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謙X一個人的收藏】用耳朵閱讀人生、閱讀世界

文/佘國瑩(鏡好聽製作人)
姚謙的首支Podcast《一個人的收藏》於鏡好聽獨家上線

音樂人同時也是藝術收藏家姚謙的首支Podcast《一個人的收藏》於5月上線「鏡好聽」。他說「人生中沒有停止過的最大樂趣就是閱讀,閱讀音樂、電影、藝術,以及文字的閱讀。」這檔聲音節目,邀請聽眾從心出發,用耳朵閱讀,跟著姚謙一起閱讀藝術、閱讀生活、閱讀世界〜

姚謙寫過不少動人的歌,王菲的〈我願意〉、辛曉琪〈味道〉、庾澄慶〈靠近〉、江美琪〈親愛的你怎麼不在身邊〉、蔡健雅〈陌生人〉……他的歌詞處處帶著詩意,我們總能從歌詞中找到自己故事的影子。姚謙也是以如此詩意的態度來收藏他喜歡的藝術品,在藝術收藏上有近三十年的資歷,不同於許多收藏家將收藏品放在專門的倉庫裡,姚謙則是將近百件藝術品擺在家中的起居空間、掛在家中各個角落,把藝術與日常生活融合在一起。

他謙稱自己是探索藝術的「收藏人」,2015年出版《一個人的收藏》一書,同年作為監製籌拍同名紀錄片,並於2017年上映。2021年,受「鏡好聽」邀請錄製PODCAST,延續同樣的名字,而這次要來分享他所珍藏的五位藝術家的作品,包括常玉、席德進、魯本斯﹝Peter Paul Rubens﹞、洪通及瑪莉.羅蘭珊﹝Marie Laurencin﹞。

《一個人的收藏》PODCAST是關於姚謙的藝術收藏故事,也是其個人生命的一些思考與體悟。姚謙將與大家暢談,因為藝術收藏在生活裡面所產生的思考,他又是如何享受藝術本身、藝術如何為其生命帶來樂趣;而聽眾不僅僅可以聽到這些藝術家與作品的小故事,還能聽到紀錄片《一個人的收藏》原聲帶的片段音樂,以及姚謙獨家為每位藝術家創作的短詩。

「藝術收藏,是件很迷人的事。」姚謙如是說,這就來聽聽錄音幕後,姚謙想為聽眾帶來什麼樣的美感體驗與迷人故事。

 

鏡: 《一個人的收藏》這個Podcast與之前出版的同名書籍和紀錄片有何差異?在Podcast裡聽眾可以聽到什麼不同於前述的內容?

姚: 這個Podcast和前面拍紀錄片或寫書完全不一樣,書是我在藝術雜誌專欄的文章集結,曾發表在大陸的《雅昌》和台灣的《典藏投資》。那麼,紀錄片完全是我個人的熱情,我拿出一年的購買收藏的一部份預算,決定拍個紀錄片,支持紀錄片導演(編按:徐浩軒導演),那時《一個人收藏》的書正在上架,所以我想就整合手邊的資源,而這個題目好像大家也會有興趣,所以就做了。那時候想做,其實更多是要讓導演去發展,因為我更想看看一個完全不瞭解藝術收藏的人,如何看待藝術世界,他以前做的是島嶼寫作(編按:「他們在島嶼寫作」系列電影」的編劇及副導演),是詩歌的紀錄片,而從導演的視角,就是一個誤入叢林的小白兔的角度,可能對我會有一些不同的啟發。

但是,這個Podcast完全就不一樣了,我想試著分享一些不同觀點的看法,對於藝術收藏圈的一些不同看法。Podcast在疫情之後,變成一個遍地開花的一個狀態,而它也不是像過往的媒體是大量的、主流的角度。我覺得我在收藏的資歷上,算是在台灣、華人地區的收藏圈的人認識我,然而我很多的想法並不是那麼跟著所謂的商業主流的,所以我的Podcast,想試著找一些不同觀點,或者給剛進入藝術圈的人,給他一些比較獨立、忠於自己觀點的一個藝術收藏或藝術閱讀法。並且不是聚焦在我收藏哪個作品,而更傾向談論我收藏過程中個人的觀點,我想分享一些非主流以外的事,因為我覺得收藏有更多的是忠於自己,你對人生審美的思想的一些對應,尋找什麼是感動你的,一個跟主流現象、藝術投資完全不同觀點的閱讀藝術法。因此,我想借這一次的Podcast在鏡好聽分享,並儘量說得通俗有趣點。

 

鏡: 這個Podcast希望誰可以來聽?希望聽眾獲得什麼?

姚: 如果對文藝有一點興趣的人,是我的目標群眾,我為什麼這麼說,並不是指我只針對喜歡藝術的人而已。因為Podcast有一個最不一樣的觀點是,重新去「聆聽」這樣一個功能,它普及、能廣泛使用,有著現代科技的方便性,隨時在10分鐘內可以聽一段你覺得有點興趣的,或你想吸收的一些不同觀點或新知的內容。因此,我覺得藉由這個科技之潮帶來的方便,我會想讓更多對文藝有興趣的,透過科技之便,方便聽、片段時間去聽,聽聽我的觀點,吸取一些些養分,關於藝術閱讀能得到的心靈滿足的心得分享,而且用聽的功能來闡述一張畫,其實也是在提醒我另外一種閱讀藝術的方法。而在節目裡我還試著寫短詩,試著把一些新創的配樂放進來,都是因為享受美術所帶來的我的聯想。所以,我不單單只是期待喜歡藝術的人來聽,我想要更廣泛的讓喜歡電影、喜歡音樂、喜歡美術及文學的人。

好久以前我記得做《細看常玉》的展的時候,那時突然一個概念,覺得何其榮幸世上能有幾個人有一張常玉,並不是要炫富,因為常玉賣多貴對我來講沒有意義,最重要是「看」,我在我家房間可以拿著常玉看,所以那時候的概念是,你可以像在自己房間,仔仔細細的看,靠得很近的看,因為在美術館不能這麼近的看,所以我們設計了一個這樣的空間來閱讀、近距離欣賞常玉的畫作。因此設計了一個小房間,一次只能一個人,並決定在看畫時播放音樂,所以找了獨立音樂人陳粒來做配樂。我記得那一次那個單曲配樂的流量很高,而且有很多認識陳粒,但不認識常玉的人來看展覽。因為他們被音樂吸引,覺得音樂很有趣,然後來看展覽,因此知道了常玉,而且很多都是年輕人。

所以我更鼓勵,收藏不一定是花錢買回家這件事,或者是我買一個很潮的玩具,就表示我在潮流之中,別人有KAWS,我也有KAWS。我更希望收藏,是你感受到這個創作的能量,或是別人讀懂的部份,也讓你感受到他也是這麼讀,我們是相近的;或是,原來我們是不一樣的。我們在接觸收藏或者是接近藝術,不是為了投資,不是為了擁有這個財富,或擁有這個認同感,更多是我們在這個世界上,在這個時代之中,大家有一些些存在的感受是可以透過一件藝術品交流,就像一首歌一唱起來,當大家都在唱那句歌詞,才發現原來你也曾經被人家傷害過,也失戀過,我相信藝術也有這個功能。

姚謙在提及他的藝術收藏時,總是興致勃勃,你能感受到從他內心湧出的豐沛情感。

 

鏡: 在節目中你將述說所收藏的五位藝術家的作品與其生命故事,挑這五位藝術家有什麼特別的原因或理由嗎?

姚: 我鼓勵愛好文藝的人能開闊閱讀,我在這個觀點上一直得到滿足,所以藉由這次Podcast,與大家做一些收藏上的一些分享,包括有國際知名的華裔畫家(常玉),這是我非常喜歡也為他辦過展覽的藝術家;還有台灣的兩位藝術家(席德進和洪通),這兩位正好碰到前者今年逝世40周年,後者為百歲誕辰,而台灣剛好有相關的特展,人們會比較有熱點。

西洋的藝術家大家可能比較熟悉的,我也選了兩位,一位是西洋古典的藝術家魯本斯,大家應該聽過,但他的年代很久遠,一般人比較難踏進去,它牽涉到西方的歷史、文化史、美術史跟歷史的關係,當然加上文本、語言等,可能大家比較有一點點門檻,正好我的收藏裡面,有一些故事可說,我就試著引導大家越過那個門檻,因為那個門檻其實一越過,你會發現,原來在平行世界裡的人也是這麼看的,你就會豁然開朗,真實的感覺到一個新的天地。還有一位瑪麗‧蘿蘭珊,我是有一點朝當今社會議題的熱度來選,因為思考閱聽群眾是誰,LGBT是近年的主流議題,而她是一位女同志,她的生命的過程其實可以拍一部很好看的電影,當然還有一點是,他曾經在台灣有過個展,是可以被具像的聯想,這些是我選的原因。

我談的這五位藝術家,會稍微談一下藝術家的角色背景、派系,或他對應給我的閱讀感受,而我收藏的作品又放在我家的什麼位置。我從藝術角度去開闊閱讀這個世界,然後再深刻一點的認識這個世界,所以透過這五位藝術家,想試著分享這個個人經驗,也是我在收藏上我最具像的一個感受。

姚謙說因為他的閱讀比較廣泛,收藏也很寬泛,透過分享這些在收藏上與生活上的經驗和感想,也許能提供大家值得參考的一些生活意見。

 

鏡: 這條收藏之路,對你的生活或工作有什麼影響?近年是否有一些新的思考與轉變?

姚: 藝術收藏最早對我寫歌有影響的就是江美琪唱的〈我愛夏卡爾〉,因為這首歌很紅,因此有一撥人認識了夏卡爾,是比較年輕的人,夏卡爾還變成了一點都會時尚文雅的標籤,以前夏卡爾比較偏哀愁的,只在藝術圈討論,突然一下變成年輕人知道的人,還會拿夏卡爾的畫冊、卡片。

而收藏對我來說,有很多是更深的生命存在的思考,我一直不斷在回饋自己這些,然後我希望透過藝術能再往下深刻的,更深的挖掘閱讀。如果與人交流,我很樂意與別人分享那些又往下閱讀的新思考,新的閱讀後的想法,但又希望可以客觀一點、有趣一點,迴避掉政治、宗教,讓年輕人可以更開放的閱讀,然後覺得我不是個老頭說教,可以愉快的接收這個產業的訊息。

還有就是跨越文化群,不同文化歷史的圈子的體驗,尤其在這五、六年的旅行,我的收藏與旅行是互相照應的。現在的旅行都去我年輕時不想去的地方,年輕時主觀思路會很明顯,想去巴黎、去紐約,那些時尚的地方與美術館;然後年輕時目標清楚,想去電影場景出現的那些地方,就會排掉很多地區,而年輕時刪掉的,變成是我現在要趕緊去的地方。因為這個世界很豐富,現在旅行會去南極或北極,非洲、印度、俄羅斯、土耳其等中東國家,我發現精彩的美術創作文化都會最直接的顯現。西洋古典原本覺得那個歷史跟我沒關係,或像我很早以前在收藏亞洲地區的藝術家作品時,才發覺原來歷史的不同樣貌,從美術史看與跟正史的視角看,會發覺權力擁有者寫的歷史和通過美術史來看,完全是不同故事。所以我現在是,第一會從文化差異不同來觀察,第二是透過美術看歷史,會發覺原來是這麼一回事。當你一直去讀,你就發現像新疆跟回族、西安都連在一起;高加索跟東歐等,彼此間所有的關係都出來了。這個時候你就會看到這個世界這麼的多變,它是一直在演變的,一直在交流的,然後你會發覺這些事在歷史裡面都可以對照得到,而它在美術的表現上,也都可以找到蛛絲馬跡。

 

鏡: 最後,對想進入收藏的新手有什麼建議?

姚: 如果用一個類廣告的slogan,我覺得收藏的快樂不是你擁有什麼,有了哪一件作品,而是你有了收藏的樂趣,樂趣是什麼,你自己可以定義,但是這個時候你可以聽聽姚謙怎麼定義。

因此,先以個人的興趣去買。收藏一定有樂趣,找找看你的樂趣在哪裡,可能不是擁有了哪一件作品,而是你擁有了一個你很確定的快樂。那個動機、那個原因在哪裡,那才是最珍貴的東西,那是錢買不到的東西。

 

後記:

收藏,對姚謙來說是一種對生命的思考與探索,他收藏的不僅是美麗的藝術品,還收藏了他的品味、他的鄉愁、他的情感與他的人生足跡。聆聽更多姚謙《一個人的收藏》Podcast,請鎖定並持續關注「鏡好聽」!

更新時間|2021.06.22 05:13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