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邊拍邊籌資 三島有紀子度獨立製片難關

文|項貽斐     攝影|蕭志傑
淺野忠信(右)與田中麗奈在《親愛的外人》中曾各有失敗的婚姻,但對共組家庭充滿希望。(天馬行空提供)

血緣凝聚了家人,但再婚重組的家庭成員,算不算家人?

日本導演三島有紀子,將日本文壇大獎直木賞作家重松清的小說,改編為電影《親愛的外人》,網羅淺野忠信、田中麗奈等明星,探討繼親關係與家人的定義,旁及於家暴、中年降職等問題。影片先在蒙特婁影展獲評審團特別大獎後,又拿下報知電影獎最佳導演與女配角獎,在海外與日本都引發觀眾共鳴。

三島有紀子透露,籌資是拍《親愛的外人》過程中最困難的,甚至要邊拍、邊找錢。但她堅持獨立製片,深入社會現象下的人性,也以作品獨具的意義獲投資者認同。

曾有一次失敗婚姻的田中信,前妻帶著女兒改嫁,他也與第二任妻子奈苗、和她與前夫生的2個女兒,過著平凡安穩的生活。但奈苗意外懷孕,喜訊竟成警訊:工作忽然被降職的田中信擔心養不起、也煩惱女兒們不歡迎小生命、步入青春期的繼女還想投靠親生父親…。

 

2015年日本再婚比例約占26.8%,創歷年新高。《親愛的外人》小說作者重松清也早預見離婚、再婚率升高的現象。

這是電影《親愛的外人》裡關於再婚的故事。根據日本厚生省數據顯示,2015年有63萬5千對夫婦登記結婚,其中再婚比例約占26.8%,創歷年新高。不過《親愛的外人》原著小說早在1996年就出版,當時重松清已預見日本社會離婚、再婚率升高的現象,並透過文字描述相遇成為家人的緣分、同一屋簷下的疏離。

重松清小說《青鳥》《戀妻家宮本》《父子情深》《流星休旅車》等屢屢搬上大小銀幕,48歲的導演三島有紀子是他的書迷,《親愛的外人》原著於1996年出版後她就想拍成電影,但直到6年前認識資深編劇荒井晴彥,才出現契機。重松清當年已與荒井約定「這本小說只讓你改編」,荒井遇到三島後,花2年寫好劇本,三島則開始找資金,接著選角、拍攝。

三島有紀子籌募拍片資金的過程並不順利,「剛開始還在企劃案階段、什麼都沒有時,很難說服投資者。後來心態轉變,覺得與其拜託對方出錢,不如請對方認同這個對日本社會或電影界有意義的作品,彼此反而形成像是夥伴的參與關係。」

幸好《親愛的外人》開拍前已找到大半資金,也以企劃案申請到2016年日本文化廳的文化藝術振興費補助金1100萬日圓(約新台幣290萬元),開拍後仍持續籌錢。三島有紀子記得,有一次到外景地再次勘景後,隔天又向當地企業老闆說明影片會如何拍攝、請對方出資合作,這種邊拍片、邊籌錢的過程,讓她感到非常緊繃。

至於選角,她曾思考過不同的演員組合,最後由淺野忠信、宮藤官九郎、田中麗奈與寺島忍出線。三島有紀子表示,會找淺野忠信飾演中心人物「田中信」原因有三:一是他以往的銀幕形象多是性格特殊的男性,從沒演過安分規矩的上班族父親,較有新鮮感;二是片中的他只要出現,往往帶來緊張懸疑,符合他以往形象;三是片中角色有許多細微變化,只有他能精確詮釋。

 

三島有紀子希望將《親愛的外人》拍出紀錄片的感覺,有如觀察一家人的日常生活,16釐米膠捲的質感最能表達這樣的氛圍。

不過全片最吸引三島有紀子的角色,是片中田中麗奈有家暴前科的前夫、宮藤官九郎飾演的澤田。原著的這個角色是普通上班族,電影卻給他較自由、有創意的職業,改成是隨自衛隊派駐四處移動的廚師。片中淺野忠信與宮藤官九郎分別是田中麗奈現任與前任丈夫,但互為表裡,宮藤可說是淺野的另一種面向。所以選角時特別挑選身高接近的兩位演員,宮藤較瘦、淺野較壯,但遠遠乍看會誤認。

田中麗奈是三島有紀子眼中外表溫柔、內在意志力強韌的女人,和所飾演的奈苗不謀而合。三島特別要求田中麗奈將一頭烏黑長髮,剪染成褐色中長髮,並穿上顏色明亮服裝,以和丈夫幹練的前妻寺島忍區隔。

在演員配合下,三島有紀子有效率地在26天內拍完,花費8000萬日圓(約新台幣2110萬元),並以16釐米膠捲拍攝。三島認為,儘管現在多數電影都採數位攝影,膠捲讓預算提高,但她希望將《親愛的外人》拍出紀錄片的感覺,有如觀察一家人的日常生活,而16釐米膠捲的質感最能表達這樣的氛圍。

《親愛的外人》完成後,不只原著重松清肯定,編劇荒井晴彥更在試映後熱淚盈眶地對三島有紀子說「很享受這部片」,接著在蒙特婁影展成為觀眾最多的電影,並獲頒評審團特別大獎。由於該片是三島繼改編湊佳苗小說《少女》後,再度翻拍自小說的電影,她坦承暢銷小說較具市場號召力,但她是以故事的吸引力選擇題材,每次改編都盡力說服作者,告訴對方電影化的原因。她也透露,版權費有時會因導演和作者的私交而有不同。

 

三島有紀子拍片發想的來源,有時先看到風景,浮現故事;有時先有故事,再尋找合適的地點。

除了改編小說,三島有紀子也自編自導過《幸福的麵包》《葡萄的眼淚》等電影,這2部以北海道和美食為背景的溫馨電影因受歡迎,原創劇本也由她改成小說出版,不少觀眾因電影循線赴北海道旅遊,帶動觀光。三島強調,她發想的來源,有時先看到風景,浮現故事;有時先有故事,再尋找合適的地點。而這兩部片屬於前者,因造訪北海道美景、與當地人相處,有股「想在這裡拍片」的衝動和靈感,也因景色與故事相符,才進一步與當地政府或企業洽談合作。

大泉洋(右)與原田知世主演的《幸福的麵包》拍出北海道的美麗風光。(天馬行空提供)

《親愛的外人》則是先有故事,再找合適的拍攝地。該片多在神戶拍攝,場景別具意義。三島有紀子解釋:「片中淺野忠信有過一次破碎婚姻,遇到田中麗奈會希望一定要幸福,所以選擇住在神戶附近西宮市漂亮的社區大樓,居民都是已婚人士,以家庭為主。藉由環境,傳達角色心境和生活狀態。」另外,神戶有不少坡道,「是父親、又是繼父的淺野忠信,在片中常搭乘電梯,但某些時候又得爬著長長的樓梯,究竟意味什麼,就由觀眾體會感受。」

《親愛的外人》導演三島有紀子(右),和女主角田中麗奈(左)。

更新時間|2018.01.11 04:08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