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為黃秋生加入黑社會 手被砍斷也要相認

文|翁健偉    攝影|李鍾泉
黃秋生來台為《失眠》謝票,趁週末連跑多間戲院。

因為演出《失眠》,黃秋生重回「血腥虐殺」的戲路,讓不少觀眾勾起《人肉叉燒包》的回憶,果然替電影增加了不少票房。趁著來台替《失眠》謝票,黃秋生分享了在影壇多年的秘密。

一開口跟他恭喜《失眠》賣座,他當場就回答:「幾百萬叫賣座啦!?」如此快人快語,就是印象中標準的黃秋生。因為被歸類到「黑暗」戲路,歷年來演的角色都是壞人、反派,只有在《無間道》是難得的正派警察,大多數的時候,觀眾都把他跟壞人畫上等號。

「約4、5年前, 在上海還是哪,在一個健身房運動,一個大哥來:『我送你一副手套!』」黃秋生說難得有影迷跟他相認,本來有點開心的,沒想到對方卻說:「我從小看你演大飛哥,看完就加入黑社會!」讓他當場差點無法招架。更絕的是,這位因《古惑仔》而誤入歧途的粉絲,還秀出手臂:「被人砍斷,差不多接好了!」

也有的時候,會有些大佬找他去吃飯,「不是找我拍戲,跟我交心。奇怪?」他說這些大佬都跟他分享人生道理,自己只有乖乖聽話的份。久而久之,他也看穿了這些人,就跟現實當中的動物很相似,「害怕的時候,都把自己誇張起來。你看黑社會的人瘦瘦的,走路起來就張牙舞爪。」說著說著,黃秋生當場把雙肩高聳,模仿了起來。

不過碰上黑社會,可不見得都是這樣輕鬆的場面。黃秋生記得有一回,在某個農村的教堂拍戲,恰好某天沒有他的戲份,結果當天就有人來收保護費。隔天成奎安要拍吊鋼絲的戲,外頭就有人丟汽油彈鬧事,不偏不倚丟進牧師的房間 。牧師大叫救命,本來在拍戲的人就衝出去救火,成魁安還吊在空中說:「放我下來呀!」等到黃秋生上工的時候,發現坐著兩排人,互相對看,「一邊是警察,一邊是黑社會。」

演出變態、血腥情節的《失眠》,黃秋生完全沒有後遺症,也不會睡不著,「 怎麼會不睡?快點收工,快點睡!」人生中少數的失眠經驗,是在以前港片正旺的時候,「根本沒有睡覺很慘,一年拍了10幾部!」而且更慘的是,拍那麼多片,卻沒有賺到多少錢,「我要是賺很多錢,我就跟劉德華一樣發財了!」

跟他一起演出《失眠》的女星衛詩雅,曾說黃秋生告誡她別學茅山術。「人家收徒弟有很多規矩!」黃秋生一本正經地說,衛詩雅最後是看網路自學,「網路上是騙人的!」說著說著,他就對著記者喃喃自語起來,讓媒體一片譁然,他才解釋剛剛那些咒語是他自己掰的,「這個是健康的!」

跟導演邱禮濤從《人肉叉燒包》、《伊波拉病毒》一路合作到《失眠》,黃秋生說雖是老搭檔,還是會發脾氣,還當場模仿邱禮濤生氣的樣子。至於他的脾氣呢?「導演說我長大了!」他舉了一個例子,以前搭電梯是死命地按鈕,「後來發現這樣按一下就可以,年紀大了、經驗多了。」

更新時間|2017.06.10 10:56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