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1.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一鏡到底】美麗生化人 成英姝

    作家成英姝在26年前出版《公主徹夜未眠》,掀起一陣旋風,荒謬奇想的風格成為文壇「黑色女王」,她努力跨界、用力玩,有別於一般傳統作家。51歲了,她依然營造出一種特立獨行、瀟灑自在,只為自己而活的形象。近年她父親、妺妹、男友相繼病逝,無情遽變引爆恐慌,如鬼魂般糾纏著自己,她寫新書《再放浪一點》抒發人生體悟,也把個人情感封箱打包。她自認是「生化人」,說自己情感淡漠,我們試圖看見其中的一絲寂寥。

  2.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生化人成英姝1】她是代言SK-II的美女作家 寫作是自己為了「玩」

    作家成英姝在26年前出版《公主徹夜未眠》,掀起一陣旋風,荒謬奇想的風格成為文壇「黑色女王」,她努力跨界、用力玩,有別於一般傳統作家。51歲了,她依然營造出一種特立獨行、瀟灑自在,只為自己而活的形象。近年她父親、妺妹、男友相繼病逝,無情遽變引爆恐慌,如鬼魂般糾纏著自己,她寫新書《再放浪一點》抒發人生體悟,也把個人情感封箱打包。她自認是「生化人」,說自己情感淡漠,我們試圖看見其中的一絲寂寥。

  3.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生化人成英姝2】父親妹妹男友相繼病逝 人生勝利組陷入焦慮症

    只有談到新書時,自信女王的語速才趨緩:「那靈感來自身邊很多重要的人離世,這對我影響非常大,我深刻感覺⋯」她說話向來直球對決、不假思索,這次卻停頓10秒,努力吐出至關重要的結論:「只有做真正的自己,對周邊的人是最好的,任何的扭曲,對旁人都是傷害。」

  4.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生化人成英姝3】她自稱對家人感情平淡 發現「妹妹其實很恨我」

    她自認和妹妹感情好,後來才知道,「其實她很恨我,她的不自由全是因為我的存在,這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我以為她將有一番感性的懺言,她卻冰冷地說:「她憂鬱症很久了,性格上的長久壓抑,造成自信不足,比方我去學武術,就會跟你們講,因為我不怕被評價;但她去學就不會講,她怕被笑、被批評『妳那麼老,還做年輕人的事。』不像我從小就被老師說自信過剩。」信心不足的妹妹只能揮霍金錢,也曾嘗試結束生命。

  5.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生化人成英姝4】談戀愛是一件很娘砲的事情

    成英姝曾以犀利狂妄的筆觸,寫下散文集《戀愛無用論》,展現新時代女性的獨立自主,以及她的感情觀。

  6.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生化人成英姝5】男友告別式上,才發現我們是不一樣的人

    成英姝自稱有「亞斯伯格症」,不善融入群體,也不太跟同學來往,除了剛入行時,有些文壇前輩的喜酒和喪禮會出席,以免不禮貌,否則一般婚喪喜慶她一概不參加。

  7.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心內話】網戀70才開始

    我今年68歲,退伍從台南搬來高雄駛計程車,已經四十餘冬。我偕前某離婚足久,彼一當時,阮後生猶擱咧讀小學,誰知伊今嘛已經娶某。伊佇南科呷頭路,做啥我不知影,有一冬舊曆年,我敲電話欲找伊呷飯,伊講伊愛上班,無閒。伊無閒,我駛車亦無閒,過年駛車擱有加成,父子平常時罕得見面。有一擺,我佇夢時代這排班,一個少年郎按捷運站鑽出來,喊我阿公,我驚一跳,才知阮孫生得這呢大漢,行在路上都不相識了。

  8.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鏡相人間】血染奴工船 權宜船漁工死亡事件

    台灣擁有1,100艘遠洋漁船,每年產值高達新台幣400億元,是海上的漁業強權,卻也因為過度捕撈,被歐盟祭出黃牌警告。去年台灣脫離黃牌名單,看似保住霸主顏面,但海上的剝削和暴力,卻因此躲向更深、無法監管的暗處。1艘由台灣船東經營、註冊在萬納杜的權宜漁船「大旺號」,去年自高雄出海後2個多月,竟發生漁工死亡事件,同船漁工不僅指控台籍船長、大副施暴,也懷疑這些暴力行為可能和漁工死亡有關。我們獨家取得3位曾在大旺號上工作的漁工證詞,試圖拼湊這艘被台灣政府視為「管不到」的外國籍鮪魚船,究竟出了哪些差錯,讓離鄉原是為風光回家的漁工,最後只能化為海上冤魂、再也無法歸返?

  9.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血染奴工船1】大浪來不許進船艙也沒穿救生衣 就算手臂被魚鉤貫穿也不能停工

    台灣擁有1,100艘遠洋漁船,每年產值高達新台幣400億元,是海上的漁業強權,卻也因為過度捕撈,被歐盟祭出黃牌警告。去年台灣脫離黃牌名單,看似保住霸主顏面,但海上的剝削和暴力,卻因此躲向更深、無法監管的暗處。1艘由台灣船東經營、註冊在萬納杜的權宜漁船「大旺號」,去年自高雄出海後2個多月,竟發生漁工死亡事件,同船漁工不僅指控台籍船長、大副施暴,也懷疑這些暴力行為可能和漁工死亡有關。我們獨家取得3位曾在大旺號上工作的漁工證詞,試圖拼湊這艘被台灣政府視為「管不到」的外國籍鮪魚船,究竟出了哪些差錯,讓離鄉原是為風光回家的漁工,最後只能化為海上冤魂、再也無法歸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