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7.09.14 06:21

那些被升學主義逼上絕路的隱藏角色們(下)

文︱吳曉樂(《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作者)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在台式升學主義下,學生們「今天起要熬夜讀書到兩點贏過隔壁的同學」的想法,是社會的淺移默化?還是孩子們自己的想法?(東方IC)
在台式升學主義下,學生們「今天起要熬夜讀書到兩點贏過隔壁的同學」的想法,是社會的淺移默化?還是孩子們自己的想法?(東方IC)

林奕含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中,勾勒了一個很鮮明的畫面,將台式升學主義的慘痛描寫得很精準,「一個女孩從凌晨一點熬到兩點要贏過隔壁的同學,隔壁的同學又從兩點熬到三點要贏過她。」

但,到底孩子是甫進入學校之後,就立定決心,今天起要熬夜讀書到兩點贏過隔壁的同學?還是在社會的淺移默化之下,而被置入這樣的想法?

每逢有學子承受不住課業壓力、或師長期待而自殺,媒體的版面會維持幾日的溫情風氣,難得會出現一些「放過孩子吧」,「把孩子的主體權還給孩子」諸如此類的小清新,但只要大考的季節來至,風向又整個偏移,即使「多元學習,適性發展」的口號喊得這麼多年,年年報導的重點仍傳統的不可思議,記者們青睞的對象依舊是那些考取明星志願的學子身上,版面仍沿襲著前朝風氣,「他這樣做,不補習考上台大醫」,「從小父母打造環境,她成為指考榜首」。這種「一舉得名天下知」的報導風氣,無形之中也培養了部分父母的虛榮心,讓他們深信自己仍有苛求子女學業成就之必要。

簡言之,太多父母、老師想當佛萊契,卻不問眼前的青少年是否願為安德魯。

雪上加霜的是,媒體的伸展有其極限,有一些陰暗的角落始終難以照見。再問教育工作者,執教生涯中,有無見過因父母的執著,最後小孩不僅無法功成名就,甚至因自信心低落而自傷自毀,他們一定會告訴你,這種狀況屢見不鮮。但這種組合的家庭,多無受訪的意願。於是,每一年大考落幕,幾家歡樂之中,卻遍尋不著有人現身說法,承認自己在師長威逼下,仍未考出理想成績,白受皮肉痛與精神折磨;或即使名列前茅,但卻活在父母的眼神之中而備感壓力,與發瘋僅有一線之隔。哪怕有一個例子也好,一個聲音也好,承認這種「精心栽培」之下,對於小孩的適性發展可能是有害的,也許能稍加挽回檯面上「倖存者偏差」的局面。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張娟芬在〈住在帝寶的孤兒——房思琪〉中,寫出她對於林奕含筆下台式升學主義的評價:「升學主義抽空了小孩的人生」。此一見解深中肯綮,這確實是升學主義最大的危險,它說服人,使人相信,一個孩童的價值在於他學業上的表現與排名,於是所有人,不問資質天賦,都得加入這一場爭取成績排序的遊戲,過程中,探索個人性向的趣味與閒暇都被磨耗殆盡。這真是我們所樂見的嗎?未來,這一批批只知埋首讀書的世代,若進入職場,我們又豈能不負責任地給他們貼上標籤,嘲笑他們抗壓性低,又不懂得與人建立起人際交誼嗎?在他們成長的過程中,社會可曾給過他們餘裕,讓他們理解並明白,如何與自己相處,進而與他人共處?若升學主義的危險是抽空了小孩的人生,那我們理應檢討的,到底是升學主義,還是一片慘白的年輕學子?

更新時間|2017.09.14 06:2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