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流產「難說的祕密」 法律幫不上什麼忙?

文|項貽斐
《三個女人一個秘密》導演史蒂芬妮布羅克豪斯越洋連線加入《公視主題之夜SHOW》映後論壇。(公視提供)

《公視主題之夜SHOW》本週五(5日)晚間10點將播紀錄片《三個女人一個秘密》,藉由家族三代女性:外婆、媽媽和自己述說各自經歷過的人工流產經驗,揭開女人關於墮胎,共同卻隱晦的祕密。映後論壇以「難說的祕密」為題,邀精神科醫師鄧惠文、台灣女人連線祕書長陳書芳、法律白話文站長楊貴智律師與談,並與該片導演越洋連線。

為何人工流產會成為難以啟齒的祕密?《三個女人一個秘密》導演史蒂芬妮布羅克豪斯(Stefanie Brockhaus)依循德國國情表示,雖然這在政治上被接受,當地許多診所或醫療中心都有提供此手術,「但這成為情感上的禁忌,因為和關係、以及愛有關。」無論是否人工流產,重點在能否對自己製造的狀況負責。她認為,「不必對任何決定有罪惡感,因為這只會產生憤怒和仇恨,對情況毫無幫助。」並且呼籲:「透過分享、說出感受,才能成長。」

紀錄片《三個女人一個秘密》揭開女人關於墮胎,共同卻隱晦的祕密。(公視提供)

楊貴智律師坦承,看完影片後感到很無力。從法律上的辯論來看,何時將腹中胎兒視同生命來對待,是人們切割出一個時間點,但是不論法律如何設計,選擇人流的母親都將獨自承受。他忍不住感嘆:「好像不管法律怎麼討論,都幫不上什麼忙。」

陳書芳說明,根據「台灣女人連線」曾做過的人工流產經驗蒐集,原因有:考慮胎兒健康、生涯規劃、經濟因素、與伴侶情感不穩定等,理由都很個人,而且都將由當事者自己面對,因此並不認同優生保健法中的配偶同意權,「生育這件事應該讓女人自己決定要不要,在這個過程中,應該不需要有一個人來審查或是同意。」

鄧惠文認為,生孩子茲事體大,不只女性告訴別人自己要做人工流產會被投以異樣眼光,男性如果被知道讓另一半做人流,壓力可能更大。台灣醫療健康資訊心理學會理事長李玉嬋提出,基於伴侶也會重視生命的留存,國外某些國家會讓專業醫生協助,「會告知另一半並讓他知道有權利參與討論,但最後決定權還是在懷孕女性身上。」

《公視主題之夜SHOW》映後論壇邀精神科醫師鄧惠文(中)、台灣女人連線祕書長陳書芳(左)、法律白話文站長楊貴智律師(右)與談。(公視提供)

有過人工流產經驗的公民來賓三媽則提醒,現今許多人發現自己意外懷孕時,往往不敢找身邊人討論,而是上網發問。對此陳書芳主張,應該要確保女性在需要時能得到中立、客觀的資源,提供專業的關懷與協助,使她們不會成為「孤立的母親」。鄧惠文希望大眾在思考這個議題時能「更有人性」、「更溫柔」,並強調:「如果真的要有更大的主宰,請好好掌控自己的身體,做好避孕措施。」

更新時間|2021.03.04 05:44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