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萬花筒
2016.11.16 14:19

大船轉彎難 川普選後立場微調

建制派和草根派角力登場

文|謝樹寬

川普選戰的一個重大訴求,是要到華府「徹底清理門戶」(drain the swamp),打破菁英階級政商體制的壟斷。不過從他選後宣布的人事任命和媒體訪問的談話看來,選民期待他打倒菁英的希望可能要落空了,川普入主白宮後的美國政治,可能只是政治光譜從左往右的擺盪,而不是一場翻天覆地的革命。

白宮人事交接規模 川普大感意外

歐巴馬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接見總統當選人川普。(畫面取自東方IC)
歐巴馬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接見總統當選人川普。(畫面取自東方IC)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選後受邀到白宮,由歐巴馬導覽並簡單介紹國政的運作。對於白宮運作的規模,顯然超乎川普的預料之外。

據參與這場會議人員的說法,川普的助理事前似乎並不知道,在白宮西廂(West Wing)整個幕僚團隊不能留任,在歐巴馬任期結束之後必須全部撤換(總統行政辦公室總計有1869名正職員工!)。歐巴馬在會後承諾他打算幫川普對交接事宜「再家教惡補幾次」,川普也意外說了一堆歐巴馬好話,說他「很棒」、「很聰明」、「很親切」、「很有幽默感」。甚至選前他信誓旦旦要把它推翻的歐巴馬健保(Obamacre),他也說要把其中「好的部分保留下來」。

「我發現他好棒棒。我發現他非常聰明、非常親切。很有幽默感,在討論嚴肅困難的議題時努力展現幽默不簡單,而我們談的正是非常困難的議題。」
I found him to be terrific. I found him to be — very smart and very nice. Great sense of humor, as much as you can have a sense of humor talking about tough subjects, but we were talking about some pretty tough subjects.
川普訪白宮後對歐巴馬的評論

這並不是選後兩人就徹底轉性成了好友,倒是反映了極端對立的陣營政權移轉的尷尬和大船轉彎的困難。

對川普而言,在面對反對者的示威和杯葛之外,光是安撫協調不同立場的支持者就夠讓他頭痛。

川普人事任命 「建制」「草根」權力平衡

星期日,川普宣布了他當選以來最重要的人事任命,極右派媒體人、川普選戰的操盤手巴農(Stephen Bannon)擔任白宮的策略長兼資深顧問,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蒲博思(Reince Priebus)則是他未來的白宮幕僚長。

巴農是讓美國主流媒體側目的人物。在擔任川普選戰執行長之前,他是美國極右派媒體網站布萊巴特新聞網(Breitbart News)的執行主席,經常散佈反猶太人、反伊斯蘭、反女性主義的言論,據《紐約客》的報導他在2014年接受媒體訪問時曾說自己是「列寧主義者」,因為「列寧想要摧毀國家體制,我的目的也是如此。我想要推倒一切,摧毀今日所有的建制。」(不過如今記者追問時,他卻說不記得自己說過這樣的話。)

這個反體制的爭議人物,將是未來川普的白宮裡最有權力的人。

論功行賞,安排自己選戰的頭號功臣其實無可厚非,不過上任後川普也必須仰賴共和黨在國會的幫助。所以幕僚長選擇了與國會關係深厚的蒲博思。雖然被貼上「友台派」的標籤,不過他並不曾競選過公職,他的角色真正關鍵在於嫻熟黨務運作,而且和共和黨內第一號人物,現任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關係深厚。

準備在未來的川普政府中任職,目前積極運作的主要有三大勢力:共和黨內部的「建制派」,反對體制走民粹路線的「草根派」,以及川普的兒子女兒和自始自終堅定支持川普如朱利安尼(Rudy Guiliani)、克里斯帝(Chris Christie)這類的「自家人」。

目前在外界猜測川普未來的內閣人選時,多半也是根據這三方人馬可能的人選沙盤推演進行大猜想。

選後立場微調?面對媒體川普收斂言詞

不過,除了人事上的妥協折衝之外,真正需要調整的問題,可能是川普選前政見如何在選後落實。過去一個星期來,川普面對媒體訪問,少了過去煽動、撕裂的言論,多了些委婉溫和。對照他過去的言論,未來的政策方向可能會有不小的調整。

墮胎

在選後第一次接受CBS電視台《60分鐘》節目專訪中,川普對於墮胎議題維持強硬立場。他在選前承諾要提名反對婦女墮胎權利的最高法院法官,推翻1973年的「羅訴韋德」(Roe v Wade)案例,把墮胎議題交由各州決定。主持人問他對於想實施墮胎的婦女該怎麼辦,川普說,「呃,她們恐怕去其他的州想辦法。」

移民

在移民問題上,他提到打算在美墨邊界蓋的圍牆,可能有些部分只是圍籬。他提到優先工作是遣返大約兩百萬至三百萬他認為具危險性或是有犯罪紀錄的移民。他說沒證明文件的移民有些是「很棒的人」,他在保障邊界安全之後會考慮如何處置他們。這和他選舉是宣示要遣返1100萬無正式文件的移民,說法似乎軟化了不少。歐巴馬在他的八年任職期間,總共也遣返了約兩百萬沒有合法文件的移民。

東亞安全

選前川普曾說除非日本和南韓多付點錢,美國不應該繼續提供協防,並且認為日韓兩國應該有自己的核武。不過在當選兩天後,他與南韓總統朴槿惠通電話時立場似乎完全改變。他在十分鐘的電話裡說,為了兩國的安全,美國會與南韓繼續軍事合作「直到最後」。他說美國會堅定並尊重與南韓合作,對抗不穩定的北韓。

歐巴馬健保

川普過去主張廢止歐巴馬健保,在選後他立場似乎有部分保留。他說將會支持保障現有已投保病患的健保,並且讓26歲以下子女可以繼續留在父母的保險方案裡。

學生貸款

美國大學的昂貴學費是選戰的主軸之一,民主黨桑德斯主張推動類似歐洲大學免學費的制度,希拉蕊則推出家庭年收入12萬5千美元以下的學生免公立大學學費。而川普則說他要廢除教育部,並把聯邦政府負責的學生貸款民營化。目前還看不出高等教育制度是否會出現劇烈改變。而十月份川普陣營提出按照收入高低制定貸款償付標準的方案,與歐巴馬政府既有政策則十分類似。

川普交接團隊 難脫財閥說客色彩

據華盛頓郵報的報導,從川普交接團隊的組織圖顯示,裡面充斥了共和黨的顧問和代表大企業的各個遊說團體。這些遊說團體代言的企業包括的菸草公司Altria、Visa、可口可樂、奇異公司(General Electric)、威訊(Verizon)、匯豐銀行(HSBC)、輝瑞藥廠、道氏化學、杜克能源。似乎川普當初說的「清理門戶」(drain the swamp),只是用共和黨換走意識形態相左互的民主黨,並沒有換走華府由大企業和華爾街與政治菁英相互勾結串連的體制。

川普選後在社群媒體大放厥詞的習慣依舊不改。(畫面取自川普推特)
川普選後在社群媒體大放厥詞的習慣依舊不改。(畫面取自川普推特)

值得一提的是,川普雖然面對媒體講話收斂不少,不過他的推特帳號在被幕僚「託管」幾天之後,似乎又開始恢復本色,發表一連串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川普式推文。或許說到底川普純粹想享受被人關注的名人光環,對治理國政並沒有太大興趣或瞭解,未來他在白宮可能正如媒體謔稱的「推特最高統帥」(Tweeter-in-Chief),真正方針的擬定和國家的治理,最後仍要落到共和黨官僚和極右派策士們的手上。

參考資料:

Donald Trump picks Reince Priebus as Chief of Staff and Steven Bannon as Strategist(紐約時報)

Donald Trump appears to soften stance on immigration, but not on abortion (紐約時報)

If you voted for Trump because he’s ‘anti-establishment,’ guess what: you got conned (華盛頓郵報)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