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民主終局之戰4】不同族群的年輕人都站出來了 緬甸民主終局之戰

特約撰述|劉忠恩
2月9日,抗議群眾在仰光示威,反對軍方政變、呼籲釋放翁山蘇姬。

外界觀察的人或許以為,翁山蘇姬這樣的政客行徑,可能會使受到壓迫的少數民族,甚至是羅興亞人,在她被捕後漠不關心。然而,事實正好相反—軍方政變團結了他們。

「身為羅興亞人,我們也對軍方政變感到無比憤怒。」仰光的Rowyiz Islam說:「雖然我們對翁山蘇姬很失望,但我們現在也跟其他國人一樣支持她…有問題的是軍方還有他們撰寫的憲法,唯有透過重新制憲把軍方從國會裡移除,我們才會感到安全與穩定。」

Rowyiz Islam是羅興亞人,這次也站上街頭示威。(受訪者提供)

「我根本不是全民盟的支持者,但至少在全民盟政府底下,我們曾經有望可以真正建立聯邦制的民主國家,但這場政變摧毀了一切的希望。」在撣邦皎脈的Min(化名)說。21歲的他還是大學生,但自政變開始他便投身CDM,從抗議到呼籲政府公務人員罷工,無役不與。

「現在我們都站在同一陣線上,我們不會同意軍方繼續以2008年憲法的模式與民選政府共治,我們要求軍方完全退出政治。」撣族的Min說,皎脈的緬族、德昂族、華人等都一起上街遊行。

Min表示,他相信因為這次全國CDM的串連,更多緬族人也了解到少數民族長期遭受的壓迫,因此當軍方垮台,種族和解會更容易進行。

另一邊,在曼德勒的Eric則是積極組織華人行動。在這個緬北大城裡,其實有高達近4成的華人,但Eric直言華人從小都被教育「不要碰政治」。「這個不是政治,這是國家大事,如果這次錯過了,緬甸就沒了。」20歲的Eric激憤地說。原本在天津讀書的他,現在暫停學業,全力支持這場和平「革命」。

 

我們為自己而戰 要求百分之百民主

Eric表示,不只喊緬文口號,他也從中國「五四運動」「六四天安門事件」的口號找到靈感,帶著華人高喊「誓死力爭還我民主」「民主不死自由永存」,使得華人的遊行受到很大的關注。另外,Eric也加入示威民眾,一起到還在工作的政府部門,鼓動公務員加入CDM的行動。

隨著罷工人數在各地愈來愈多,上週起CDM已出現初步效果,各地政府部門、公立醫院、政府銀行被癱瘓,使得軍方首領敏昂萊不得不呼籲他們回去上班。

「我們的革命跟以前的完全不一樣,敏昂萊及軍方真的小看了我們這一代的決心。」Marina說。

另一方面,Marina表示,雖然翁山蘇姬曾無私奉獻帶領過這個國家,但「她已經不再代表了緬甸的民主抗爭,這是公民對抗軍方的戰役,不是翁山蘇姬或全民盟對上軍方,因為我們每個人都在為自己而戰。」

2月7日,一名緬甸公民在曼谷街頭,聲援反政變示威。這名緬甸公民的頸上刺著翁山蘇姬的頭像。

2月16日,軍方在政變後首次召開記者會,稱有400萬人支持軍方,並再次承諾另一場公平公正的選舉會被舉行。這樣的說法引爆全國怒火,使得數以萬計的人於2月17日再次占領街頭。

「他們以為可以修修憲法繼續軍民共治,但人們早已對妥協感到厭倦,我們要百分之百的民主。」Marina也加入了當天曼德勒的遊行,晚上軍方再次朝著抗議民眾開槍,數人受傷,所幸她平安到家;問她還會繼續抗爭嗎?Marina坦然地說,她不害怕被捕或者受傷,「這是終局之戰,如果這次我們不能成功(爭取到民主),那我們以後可能永遠都沒有機會了。」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