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生意經】1顆蓮霧天價3千元洞悉富豪口味 不嫌貴還砸重金搶包樹 大果農莊專訪

    余昶佑花8年改良,培育出單顆天價3,000元的全新蓮霧品種「三千胭脂」,每顆重近1斤,討喜粉紅漸層色澤,讓百億身家的富豪、總統級貴客砸重金包樹,只求獨家占有。父親是「蓮霧冠軍」,18年前因病不良於行,余昶佑放棄赴美念書返家幫忙。勤快又有天分,種出大尺寸良果,月賺百萬元,無奈難註冊專利,還遭盜採品種、削價競爭,他打破大量生產,把農業轉型服務業,耕耘自有品牌。洞悉富豪物以稀為貴心態,寧可銷毀8成次級品也不願流入市場破壞行情,以量制價,打造猶如愛馬仕包的精品水果。

    2022/05/19 21:58

  2. 【嬌果躋上流番外篇】1顆賣3千一點都不貴? 蓮霧冠軍這樣教育有錢人 大果農莊專訪

    初接到採訪任務,我以為自己聽錯了!反覆向線民確認「1顆蓮霧要價3千元?!」直到親自走一趟產地,親眼見證全新蓮霧品種「三千胭脂」的開箱處女秀,聽大果農莊主人余昶佑娓娓道來如何培育、鑽研,將蓮霧一步步推向精品化,打造出讓富豪也瘋狂的愛馬仕級嬌果。

    2022/05/19 21:58

  3. 【嬌果躋上流番外篇】天生綠手指卻拒絕再拚量 冠軍青農轉型壯大自有品牌 大果農莊專訪

    台灣農業技術實力堅強,但礙於農地破碎化、人力嚴重短缺,讓許多滿懷理想抱負的新青農,被迫向現實妥協。屏東佳冬鄉「蓮霧世家」農二代余昶佑打破傳統大量生產模式,靠獨家育苗技術與栽種實力,成功把農業轉型服務業,耕耘自有品牌,打造猶如愛馬仕包的精品水果,讓金字塔頂消費者搶著掏錢買單。

    2022/05/19 21:58

  4. 【嬌果躋上流番外篇】看不慣上欺下返鄉務農 旱地拓荒拚成蓮霧冠軍王 大果農莊專訪

    余家在屏東佳冬鄉是出了名的蓮霧世家,余昶佑的父親余日鄉是在地「蓮霧冠軍」王,曾領著產銷班種出19.3度蓮旺果,紀錄至今無人能破,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生前曾委託余家照顧蓮霧樹,待結出果後出動防震卡車,整棵樹運上台北,吃多少摘多少。然而余日鄉在返鄉耕耘前,其實曾任紡織廠領班,因看不慣資方壓榨勞方,自認不適合都市生活,帶著妻子返家拓荒。

    2022/05/19 21:58

  5. 【頭家開講】 他翻轉物流業 打造全台第一個智慧倉儲還插旗海外 永聯物流開發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張建泰專訪

    「台灣有工業園區、科學園區,為什麼不能有物流園區?」8年前永聯物流開發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張建泰,因為想「改變」,對台灣的物流業開了第一槍。身為老牌三星營造第二代,張建泰在父親交給他活化閒置土地的任務後,意外開啟了創業路。原本就有土木工程背景,張建泰又帶回矽谷新創精神,及在哈佛念書時打開的商業視野,用台灣從來沒有的物流地產角度,一手催生品牌「物流共和國」。目前全台共有6個園區、14座國際規格倉庫,使用率幾近滿倉,管理超過570,000平方公尺的倉庫。外界讚嘆他替台灣打造了媲美亞馬遜的AWS智慧倉儲、成功翻轉產業,其實,更先進的OMega大型智慧倉儲設施也預計明年底完工,而張建泰挑戰的從來就不止是下一步。

    2022/05/14 02:51

  6. 【全世界的貨都在這番外篇】跟台積電搶人才 怕高材生家長擔心還辦家庭日說明公司願景 永聯物流開發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張建泰專訪

    張建泰創辦的永聯物流開發,是同時涵蓋地產、營造、科技、物流服務等的新創公司。他花8年時間改變了台灣的物流產業,用人哲學也相當獨特。他喜歡用年輕人,即使沒有經驗也沒關係。

    2022/05/13 21:58

  7. 【台灣老店】不只拜天公、驅邪 他帶領百年傀儡戲團登上HBO 錦飛鳳傀儡戲劇團專訪

    去年在HBO原創恐怖影集《亞洲怪談2:送煞》中,演出驅魔大神鍾馗操偶師的薛熒源,是全台唯一的職業傀儡戲劇團第三代團長。1920年爺爺薛朴創立錦飛鳳,父親薛忠信卻在壯年重病,臨走前,他每日在病榻以錄音機錄下演出祕訣,將家業交到年僅25歲的薛熒源手中。有感傳統酬神、除煞儀式隨著生活現代化漸漸凋零,他發展新劇目到海外表演,也在南部5所學校指導社團上課,在固守傳統的同時,讓百年劇團生生不息。

    2022/05/12 21:58

  8. 【百年劇團番外篇】接下家業怕失傳 他到校園推廣傀儡戲向下扎根 錦飛鳳傀儡戲劇團專訪

    專訪這天,我們和薛熒源約在高雄市阿蓮國中碰頭。他與太太張雪香趁著假日,到學校替準備參與全國戲劇比賽的學生備賽,只見社團學生手持四將戲偶,透過拉動絲線,讓將領時而昂首轉身、時而走起小碎步,偶爾不小心NG,台下一年級的學弟妹笑成一片,氣氛好不歡樂。

    2022/05/12 21:58

  9. 【百年劇團番外篇】破除魔幻面紗 他把傳統傀儡戲變表演藝術演到海外去 錦飛鳳傀儡戲劇團專訪

    待神明開光儀式進行至一段落,薛熒源站在戲棚前,與2位樂師、兒子薛翊揚各自分工,有人搭戲台,有的則從箱子裡拿出懸絲傀儡掛在架上,仔細脫下包覆在戲偶臉上與身上的頭巾。南台灣正中午艷陽高照,戲尚未開演,眾人臉上早已滲出點點汗水。

    2022/05/12 2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