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尼戴普回到證人席 安珀聽到罵她的簡訊哭了

文|娛樂組
強尼戴普再次回到證人席上,回擊安珀之前的證辭,同時也爆出更多咒罵前妻去死的簡訊。(東方IC)

強尼戴普(Johnny Depp)控告前妻安珀赫德(Amber Heard)毀謗官司,在美國時間5月23日週三的法庭證辭,最大的戲劇性除了前女友凱特摩絲(Kate Moss)以外,就是強尼本人又回到證人席。他也趁機一口氣回擊之前安珀的說法、撇清跟攻擊安珀網軍的關連,還有爆出更多臭罵安珀的簡訊,終於讓她當場落淚。

在強尼律師的要求下,他回到證人席作證,當然是別有目的,主要是反駁之前安珀的單方面說法。他首先全盤否認任何關於家暴的指控,表示都是子虛烏有,這6年來他忍氣吞聲,就是要把真相說出來。

他表示安珀的證辭都是瘋了、無法控制、可怕、令人髮指、荒謬與羞辱,之後又加上了痛苦、虐待、滑稽、無法想像的殘酷、冷酷,以及全盤都是虛假謊言,「不管發生了什麼,我來到這裡都是說出實話,那些我已經背了6年的真相。」

此外他還說關於《水行俠》(Aquaman)的戲份,是他出面幫安珀爭取到的,但之前安珀在法庭上說是自己試鏡贏來的。對此他反駁,「那不全是真的。」強尼表示在安珀試鏡後,「她問我能不能跟電影公司談一談。我打了通電話,跟3位高層談過,...我告訴他們—我只能說她最後拿到那部片的合約,因為我某種程度上抑制了他們的憂慮。」

此外最近強尼的律師亞當華德曼(Adam Waldman),被證實跟網路上許多詆毀安珀的網軍似乎脫離不了關連,暗示強尼很有可能利用他趁機帶風向,對此強尼在法庭上撇清關係,表示2020年亞當發表3篇聲明指控安珀是騙子,他堅持自己沒有涉及起草這些聲明。

之後換由安珀的律師團隊詰問強尼,出示2017年的簡訊當作與某人上過床的證據,表示這都是他曾寫給某位女性,但強尼否認,表示很有可能某人拿了他的手機,然後偽裝是自己發送的,「有時候你把手機交給別人,人家就這樣送出去了。」

另外一封2016年8月15日的簡訊,那是同年安珀在5月向法院提出請求離婚、對強尼申請家暴保護令之後,強尼在簡訊中聲稱安珀正在「乞求全球對她完全的羞辱」「她會如願以償的。」「我毫不留情、沒有恐懼、也沒有一分一毫的情感,或者我曾把這位拜金女當成真愛,地位低下,便宜,一攤爛泥,鬆弛又沒重點的賣肉者...我真的很他媽的高興她想跟我鬥!!她一定會自討苦吃!!我真的等不及把這爛咖從我人生中踢出去!!!」

簡訊還有其他內容,包括稱呼安珀是「廉價的脫衣舞孃」,「我戴手套也不想碰她。我只希望她得到報應,然後掛掉。」當安珀聽到強尼希望她死掉的簡訊時,顯然情緒潰堤,忍不住搖頭、擦去淚水。

此外強尼也在簡訊中罵了伊隆馬斯克(Elon Musk),但稱呼他是「軟體動物」(Mollusk),「讓我們看看軟體動物是否有一對...來跟我面對面時...我會向他展示他從沒見過的東西...好比,當我把他雞雞切掉時,雞雞的另外一面。」4月開庭時,強尼戴普曾在法庭上承認,咒罵前妻去死的簡訊並不光彩,但也辯稱黑色幽默向來是他抒發的一部份。更奇特的是,他願意承認那些咒罵前妻的簡訊是自己寫的,但寄給別的女人說要上床的簡訊,就推託說是別人用他手機發出去的,不得不說強哥的邏輯真的很特別。

更新時間|2022.05.26 08:00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