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推書】跑錯BL場的動作大片!殺手系列x白子三部曲 鏡文學點閱人氣作品《白子》

文|鏡文學
(鏡文學提供)

「白子,即天生色素缺乏者。傳聞將其烹作藥材,能使服用者的病痛全數癒合。」

充滿獵奇與迷信的城鎮、蓬勃的地下市場。五年前移居青城的羅森,由拍買會意外帶回一名寡言的白化症青年。

沉默的白子與失格的殺手。兩個無處可去的人、兩名各自存放于記憶中的少年。被癡妄信仰彌漫的山城中,腐朽垃圾堆上的窗子,待誰歸去、或暗藏殺機的燈火……

其實工作員剛把鐵籠抬上展示台時,羅森並沒有這麼想要那個白子。

以「人」為商品的買賣,在這地下拍賣會上並不算罕見。羅森也算是這裡的常客,多少懂得些規則,許多有錢人或黑道在這裡買賣美麗的奴隸,若來過幾次,都該見怪不怪。

這次的商品全身上下都像過度曝光的照片,螁去了應有的色澤。皮膚、毛髮,全是雪白的。一雙本身便呈現血紅色的眼睛瞪得老大,死死地盯著放下籠子的男人們。

白化症……台下有人驚呼,接著是一連串的竊竊私語。

羅森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拿著香菸吞雲吐霧。古代競技場般的座位環繞著展示台,而方形的台子下方則是更往下延伸的倉庫。

工作員將上一件未被拍出的商品、那個色澤如綢緞的翡翠手鐲,小心翼翼地捧在手中。身影還未從倉庫入口消失,席上的客人們已經迫不及待地議論起下一個拍賣物。吵雜中,羅森瞇起眼,觀察著籠中的白子。

喀啦、喀啦。

大概才二十歲上下吧,原本應是個超過一米八的大個子,現在卻瘦得剩皮包骨。幾乎突出眼眶的眼珠子佈滿了密密麻麻的血絲,手上和腳踝的枷鎖在掙扎中發出清脆聲響。

他一動,很快地便有身著黑衣的工作員上前,用長棍探入鐵籠的縫隙,朝他狠狠抽打。

白子手腳並用地躲到角落,發現躲不過後,又緊緊地閉上眼。哐噹!他並沒有叫喊,反倒是棍子揮動時,與鐵條間的金屬碰撞聲,清楚地刺激了每一個客人的感官。

哐!整個地下空間瀰漫著菸味、還有某種腐爛的腥氣。話說,今天拍賣的第一件商品,便是塊血跡未乾的白狐皮,展示台上,還留著來不及處理的深色血漬。

羅森彈了彈菸灰,手抖了一下。他並不覺得需要多留心。今日拍賣會的成果並不算好,也許這個白子的競標,能夠稍微緩解緩解主持人那難看的臉色。

等四周的躁動平靜下來,頂上半禿的男主持人便清了清嗓,握緊手中的麥克風。

「咳,各位看到了。接著是來自匿名賣家的頂級藥材……」

「藥材?」

羅森以為自己沒聽清楚,喃喃地重複了一次。忽然聽見身旁傳來嘲弄的笑聲,陰暗燈光下,看不清臉孔,但從沙啞的聲調裡聽得出來是個老女人。

「你不知道嗎?這東西是祈福或養生最好的材料。」

棍子離開後,白子便一直蜷縮在鐵籠一角。似乎是東方人,羅森不太能判斷,但他應該聽得懂主持人的話。

雖說聽懂了也沒用。

聳了聳肩,羅森稍微前傾身子,再抖了下手中的菸。他幾乎不曾在這裡買過東西,最表面的原因是沒那麼多閒錢,再者,又是他從未見過他感興趣的物品……他只是來散心。

「沒聽說過。」

「他是能讓服用者的任何傷病癒合的靈藥啊。」

身邊女人聽上去對他相當不以為然,後者也沒吭氣,靜靜地抽著自己的菸。競標開始了,商品主人開出的底價相當高,一反剛才的喧嘩,席間只有零零落落的幾個聲音。

「五十萬。」

「五十五萬!」

羅森暗自算了算,看這樣,標到這白子可能會花掉他將近十次的委託報酬。太不划算了,他立刻打消那一點點競標的想法。剛才和他交談的女人也出了一次價,但跟了兩三輪,便被對面座位窮追不捨的男人逼迫放棄。

開價一下就來到八十萬,隔著展示台,那個從頭便開始競價的男人、正在和另一個後來加入的聲音角力。羅森捻熄了菸,支著下巴,忍不住又朝旁邊的女人問了一句。

「真的能治百病啊?怎麼治?」

他被瞪了一眼,女人看他的眼光充滿不耐。也許認為身旁的年輕男人太無知,她的聲調不自覺地尖銳起來。

「藥材當然是用煮的啊!」

乖乖閉嘴,無辜地攤開手,羅森是真的感到新鮮,他移居青城這市鎮也有五六年了,卻不曉得這裡還流傳著這樣的迷信……搞不好真的能治呢?看剩下兩個人不斷提高價碼,羅森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他幾乎可以想像白子被肢解、分塊煮湯的樣子。大概因為異色的外觀吧,說這樣一個活生生的人類是高級藥材,似乎也有那麼一點讓人想相信。只能怪自己倒楣了,羅森祝福他來生投胎當個普通人。

「一百萬!」

隨著競價激烈,主持人幾乎插不進話。座位席上的其他人不約而同地安靜下來,好像在屏息等待競價的結果。羅森發現,籠中的白子打開了眼睛,色澤紅艷的瞳仁逐一掃過競標者。

原來還有意識啊?有一剎那,羅森似乎跟對方對上了視線。他不由自主地沿著白子的眼光環顧周圍,同時聽見右手邊的聲音帶上了遲疑。

「一百二十萬。」

沒有意外的話,是對面的那個競標者贏了。白子的眼神停留在那人身上,羅森依稀看見了黑暗裡一張洋洋得意的面孔,腦滿腸肥的身影彷彿已經把台上的商品視為己有,那副模樣,看得讓羅森有點,不爽。

可本來也只有不爽而已。

「兩百萬。」

等他回過神來,已經聽到自己的聲音,清晰地穿過空間。

羅森簡直想一頭撞死。

等反應過來,幾乎全場的視線都集中在這裡,左手邊的女人錯愕地看著他。別人的目光也是類似的……他們不相信這個娃娃臉、看上去頂多二十歲的少年,有本事以兩百萬買下這件商品。

右邊競價的聲音完全消失。正對面的男人黑了臉,一下張大嘴巴、像是要再喊價,慢了片刻卻又把嘴緊閉上,狠狠地盯著這頭的羅森。

「小伙子,你確定你拿得出兩百萬?」

若是說,原本還可能對自己出聲一事後悔,到了這一刻,羅森便非買下白子不可了。

原因無他,就是不服氣。

「不就是兩百萬嗎?」

語氣驟冷。再說,他可不是什麼「小伙子」。羅森痛恨別人拿他的容貌說嘴,他看著那個滿臉肥肉的企業家,嘴角無意上揚起諷刺的弧度。

「兩百萬,還有更高的出價嗎?」

會場中央,主持人的語氣夾帶了興奮,四面八方亦傳來彼起彼落的耳語。混雜著叫好、還有嗤之以鼻的斷續字句,他的手忽然被粗魯地扯了一下,扭過頭,才發現是身側的女人。

「你還真要花兩百萬買他?」

「不是妳說把他烹調了、可以治百病?我錢多沒處花,給自己拿來補補身體啦。」

錢多純粹是瞎扯,要煮人肉羅森恐怕還得再花一筆費用。殺人是他的職業,但他可不幹肢解這檔事……另外他也不會煮飯,更不會煮這類「高級藥材」。

躁動的現場,讓人恍若置身於古代巫術的咒法中央。台上的祭品用混濁的眼盯著新加入的競標者,所有人都在狂歡、沸騰,只有不肯放棄的企業家,硬是用嘶吼的音量壓下其餘聲音。

「兩百零一萬、我出兩百零一萬!」

「兩百一十萬!」

羅森甩開女人的手,朝對面大吼回去。有人從座位區上站起來了,不知為何而揮舞著雙手。這是場慶典,罕有的商品及買家激起眾人的歡呼,有些荒誕卻又極其現實。

這樣的鼓譟將持續到競標雙方的一人放棄……按照拍賣流程,應該是這樣。

羅森卻看見展示台對面,某個坐在企業家身旁的黑影猛然站起,舉起手,手中的東西隱隱反光。

砰!

門口的檢查員到底是混什麼吃的!

巨大的槍響使會場瞬間噤聲,羅森依然站在原先的座位上,只是身邊在巨響後多了一具雙目瞠大的女屍。女人張大了嘴,彷彿沒能會意過來自己死去的事實,癱坐在皮椅上,額頭中央的彈孔汩汩地冒出血水。

《白子》於鏡文學完結刊登,欲知下回請點>>> https://bit.ly/3puqObz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