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深探
2017.10.02 12:29

【意外的刺客(一)】刺殺金正男 不知情的女主角

文|謝樹寬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2017年4月13日,北韓機關報《勞動新聞》報導領導人金正恩視察「特種部隊打擊目標」競賽。(東方IC)
2017年4月13日,北韓機關報《勞動新聞》報導領導人金正恩視察「特種部隊打擊目標」競賽。(東方IC)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同父異母的長兄金正男,今年二月在馬來西亞機場遭暗殺震驚世界。種種跡象指向刺殺案是北韓特務所策劃。

據美國《GQ》雜誌記者幾個月來的查訪,今天在馬國公開受審的兩名女刺客,對自己無意間涉入這起命案,事先竟然完全不知情,甚至還誤以為被捕入獄也是整人惡作劇的一部分。

同時,這位記者也認為,暗殺金正男還只是北韓金正恩政權更重大的「整體計畫」的一部分。北韓特務肆無忌憚在國際機場光天化日設計這場殺人案,除了要除掉威脅政權的心腹之患,同時還有向國際社會挑釁示警的作用,展現北韓稱霸世界的意圖和決心。

「事實比小說還離奇」,這句話很適合用在形容金正男的暗殺事件。熙來攘往的國際機場、國際禁用的劇毒化武、誤以為參與整人遊戲的女刺客、以及亡命海外的罷黜太子。太多匪夷所思的元素,一如北韓相關新聞慣有的超現實風格。

《GQ》雜誌記者克拉克(Doug Bock Clark)在十月份最新一期雜誌中,以「未說的故事:北韓意外的刺客」為標題的文章,報導他採訪過程的驚人發現。在過去幾個月內,克拉克走訪了馬來西亞、印尼、柬埔寨、南韓等國家,查訪了其中一名女刺客的親人和朋友,對於北韓政權特務手法和背後思維模式有更深一層的揭露。

《GQ》雜誌「未說的故事」深入探查女刺客暗殺金正男幕後來龍去脈。(gq.com )
《GQ》雜誌「未說的故事」深入探查女刺客暗殺金正男幕後來龍去脈。(gq.com )

離奇暗殺與驚悚的媒體效應

當金哲(金正男在護照上的化名)心臟病突發,死在吉隆坡國際機場時,馬來西亞警方並沒有馬上聯想到它跟神經毒劑有關。更不知道這個頭髮微禿、身材中廣的大叔,是國際政治上的重要人物。

唯一讓他們感到驚愕的是,他們在他背包裡發現有如四塊磚頭般的成疊美鈔,總額十二萬美元。日後,有專家推斷這筆錢是他跟美國中情局幹員會談兩個小時,交換北韓政權情報後的回報。

率先報導金正男遭暗殺的是隔天南韓的新聞機構。根據路透社的報導,這是因為搞不清狀況的馬來西亞官方,通報了南韓駐當地的大使館(不過,這項消息被馬國政府否認)。接下來造成國際媒體沸騰的,是日本電視新聞播出了兩名女刺客在機場攻擊金正男的監視錄影畫面。網路的快速擴散成了轟動世界的大新聞。

兩名女嫌犯隨即在隔天被逮捕,她們並非獨自行動。兩天之後,馬來西亞警方公布了七名涉案嫌犯的身分,包括一名擁有化學博士學位的北韓人。

四天之後,北韓駐馬來西亞的大使在媒體簇擁包圍下,公開否認使用VX神經毒劑,強力譴責馬來西亞政府跟南韓勾結,意圖「抹黑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形象」,並要求馬國政府歸還具北韓公民身分「金哲」的遺體。

2017年3月2日,北韓前駐聯合國副大使李東日在吉隆坡使館外,對媒體發表聲明,聲稱金哲(金正男化名)死於心臟病發,並要求馬國政府歸還遺體。(東方IC)
2017年3月2日,北韓前駐聯合國副大使李東日在吉隆坡使館外,對媒體發表聲明,聲稱金哲(金正男化名)死於心臟病發,並要求馬國政府歸還遺體。(東方IC)

外交僵局轉眼成了國際危機,馬來西亞政府把不肯交出嫌犯的北韓大使驅逐出境,北韓則下令不准任何馬來西亞人離境,等於把這些人當成了人質。美國中斷跟北韓的核武談判,中國也停止了北韓煤礦的進口。最終,是馬來西亞先軟化了態度。交出了金正男的遺體,並允許三名躲藏在北韓大使館的嫌犯離境。

這場關乎北韓政權的謀殺案,所有北韓的嫌疑人全身而退,必須面臨司法審判的只剩下兩名監獄裡東南亞女子。一旦被判決謀殺罪名成立,根據馬來西亞法律她們將被判處絞刑。

隱藏的攝影機 不知情的女主角

整起謀殺案最離奇之處,是這兩名分別出身自印尼和越南的鄉下女孩,為何會被北韓特務吸收、訓練、並用如此駭人的手法參與暗殺行動。

根據《GQ》作者克拉克的說法,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被北韓特務隱藏在最最顯眼的地方。它們被揭露出來目的是要讓全球的強權震恐。

從監視器畫面辨識出女刺客的身分,實在簡單到令人難以置信。越南女子做案時身上的白色衣服,印著大大的LOL圖案,成了容易追蹤辨識的特徵。連她被逮捕的過程也是輕而易舉,29歲的段氏香在犯案第二天回到機場時落網。她出生於越南農村,曾經參加過越南偶像的電視選拔。在鏡頭前20秒鐘明星夢就宣告破裂,她在河內做伴遊工作被北韓特務吸收。

馬來西亞警方公布涉及行刺金正男的兩名嫌犯印尼籍的西蒂(圖左)與越南籍的段氏香(圖右)。
馬來西亞警方公布涉及行刺金正男的兩名嫌犯印尼籍的西蒂(圖左)與越南籍的段氏香(圖右)。

在謀殺案隔天的半夜兩點鐘,馬來西亞警方進入吉隆坡的火鶴飯店,在三樓的一間房間逮捕了第二名女嫌犯——25歲,來自印尼的西蒂。當警方衝入房間時,她才剛剛送一名馬來西亞的「客人」出門,房門還來不及上鎖。

從監視錄影帶的畫面看來,段氏香和西蒂犯案罪證確鑿。不過,分開審訊後她們說法一致:她們以為自己參加的是隱藏式攝影機錄製的電視整人節目,抹在金正男臉上的只是對人體無害的道具。在馬來西亞警方隨後召開的記者會裡,大馬警政署長在認定這說法是一派胡言。他說這兩名女嫌早知道這是有毒物質,所以給金正男抹臉之後馬上跑進廁所,清洗手掌上的毒劑。

參考資料:

The Untold Story of the Accidental Assassins of North Korea(GQ)

更新時間|2017.10.03 11:4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