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親愛的共犯》選摘 四之四

文|陳雪 繪圖|王聖光

一樁豪門富二代綁票案,竟牽扯了另一樁虐童案,時隔多年的兩個黑夜,怎麼改變了兩個「家」?一個靠夢境解案的女刑警周小詠,如何面對一群在惡夢中找光的同謀?又為什麼刑與罰擺在眼前,她卻仍暗自希望他們無罪?當摯愛雙手染血,你是否願意奮不顧身成為共犯?

匪選擇在晚上交付贖款,可能為了避人耳目,他要張大安獨自前往,李俊安排兩輛車跟監,他與周小詠在前,另一組人從側翼跟上來。張大安獨自開車帶著裝滿美鈔的黑色後背包,根據指示,先到M飯店,對方又要他轉向,繞往外環道,開了幾分鐘,又要他迴轉,直接開到高鐵站,綁匪說:「你現在帶著錢去買一張南下自由座高鐵票,搭十點二十分的車,從十號車廂上車,先把背包放在行李置放處,然後找一個空位坐下,等候指示。」張大安依照指令下車,到了高鐵站買票上車,李俊與周小詠也同步下車買票,與張大安錯開上車入口,也搭上十號車廂。周小詠查詢這班列車,是每站都停的車次。列車啟動,幾分鐘後綁匪突然來電,要他把贖金留在車上,在下一站B城站下車,張大安旋即在B城站下車,李俊示意周小詠留車等候,自己隨即跟著張大安下車。

綁匪再度來電,要張大安搭上計程車,來到B城某路口的一處工地,綁匪要他在工地三樓等候,說張鎮東半小時後就會出現。李俊調派人手協助調查,自己也同步搭上另一輛計程車跟隨張大安到了工地。

周小詠則在高鐵車廂四處觀看,車廂內乘客不多,但無人接近那個後背包。

張大安焦急地在工地等候,還沒有等到張鎮東出現,綁匪突然來電,大罵:「不是叫你們不要報警?出了人命不要怪我!」李俊察覺行跡可能敗露,要周小詠去察看贖金是否還在。周小詠前往行李置放處,背包還在,她打開背包,贖金原封不動。李俊要周小詠拿著贖金速回T市。

李俊隨同張大安回到張家,與其他警員會合,繼續等待綁匪來電,周小詠稍晚由當地警員護送回張家。同時,警方查到發話電話,來源是一支不具名的預付卡電話。

「我就說過不要報警,把錢交了,讓鎮東早點回家。現在可好了,歹徒看出我們報警了,連贖款都不要,如果他們把鎮東殺了要怎麼辦?」陳婉玲怒罵張大安,也有埋怨警方的意思。

周小詠說:「你先別慌,我們再等等,通常綁匪不會因為警方跟監就放棄贖金,至少會再設法聯繫,要求交付贖款。」

張大安激動地說:「一定是天祥的人綁走了鎮東!那個工地叫做磐石天廈,是天祥建設公司的建案,當初我們幾家建商競標那塊地,鬧了很多糾紛,天祥用最高價標下,最後房子還沒蓋好,公司就倒了,變成爛尾樓,之前還有人來跟我接洽要我去收尾,我沒接,前幾個月天祥的小兒子曾來找過我調頭寸,金額不大,不過被我拒絕了,這種事有一就有二,借下去就沒完沒了。我覺得綁匪也有可能就是天祥的人,因為我們兩公司搶標的、搶開發,幾次交手過程起過衝突,兩家鬧得跟仇人差不多,磐石天廈就是我們最後一次交手的地方,雖然被天祥得標,但最後他們卻弄到出人命,天祥的老闆又中風,衰事連連,後來他們落魄的時候我又不肯伸出援手,他們家人一定很恨我們,到處說是我們去下蠱、作法,還說是我去找人施壓,說不定就是天祥陳家的人挾怨報復,才把鎮東綁走。」

李俊要周小詠去查那個工地的背景,不僅是因為張大安這麼說,而是他比對張鎮東的手機定位,發現最後位置也是在那塊工地附近,他的失蹤可能與天祥建設有關。

周小詠立刻回警局查找天祥建設公司的資訊。天祥公司負責人陳天祥,以蓋商業大樓起家,跟張大安有點相似,那個建案在施工過程發生過墜樓意外,又因為工程糾紛與包商打官司,後來陳天祥中風,天祥公司正處於風雨飄搖的狀態。

警方一方面繼續派員監聽,等候綁匪來電,另一方面加快偵查腳步,鎖定天祥建設,但也不排除熟人犯案。李俊命周小詠等人開始訊問天祥建設相關人士,並且聯繫與張鎮東有關的親友,張大安各個生意合作對象也都要清查。另外,張鎮東二十七日最後通話對象為一名陳姓女子,也要查明陳姓女子身分以及她與張鎮東的關係。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