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孟柏劇中抽中東京來回機票 台下近百人全戴口罩

【暖心賀歲片3】

文|項貽斐
片中傅孟柏在尾牙抽中機票的熱鬧場面戲,遵守防疫規定控制人數。(華納提供)

新片《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由徐譽庭與許智彥二度合導,光是編劇就花了徐譽庭約2年時間,沒想到正式開拍又遇上新冠肺炎攪局,幸好劇組嚴陣以待,順利完成拍攝。

去年春天拍攝前,新冠肺炎疫情升溫,人心惶惶,也造成《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究竟是否如期開工的難題。徐譽庭坦言,因疫情考量,她一度想停拍,但如此一來籌備多時的工作人員即會面臨失業。為了防疫並遵守政府規定,她與製片商量後,決定開工,只是因應防疫的新措施要重新準備,拍攝計畫也順延1週。

徐譽庭表示,「當時疫情緊張,我們用盡方法去買額溫槍、口罩。因為希望所有臨演都戴黑口罩,比較好修圖,可是那時只蒐集到藍色口罩,所以得去換。」

另外在拍片現場,劇組也安排護士、定期量額溫、噴酒精。當時曾在《我沒談的那場戀愛》中飾演叛逆少年的黃聖球加入新片製片組當實習生,負責幫每個工作人員噴酒精、才能拿早餐、午餐、晚餐。徐譽庭笑著稱讚他:「超盡責,之前還是小屁孩,但現在長大了。」

片中一場傅孟柏在尾牙抽中東京來回機票的戲,徐譽庭原想要電子業至少3、400人的盛大規模,但礙於疫情期間集會規定,劇組與臨時演員總數要控制在100人內,還得在拍攝時想辦法讓場面看來很熱鬧。

為了安全起見,尾牙戲彩排時所有人一律戴口罩,副導則安排面對鏡頭的臨演在正式開拍時再取下口罩。因事前部署周詳,全片也在38天內如期拍好。

片中的尾牙戲遵守疫情期間集會規定,現場總人數控制在100人內,彩排時也一律戴口罩。(華納提供)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