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鏡到底】花椒的溫柔 莊祖宜

    莊祖宜13年前因《廚房裡的人類學家》一書成名,平日勤於在網路上談料理、教做菜,分享與美籍外交官先生林傑偉(Jim Mullinax)和兩個兒子的日常,是美中台最知名的外交官夫人,也是華文世界的知性主婦代表,臉書、微博上一度有超過60萬人追蹤,卻因國際敏感局勢時的一次言論,被捲入政治漩渦,2年後,我們來到美國馬里蘭州洛克維爾(Rockville)市郊的住宅區,經歷網路與現實世界起底的攻擊,莊祖宜在此重啟爐灶,每天養狗養小孩、寫書,藉由料理重拾生活的勇氣,和對人的信任及善意。

    2022/08/13 21:58

  2. 【莊祖宜番外篇】疫情教會莊祖宜的事

    5月我們赴美拜訪莊祖宜,當時各州多已解封,儘管路上仍有部分民眾戴著口罩,相較兩年前疫情剛起時,已可稱是恢復「正常」生活。

    2022/08/13 21:58

  3. 【莊祖宜番外篇】莊祖宜:「我不是沒被欺負過的人了」

    一進到莊祖宜家,一隻雪納瑞犬熱情向我們撲來,莊祖宜向我們介紹:「這是django。」小狗興奮地在我們腳邊嗅聞,她塞給小狗一塊零食。「養狗一方面是疫情,一方面是在社交媒體上被攻擊很嚴重,先生覺得需要轉移注意力。牠剛來的時候才8個星期大,每小時要帶牠出去大小便,像照顧一個小嬰兒一樣,注意力全在牠身上,根本沒時間注意別人在說什麼…牠真的是我們的救命恩人。」

    2022/08/13 21:58

  4. 【陳明章番外篇】陳明章與林正盛 2個男人被離婚激發的友情

    陳明章愛酒,也曾經在1993年,因為經濟壓力與尋思靈感酒精中毒過。不過之後他戒酒8年,近年才又開始少量喝一些。雖然他愛喝,卻也不是跟誰都能喝。近10他幾乎只與好友導演林正盛2個人對飲小酌。

    2022/07/23 21:58

  5. 【陳明章番外篇】用音樂寫歷史 陳明章的5個音樂劇夢

    1989年,黑名單工作室《抓狂歌》專輯打開「新台語歌」大門後,1990年陳明章發行了第一張個人專輯《下午的一齣戲》。裡頭收錄陳明章20歲到30歲階段所累積的作品,而當初陳明章與作詞人陳明瑜2人是以音樂劇作為概念,進行組曲的創作。

    2022/07/23 21:58

  6. 【一鏡到底】缺愛的台灣 矢板明夫

    矢板明夫疫苗連打3劑高端、了解台灣歷史、同情台灣的國際處境,他頻頻接受訪談邀約、上政論節目,總能以幽默的口吻批判中國。在石斑魚、鳳梨禁輸入中國時為台灣說話;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遭槍擊過世,為台日友好交流而奔波的他,亦是台灣社會理解日本重要資訊的來源。他曾經3次被粉絲請客吃飯,粉絲感謝他愛台灣、挺台灣,誇他比台灣人還台灣人,甚至希望他在台灣從政。一個外國人對中國與台灣了解之深,來自於日本在華遺孤的成長背景。年少立志從政,又踏上記者這一行,加之10年駐北京記者經驗,讓他能以不同的觀點,為台灣說話、敲小心被中國騙的警鐘。在他眼中,台灣是國際上缺愛的孤兒,「愛台灣」一詞泛濫,來自於台灣社會充滿了危機感。

    2022/07/11 21:58

  7. 【一鏡到底】喜劇之王 朱延平

    朱延平1981年與許不了合作電影《小丑》大賣,此後引領風騷40年,拍攝上百部電影,類型多元,涵蓋黑幫、戰爭、色情片,其中更以與許不了、豬哥亮合作的喜劇最為人稱道。他的崛起與台灣新浪潮的興起幾乎同步,關於侯孝賢、楊德昌的研究車載斗量,但關於朱延平的討論卻付之闕如,他早年對拿獎會有執念,《異域》為了拿金馬獎而拍,卻一無所獲。拿不到金馬獎沒關係,那就當他們的老闆,2009年朱延平擔任電影發展基金會董事長,變成金馬獎的上級指導單位,他笑嘻嘻地說:「我從來沒拿過金馬獎,但我現在是他們的老闆,拿不到它,就做它的老闆,好好照顧它。」

    2022/07/08 01:28

  8. 【朱延平番外篇】因為金城武 朱延平差點和楊德昌合作了

    朱延平的《小丑》於1980問世,侯孝賢的《兒子的大玩偶》出品年份是1983年,扳指算算,朱延平的崛起與台灣新電影的興起幾乎同步,始終沒有交情。台灣新電影的研究至今車載斗量,但關於朱延平與他那個世代的商業電影的討論卻付之闕如,「到現在還是有人看到我說『導演你的《搭錯車》,我哭死了』,我說『那是虞戡平』,『啊真的啊,你的《報告班長》我笑死了。我說『那是金敖勳』。『啊,那你拍過甚麼?』他一頭霧水地問。大家對商業導演的討論比較少,我覺商業與藝術相輔相成。新電影為國爭光,是台灣的榮耀。但《魯冰花》《報告班長》、許不了這些電影是台灣的集體記憶啊,這兩種電影各有各的代價和貢獻。」

    2022/07/08 01:28

  9. 【朱延平番外篇】那一回,侯孝賢打趴了朱延平

    朱延平和李行,兩個世代的導演,一老一少,私交甚篤,朱延平說李行是他「最好的麻吉」,「其實我接基金會董事長,有一半原因是為了李行。基金會底下還有一個兩岸電影交流委員會,他是會長。每一年我都問他還想不想當會長?想當的話,我就繼續當董事長,支持他。」李行導演去年過世,臨終在病榻前將兩岸電影交流委員會的工作囑託給朱延平,朱延平臨危受命,誠惶誠恐。但要認真算起來,他1989年拍《傻龍出海》乃台灣第一部去大陸拍攝的電影,乃真正兩岸電影交流第一人。

    2022/07/08 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