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1.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鏡相人間】被偷走的人生 周子飛囚籠去來40年

    1986年,遭瘖啞榮民張雄囚禁6年的8歲原住民兒童周子飛被警方自囚室救出,因成長過程缺乏刺激,他完全無法言語。這則戲劇性的「啞童」故事轟動一時,新聞沉寂後,他短暫輾轉於原生家庭與寄養家庭間,最後被中原大學副教授戴浙收養,從此隱入人群,受過義務教育,投入不同的勞力市場,為自己掙取生活所需。

  2.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被偷走的人生1】男童遭囚6年玩伴只有精障養母 被救出時說不了話

    1986年,遭瘖啞榮民張雄囚禁6年的8歲原住民兒童周子飛被警方自囚室救出,因成長過程缺乏刺激,他完全無法言語。這則戲劇性的「啞童」故事轟動一時,新聞沉寂後,他短暫輾轉於原生家庭與寄養家庭間,最後被中原大學副教授戴浙收養,從此隱入人群,受過義務教育,投入不同的勞力市場,為自己掙取生活所需。我們找到他時,距離2歲幼兒周子飛被擄走囚禁的1980年,已經過了40年。彷彿有人偷走他的人生,周子飛自幼歷經被抱走、被收養,以及被終止收養,沒有人問過他的意願。面對命運的刁難與世界的惡意,他幾度不自量力地還手,企圖奪回生而為人的自由、尊嚴與選擇權。

  3.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被偷走的人生2】白色是最恐懼的顏色 肥肉加蛆當飯吃他出門還被繫狗鍊

    白色是另一道明亮的顏色,那通常是食物的顏色。張雄有時會買來一袋白色液體,許多年後,周子飛推測那是豆漿。有時,張雄端來粥狀物或液固體混合物,「後來猜,應該是讓我吃餿水。餿水裡面有肥肉和蛆,蛆在稀飯裡面滾動啊…蛆都吃下去啊,我每次都吃好幾隻,」他一邊作勢攪拌空氣,模擬蛆隻在粥裡靈活翻騰。

  4.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被偷走的人生3】教授收養卻被當成研究對象 他連大小便都得入鏡

    事實上,周子飛獲救後,曾被送回五峰鄉老家,然而周家食指浩繁,沒人能照應「失而復得」的孩子,更沒心思與他溝通。一個多月後,周子飛又被帶下山,安置在桃園一處寄養家庭,印象中的「新媽媽」是個老師,「教我鋼琴、唱歌、寫字…我覺得她好像很嚴格,會打人一樣。」還沒學會說話,就被要求寫字,他坐不住了,「反正一進到她家就是做功課,做完功課就是教音樂。do re mi fa so la si do。我待不住啊,就哭啊,鬧啊。」

  5.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被偷走的人生4】「啞童」被診斷智能障礙 打躲避球他全場最耀眼

    我們在周子飛住處進行訪談,請他多談童年和青少年記憶。戴浙數度打斷補充:「他很會打架,當然我們不鼓勵打架啦,但沒人敢跟他打架。」他讚賞周子飛的體能,「躲避球很強,騎腳踏車很強,小時候他騎腳踏車載同學,一趟賺10元,我大兒子說:『爸爸,我們可以靠他(周子飛)賺錢耶。』」沉默良久的周子飛這才補充,「其實我跑一趟是賺15元。」戴浙接著評論,周子飛的運動才能和原住民血統有關,「這是優點。」

  6.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被偷走的人生5】 敲鍵盤花10分鐘才找到ㄅ 他迷上電玩一路打到冠軍

    周子飛在國中時期接觸電腦,他學人上網咖,想跟網友聊天,卻連敲鍵盤都有問題。「打電腦鍵盤,ㄅ在哪裡我都…我差不多找了十分鐘。好不容易,找到一個ㄅ。」

  7.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被偷走的人生6】他遭虐「心裡死過兩次」長大才敢說 養父卻拿養狗反駁

    受訪後的接連幾天,身心受虐的回憶汩汩湧出,他陸續傳來:「我最清楚,國小一二三四年級經常煮飯做菜,給他們兩人(戴浙、戴浙長子)吃。是被逼的做。不小心煎魚,煎到黑,我又開始被養父打。簡直魔鬼人間,哭天喊地,一直掉眼淚。」「其實做家事,煮飯,我根本不想做,(但)不做(就)要被打。」「洗衣服、察(擦)地、煮飯、泡茶 ,都我一人做。(戴浙的親生)大兒子就睡覺或玩…養父看電視、睡覺。」

  8.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被偷走的人生7】四處飄零人生還在突破極限 他想出書寫自己的故事

    時序入秋,周子飛幾經躊躇,決定帶我們回到海拔800公尺的五峰鄉老家看看。他算算30年來的回鄉次數,扳著十隻指頭就能數完。國中畢業時,他回來待了幾個月,適應困難,又離開原鄉。行過崎嶇,周子飛推開未上鎖的咿呀鐵門,上樓入室,見到午睡中的母親,喚了一聲,「媽,我是子飛啊。」

  9.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被偷走的人生番外篇】她的人生也被偷走 從美國公眾視野消失的「野孩」金妮

    虐童案不分國界,周子飛遭囚失語案例並非偶然。1950年代末期,美國女孩金妮(Genie)遭生父囚禁,與世隔絕長達12年,1970年獲救時,13歲的她不會言語、幾乎無法吞嚥或咀嚼。不但如此,沒有經歷社會化的金妮,時常淌著口水,一緊張就會大小便失禁。「當她走進洛杉磯縣立福利辦公室(Los Angeles County Welfare Office) 時, 這個駝背畏縮的流浪兒握著雙手,像隻兔子」,據《衛報》報導,1970年10月,金妮被患有白內障的弱視母親從父親手中救出,當時她的母親試圖尋找能為盲人服務的辦公室,卻誤打誤撞走進另一間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