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現場

  1.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我是黑道情報員1】靠色情行業起家25歲開夜總會 他偷渡香港被吸收當情報員

    從清末的辛亥革命、二戰後的228事件、80年代的江南案,在不同時代的政治事件裡,都可看見幫派兄弟穿梭其中的黑影。在台灣,除了竹聯幫之外,本土角頭到底與政府維持怎樣的關係?在高雄秀場名人戴崇慶身上看到了這樣的軌跡。他不僅參與1960年代的香港情報工作,也在美麗島事件打擊黨外勢力。他和江南案的陳啟禮都拒收政府的酬勞,說一切行動都是為了愛國。2000年之後,政治版圖改變,愛國的戴崇慶試著加入民進黨。當賭博、色情都網路化,連包工程門檻也變高了,兄弟愈來愈難混。竹聯大老張安樂說,政治立場不重要,愛國也不知愛哪個國了,還是眼前有錢、有利益最重要。

  2.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我是黑道情報員2】他化身愛國僑胞仙人跳日商 「自由影人協會」竟是情報站

    1972年中日本宣布與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斷交後,附帶在政治斷交背後的,是日本承諾原本從台灣進口的輕工業產品零件,轉向中國採購。這時,戴崇慶又接到新的任務,要在香港攔截參加廣州商會的日本商人,並在台灣國慶日組織百人工商訪問團訪台,以安定當時的社會民心。如何截這些日本商人?戴崇慶的手法也很具有黑幫色彩:先是利誘,利誘不成,再色誘仙人跳。這個「戴氏風格」一直到2000年,他也對當時的高雄市府機要人員行色誘仙人跳,引發糾紛。

  3.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我是黑道情報員3】帶兄弟鬧場美麗島抗爭 林宅血案戴崇慶也是嫌疑人

    戴崇慶1981年回到台灣,也回到昔日熟悉的八大行業,經營酒店和西餐廳,並結合當時流行的餐廳秀,日入斗金,黑白兩道通吃。同一時間,台灣的民主化運動風起雲湧。「黨外」力量循「議會」和「街頭」兩條路線衝擊、挑戰國民黨政權。面對挑戰,國民黨也以執政優勢動員各種社會力加以反制,戴崇慶就在這樣的情況下,藉著與警備總部等情治單位的配合,「參與」了許多歷史現場。他自稱,當時的許多反制舉動,都直接由警備總部時任南警部司令常持琇直接授意。常持琇正是當年鎮壓美麗島事件的指揮官。

  4.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我是黑道情報員4】藍綠當家都拉攏黑道 大哥:有錢就好不問政治立場

    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趙永茂將台灣黑道分為幾類:最早農業社會宗族倫理尚有約束力,一個村可能有一到二位角頭,是社會型;60年代開始,都市化加速,城市經濟發展,有錢的地方便開始有黑道,「兄弟」發展地上與地下的行業,像是賭博、妓院、毒品等,是經濟型黑道;80年代中後期開始,隨著政治開放,「兄弟」開始大量借由選舉洗白,介入政治,是政治型。

  5.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時代現場】她燒了她的夢 一位醫學生的縱火軌跡

    1年多前,1名醫學生縱火燒屋,導致家人非死即傷。外界認定,這是高壓管教引發的家庭糾紛。但本刊追查發現,「好好讀書,將來當醫生」,社會對青少年職涯發展的扁平想像與僵化醫學教育,才是誘發悲劇的根源。

  6.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醫學生為何縱火1】人緣佳甜心學霸 她縱火後「希望台灣人殘酷死去」

    1年多前,1名醫學生縱火燒屋,導致家人非死即傷。媒體起底她曾寫下的怪異文字,將她母親貼上「虎媽標籤」,但本刊追查,醫學生的失序,其實跟社會價值的投射有關。

  7.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醫學生為何縱火2】胡言亂語不睡覺 崩潰的她渾身骯髒出現在澎湖

    醫學生劉小如在職涯選擇時,聽從父母建議醫科,7年過後,她的個性卻有了極大轉變,實習期間學校同學與師長都發現她精神出現異常,但她始終沒有就醫。

  8.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醫學生為何縱火3】白色巨塔的黑祕密 醫學生學救人卻不敢救自己

    高中升大學是思覺失調好發年齡,這階段不僅是青少年自我探索成長期,同時也是他們人生初次職涯發展的十字路口,縱火醫學生的矛盾糾結並非她一人獨有,社會框架與醫學教育的封閉,如同一道緊箍咒,讓他們進退維谷。

  9.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全文】香港抗爭一年後 記者、救護員、社工的精神創傷

    香港大學精神醫學系8月初發表了1份最新研究發現,超過1萬1千名自願參與網上問卷調查的香港人中,4成出現中度至高度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症狀;超過7成中度到嚴重抑鬱,有3成6的受訪者同時出現2種病徵。反修例抗爭1年後,香港人的精神健康已亮起紅燈。特別是在抗爭現場的「中間人」—記者、義務救護員、社工,他們身在烽火中忙於紀錄歷史、救人、調停警民暴力衝突,但他們自身壓抑的情緒如何渲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