遭中國剽竊,無法繼續傳承。

據林榮康考證,阿美族祖先傳承的獨木舟之旅,是從台灣出發,航行經過菲律賓沿岸抵達赤道之後,在南緯五度的海域張開獨木舟帆,利用黑潮洋流到達新幾內亞,並與當地原住民文化交流、交換禮物,但清朝統治台灣時期,對原住民實施海禁,將阿美族獨木舟焚燒殆盡,相關文化幾乎滅絕。

直到近年,紐西蘭毛利族人來台進行文化尋根,也曾多次前往花蓮的太巴塱部落,向台灣原住民宣告,他們是從台灣漂流到紐西蘭的族人,才還原阿美族與其他南島語系民族之間的聯繫。

林榮康出示公文,指控花蓮縣府刻意拖延,申請案至今3個月沒有下文。

林榮康呼籲中央及地方政府,正視台灣原住民文化面臨的危機,給予適當的保護與協助,不要淪為口號或空談,才能讓原住民文化繼續傳承下去。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