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現場

  1. 會員專區

    【北車站的日與夜1】他是「盯著台北車站的一雙眼」 這裡150名無家者都能叫出名字

    阿吉是「盯著台北車站的一雙眼」,睡在東南西北四方位約150名的無家者他全叫得出名字,知道誰在哪打工、誰有家人子女,誰又無依無根。街道上的動靜,全在阿吉眼中。疫情爆發後,有些無家者談論著能否禁止移情重災區的人到車站來露宿,阿吉倒覺得最該團結的時候,別搞分化、排斥的舉動。焦慮在蔓延,車站的飲水機貼上禁止使用的告示,無家者更難找到熱水沖泡麵,但泡麵是他們最易取得的食物之一。固定送餐的善心人士也不來了,阿吉還不知道,接下來怎麼辦⋯⋯

  2. 會員專區

    【時代現場】畫地為牢 疫情來去下的北車無家者

    阿吉是「盯著台北車站的一雙眼」,睡在東南西北四方位約150名的無家者他全叫得出名字,知道誰在哪打工、誰有家人子女,誰又無依無根。街道上的動靜,全在阿吉眼中。疫情爆發後,有些無家者談論著能否禁止移情重災區的人到車站來露宿,阿吉倒覺得最該團結的時候,別搞分化、排斥的舉動。焦慮在蔓延,車站的飲水機貼上禁止使用的告示,無家者更難找到熱水沖泡麵,但泡麵是他們最易取得的食物之一。固定送餐的善心人士也不來了,阿吉還不知道,接下來怎麼辦⋯⋯

  3. 會員專區

    【北車站的日與夜2】無家者並非都好吃懶做 單親爸為女兒賺補習費還學親職教育

    而白日裡大多只剩體力與精神狀況無法負荷工作的無家者,會沿著車站外圍溜躂。「你不要看這邊的人大多上了年紀,他們都很勤奮,有工作就會去做,洗車、洗碗、掃地⋯⋯,中風還去舉牌的也有。」阿吉說,有時不同政黨的人需要人頭在造勢場合充數,也會到車站附近招工,「一次600、700,有人今天去統促黨的場,明天去獨立建國的場。」邊說,阿吉邊笑出聲。

  4. 會員專區

    【北車站的日與夜3】子女扶養有名無實 無家者申請福利受阻只能打官司

    王芃和阿德原本非親非故,王芃的兒子與阿德的二兒子是國中同學,王芃的兒子唸書時曾被欺負,阿德的二兒子出手相助,兩人因此相識。阿德來街頭流浪後,王芃曾到萬華去尋過他,「找了好幾天沒找到,後來我才在台北車站這裡找到人。」王芃會幫阿德把衣物帶回去洗,三天兩頭便來車站看看阿德過得如何。

  5. 會員專區

    【北車站的日與夜4】送餐的人怕群聚不來了 無家者連想泡麵都找不到熱水

    有些無家者談論著能否禁止移情重災區的人到車站來露宿,阿吉倒覺得最該團結的時候,別搞分化、排斥的舉動。焦慮在蔓延,車站的飲水機貼上禁止使用的告示,無家者更難找到熱水沖泡麵,但泡麵是他們最易取得的食物之一⋯⋯

  6. 會員專區

    【時代現場】高溫下的電力政治危機:513、517停電報告

    高溫、少雨、新冠肺炎升溫導致民眾在家工作,2021年的環境與社會生活變遷,是台電供電的新挑戰。5月13日、17日兩日突如其來停電,造成民眾生活不便;缺電疑慮瀰漫、核四商轉呼籲再起,直攻8月2起與能源相關的公投案。能源轉型,究竟出了什麼問題,轉型之路,能否順利?

  7. 會員專區

    【時代現場】當調查記者蔡玉玲被送上法庭 香港新聞自由的罪與罰

    「721事件」是2019年香港反修例運動一抹難以磨滅的記憶,當晚大批白衣人分別在元朗街頭及西鐵站以棍棒、藤條等武器無差別襲擊市民,多人浴血受傷;警方被指拒絕報案、冷處理涉案疑犯,屢遭質疑是否與惡勢力合作。然而,640多天過去了,第一個因為「721事件」被定罪的人,是追尋事件真相的香港電台資深記者蔡玉玲。她為公營廣播機構香港電台製作2集被譽為「新聞學教材」的專題報導,但政府事後卻指控她的調查手法不合法,將她送上法庭。4月22日,法庭判她有罪。與此同時,委聘她的港台亦陷入風暴之中,這個原本以編採獨立享譽國際的傳媒機構,近年面對連番打壓。

  8. 會員專區

    【時代現場】仰光現場報導 政變之後,凋敝經濟下反抗的緬甸人

    緬甸軍方2月1日發動政變,罷黜民選政府,引發民眾激烈抗議,軍方以暴力鎮壓,迄今至少造成700人死亡。在軍方強壓下,抗議行動稍稍平息,但隨之而來的是民生經濟凋敝,市道蕭條,網路大半中斷,本國企業和外商公司員工連上班都感到不安。《鏡週刊》特約作者自政變以來堅持駐守仰光,報導緬甸年度經濟成長預測,如何從原本的2%變成負20%。

  9. 會員專區

    【時代現場】被遺忘的牙齒 身心障礙者的口腔健康誰把關

    進牙科、看牙齒,對絕大部分人應該都不是件輕鬆簡單的事情;何況是精神、智能障礙者、失智老人甚至是盲人。他們的口腔健康更是經常被忽略,2005年統計,智能障礙者蛀牙率高達91%,45歲以上平均1人17.68顆蛀牙、缺牙和補牙。該如何為他們的口腔健康把關?他們怎麼看牙齒?醫師要受什麼樣的訓練,做好哪些準備? 而我們的國家,又投入了多少資源來照護障礙者口裡那些陰暗潮溼,卻關係全身健康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