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

  1. 會員專區

    【一鏡到底】我要變成吳宗憲 彭文正

    在Google搜尋彭文正,第1個出現的關鍵字是「彭文正怎麼了」。彭文正怎麼了?以他的名字搜尋新聞,第1頁:論文門、蔡英文、真假博士,第2頁、第3頁同樣,只是多了中天與王又正。再試下個關鍵字「彭文正怎麼了PTT」,結果顯示,2020整年都有鄉民發問:「彭文正怎麼還在打論文」「彭文正現在到底算深綠還深藍啊」「想知道晶玉現在怎麼想」「他住在怪奇孤兒院的圈套裡面,每天都是大選前一天」。昔日台大新聞所教授,為何變成網民揶揄的對象?或許這是一個走過老三台、有線電視年代的老新聞人,失去電視舞台後,在社群時代謀求新發展的故事。

  2. 會員專區

    【彭文正番外篇】 走鋼索都不會掉下來? 人生上半場求學經歷超狂

    2019年《政經看民視》停播後,台派主持人彭文正轉戰YouTube,幾乎天天抨擊總統蔡英文的論文,他去國民黨演講、上中天電視台,人生下半場反差大,看似勝利組的上半場,其實也常有驚無險──只是那時,他還有父親彭贊銜的盼望與羈絆。

  3. 會員專區

    【彭文正番外篇】 懷抱黨外理想卻曾入國民黨? 他只佩服這種人

    在Google搜尋「彭文正怎麼了ptt」,結果顯示,2020整年都有鄉民在問:「彭文正怎麼還在打論文」「彭文正現在到底算深綠還深藍啊」。

  4. 會員專區

    【一鏡到底】蛤蠣湯改寫的人生 Jason Wang

    2017年,美國當紅的廚藝競賽實境節目上,出現了一位台裔參賽者Jason Wang,他端出一碗台式蛤蠣湯,一句「我爸媽來自台灣」,讓地球另一端的小島陷入瘋狂。從當年的節目畢業後,Jason如今在台灣主持美食節目、當料理比賽評審,在美國則巡迴各地教做菜,希望用食物撩撥更多人對不同文化的好奇和認識,一如在美國出生長大的他從飯桌開始熟悉父母的家鄉。在他眼裡,每道菜都具體而微地展現了當地的文化,每次張口,都能是理解和包容的開始。

  5. 會員專區

    【台味廚神番外篇】台美廚藝實境秀比一比 Jason說最大差別竟是善良

    去年10月開始,Jason Wang(王凱傑)受邀出任台灣第一檔料理競賽實境節目《料理之王》的主評審,每集固定坐在評審席上試吃、講評參賽者的料理。從節目參賽者變成評審,Jason每次錄影前都要和經紀人仔細討論腳本及參賽者的料理,事先準備可能用來形容口感或是味道的中文形容詞;每集播出之後也會回頭看自己前一集的表現,「我覺得我更了解這些參賽者要做的事情,我可以給他們比較完整的意見或是想法…任何一個評審的話可以有很深刻的影響,所以我覺得,我覺得真的要選對我要用的字,有的時候maybe講話速度慢一點,或是停頓。」

  6. 會員專區

    【台味廚神番外篇】料理偏執狂Jason 退貨食材只為堅持一件事

    在頭頂《廚神當道》亞軍、「亞洲廚神」等光環前,Jason Wang(王凱傑)從不覺得自己廚藝過人,當時還只是高中音樂老師的他,料理只是工作暇閒時間的興趣,偶爾和家人、朋友聚會時自製創意料理,是最大娛樂。好比一道原本簡單的越式烤牛排,他會自己加入花生、薄荷後包進春捲皮:「花生咬下去是脆的,然後聞到薄荷的香氣衝出來,肉的嚼勁在那邊嚼嚼嚼,越南春捲外皮也很有彈性,」他邊說邊做出咀嚼動作:「你吃完會覺得吃東西很開心,因為所有的都體驗到了。」

  7. 會員專區

    【一鏡到底】鋼鐵茱麗葉 筋肉媽媽

    「#MeToo」反性侵、反性騷擾運動,近年自美國好萊塢引爆後,在全球延燒,許多名人陸續實名說出自己曾遭性侵、性騷擾的經歷。但在台灣,卻少有性侵或性騷擾倖存者站出來響應「#MeToo」運動。邁向40大關的網紅筋肉媽媽,也曾是性暴力受害者,她接受本刊專訪,梳理國中遭性騷擾、高中畢業遭性侵後隱瞞多年的祕密,以及從校園到職場遭遇的性別歧視和霸凌。透過持續書寫、論述,她治癒自己,不願再噤聲,也終於不再責怪自己。

  8. 會員專區

    【筋肉媽媽專訪番外篇】健身網紅的「20、30、40」 她們組「赫拉隊」鍛鍊心智

    筋肉媽媽在受訪時提及,兒時喜愛閱讀《羅密歐與茱麗葉》浪漫故事,但隨著生命經驗的累積,她愈來愈喜歡的角色是天后赫拉(Hera)--在神話裡,赫拉是奧林帕斯山眾神之中地位及權力最高的女神,掌管婚姻、生育與繼承,捍衛家庭,代表女性的美德與尊嚴。

  9. 會員專區

    【筋肉媽媽專訪番外篇】「老婆我來買、買包子…」 筋肉爸爸中風後開口第一句話逼哭筋肉媽媽

    筋肉媽媽花了一個下午和我們回顧成長中的性別事件,她的氣場強而平穩,「我覺得我可以很從容地把它寫出來(她首度公開提及約會強暴事件是在2020年出版的《我愛,我強大》一書中),書寫的過程必須再面對那件事情(性侵案)、必須去整理這20多年來,我內心有過的糾結和思緒…,可以寫出來,就代表我好了。我真的沒事了。對我來說,我終於可以把這件事情放在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