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7.07.18 20:55

【鏡大咖】怪奇青春物語 九把刀(上)

文|翁健偉    攝影|嚴鎮坤

如果你喜歡九把刀,他的新片《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絕對不會讓你失望。如果討厭九把刀,看了這部片之後,只會更加氣憤,因為這傢伙就是有辦法用電影講好一個故事。

記得《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從口碑場一路造勢到正式上映,有個同志朋友竟然5刷,我很納悶:「這不是一部講異性戀的初戀電影嗎?」對方很認真回答我:「這才叫做電影。」真的,九把刀是少數知道用影像說故事,跟文字說故事截然不同的創作者,而他在這兩者間轉換得極好。

終於露出陰暗面 九把刀

1978年8月25日生,本名柯景騰。2000年起在網路上發表小說,2006年獲選年度海峽兩岸十大作家,2007年博客來網路書店年度最暢銷作家。2011年編導《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在台締造超過新台幣4億元的賣座成績,在香港創下最賣座的華語片,金馬獎5項提名,主題曲〈那些年〉創下6個月內MV點擊率突破2,000萬次。2017年創作電影《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

在所有想要跨行轉戰影壇的人裡,九把刀是挺認真的一位,在所有「怪力亂神」的電影試片場合,都能看到他的身影,而且是認真看完整部片。「我喜歡看各類型的電影,《台北物語》上映第1個星期就去看,在還沒有任何奇怪的評論出現之前。」

接下來他抱怨電影售票網時間不準,害他晚了5分鐘才到戲院,發現已經開演了:「差這5分鐘,所以當天沒有看、隔天才去看,因為各式各樣的片我都想看完整。」

  

單純恐怖片 拍成校園霸凌片

這個「差5分鐘」結果就「晚了1天」的小故事,用來形容他創作《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的過程,似乎也不為過。「上次拍《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比較有這樣篤定的感覺,可是這一次一邊拍一邊摸索,每天都在改劇本。」九把刀說假如是寫小說,寫完就結案,可是拍電影就要跟很多人講你要做什麼。

「跟攝影組說這是什麼風格,跟場景組說場景在哪裡,廢棄的醫院還是戲院,防空洞還是地下碉堡。當你跟他們講故事的時候,他們反問你細節,開始創造新的東西出來。如果寫1個短篇,很快就結案,可是電影創作太久了,久了就忍不住分裂。」

拍《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時,正是心情不好的時候,「哇,這故事有夠黑暗的」,就拍這個黑暗故事吧!(群星瑞智提供)
拍《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時,正是心情不好的時候,「哇,這故事有夠黑暗的」,就拍這個黑暗故事吧!(群星瑞智提供)

一邊創作一邊分裂,故事從單純的恐怖片演變成校園恐怖片,再演變為校園霸凌,銀幕上是一片紅色,觀眾看到入迷,但幕後卻是一次又一次不按牌理出牌。

「我覺得演員表演方式跟自己想像有所差異,當那個差異出來,不行,我不能按照原本我想像的下去拍的時候,那種創作的靈活就出來了。」原本要蔡凡熙演出校園小霸王的窮凶極惡,卻發現演不來、嘗試用教的,「當我發現教不來的時候,就是我能力不足的問題。」

「我自己無法走到的地方,看能不能拐個彎去別的地方,看能不能更好。如果更差的話,看別的東西能不能補足。」最後蔡凡熙不需要演出小霸王,而是嬉皮笑臉的小痞子,親和力稍強但殺傷力一樣不少。九把刀引用臉書創辦人馬克佐柏格的話,給這次拍片的旅程下了一個註腳:「如果你不踏出第一步,就無法修正下一步。」

有一段時間,九把刀拍照會比出「熱血」手勢,兩手準備拳擊的動作。這次再問他怎麼不再「熱血」了,「這需要情境。」
有一段時間,九把刀拍照會比出「熱血」手勢,兩手準備拳擊的動作。這次再問他怎麼不再「熱血」了,「這需要情境。」
九把刀給人的印象就是臭屁, 但其實那是對他自己作品的認真, 看得也比別人透澈。
九把刀給人的印象就是臭屁, 但其實那是對他自己作品的認真, 看得也比別人透澈。

 

學校裡 什麼怪事都有

無庸置疑地,九把刀不僅喜歡高中校園的題材,也能拍出角色那股青春氣息,似乎對校園情有獨鍾,儘管他堅稱以高中為背景的小說才寫不到6本。

「我讀的是彰化市精誠中學」,他突然捲舌很正經地強調,「我高中過得滿開心的,沒有什麼壞學生的學校,不會出現那種學生把人打到半死的狀態。」做過最調皮的事情,就是放學後跑去學弟的班級,把整間教室椅子堆起來,堆成一個角度:「覺得自己很頑皮,但其實也還好。」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