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聽人物

  1. 文化

    【好聽人物】藍佩嘉:社會學研究最終是為了理解人,也希望幫助別人來理解他們

    藍佩嘉在唸書時期,台灣社會正經歷解嚴、民主化、社會運動蓬勃發展;原本也想過當記者,結果走上社會學研究者這條路。她積極推動公共轉譯與知識傳遞,透過生命故事探索全球化時代的社會不平等。她說:「研究最終是為了要理解人,也希望幫助別人來理解他們,而不只是為了在很好的期刊刊登出來。社會學知識不只面向學界,也面向群眾。」

  2. 文化

    【7月好聽人物】專訪洪愛珠,談《老派少女購物路線》有聲書

    因為書名,經常被直接當成「老派少女」本人的洪愛珠,對於「老」有她自己的詮釋。畢竟處在對青春比較焦慮的社會。她說在歐洲或其它地方,「老」常常代表「值得信賴」或「較為沉穩」等正面的象徵。

  3. 文化

    銀響力新聞獎首公布 Podcast《鏡相人間》獲年度最具影響力新聞獎

    真正的「#一起變老」會是什麼情況?對邁向高齡化社會的台灣來說,當新聞標題寫著:「74歲病夫勒斃妻,以鐮刀割腕自盡」這樣的「#老老照護」透露了什麼?由鏡好聽與鏡週刊共同製作播出的《鏡相人間》,以「跟你一起變老真的會幸福嗎?—談老老照護」榮獲第一屆JIA銀響力新聞獎-廣播及網路音頻類 【年度最具影響力新聞獎】。本集邀請鏡週刊人物組記者李振豪,談2018年底的人物專題〈一起變老是悲歌 老老照護的照護者故事〉裡的3組長照個案,探詢在台灣這超高齡化社會中,難以被忽視的照護議題。現在就收聽:【鏡相人間】EP02|跟你一起變老真的會幸福嗎?—談老老照護► https://www.mirrorvoice.com.tw/podcasts/12/131

  4. 文化

    老後第四課:陪你走的風光體面

    上一集,我們談到郭志祥和他創辦的善願協會,如何透過集結眾人之力來解決在社會結構輾壓下,滑落到社會底層的一群人。這一集,我們繼續來談,他們在支助這麼多弱勢貧病者的過程中,從中看到了哪些老後的問題;郭志祥跟這些志工們又是如何面對自己的老後?從幫助的人當中,郭志祥也看到了台灣許多所謂「下流老人」的處境,還有跟日本非常類似的「兩代同垮」的現象。現在就來收聽「我和我的老朋友」EP4https://www.mirrorvoice.com.tw/podcasts/109/1851

  5. 文化

    老後第三課:第三人生,新活法

    以下2集節目,老後的第三跟第四課,我會介紹一群默默無名的中高齡志工,他們在人生下半場投入志工的工作,幫助底層人。這2個月,當大家為了新冠疫情,安全的關在家裡隔離時,他們正冒著風險,在為因新冠肺炎死亡的人處理遺體,辦理告別式。這是一群怎樣的志工,我們透過下面2集來認識他們;還有為什麼他們會選擇在人生下半場或退休後,原是可以享受、過好自己生活就好的時光,撥出時間跟金錢來做這些利他的事情?現在就來收聽「我和我的老朋友」EP2https://www.mirrorvoice.com.tw/podcasts/109/1850

  6. 文化

    眼眶都紅了!林靜儀 、姚謙 、馬欣、張潔平、盧怡安等聯手在疫情間用聲音送上暖意

    將近60天的三級警戒,一種新的生活模式已經建構成形,不論接下來將維持警戒等級或趨緩解封,疫情的席捲已經確實改變了我們的生活。「鏡好聽」有感防疫時期人們的壓抑和煩悶,特別邀請9位Podcast主持人錄下留言,分享疫情期間的生活、個人感觸以及祝福,用聲音為台灣社會帶來撫慰與正能量。

  7. 文化

    老後第二課:我不再索求幸福,我自己就是幸福

    對世界的好奇與貪心的想望,讓當年嘉義偏鄉的一個小女子,僅憑靠著護理專長,闖蕩日本跟美國。當人生來到下半場,好奇心持續引領她看到前方的新目標,那是他的藝術夢,娛樂泉源。他是六姨,從小看著助產士母親用著專業維生也幫助人,還有六姨的大姐既為人母人妻,也從不放棄追求自我,六姨不自覺地追隨著母親跟大姐的身影,闖蕩異鄉四十多年,更多的世俗枷鎖脫落了,他更能為自己而活。六姨異於一般女性的性取向,也讓她跳脫被宿命框住的局限。雖然結過婚,有個兒子,但是六姨的生命自始就不依戀執著於男人跟孩子,因而讓他在藝術追求上,走出很不一樣的生命路徑。現在就來收聽「我和我的老朋友」EP2https://www.mirrorvoice.com.tw/podcasts/109/1849

  8. 文化

    【6月好聽人物】詩人療詩─專訪詩人徐珮芬、宋尚緯

    與詩人一起聊療詩,從文字到聲音、構思到實踐,透過詩人之間的談話,面對詩,會不會想起自己曾有過的那份悸動?6月好聽人物,鏡好聽特別專訪了詩人徐珮芬與宋尚緯,分享他們創作時,與詩、與痛、與愛、與聲音的各種連結!

  9. 文化

    老後第一課:同學會—回望青春,這時侯才懂

    各位朋友,什麼時候開始,覺得自己老了?在我們這個歌訟青春、外表的時代,一方面,許多人大概年過23-25歲就開始焦慮自己變老了,甚至15、6歲的青少年提到自己的年紀,已經開始用「我已經15、6歲了」。雖然嚷嚷自己老了,其實我們是很害怕老的,所以我們不太願意認真面對跟討論年老這個話題,總覺得那是別人的事。環球郵報作家伊恩·布朗在他的《60歲,最年輕的老人》一書中就說,「從出生那一刻起,生命中每一刻都在變老,然而我們卻投注大量的精力想方設法假裝這件事沒有發生。所以我們對年長者冷漠。」老者被年輕人視為「他者」,被社會漠視、隔離,直到我們自己也成為他者,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也會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