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9.05.11 13:29

做完田調就忘 職人劇導演遵循太極張三豐理論

【器捐師職人劇番外篇】

文|廖佩玲    攝影|蕭志傑 陳仁萱    影音|原萱容 張匡皓 林雅菁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導演邱晧洲認為,《生死接線員》該被重視的是人物情感面。
導演邱晧洲認為,《生死接線員》該被重視的是人物情感面。

公視首播收視創新高的職人劇《生死接線員》,找來曾兩度提名金鐘獎最佳導演的邱晧洲,以及曾以《我的阿嬤是太空人》獲金鐘獎迷你劇集導演獎的王傳宗共同執導。

對於這部戲以大眾極陌生的器官捐贈移植協調師為題材,邱晧洲坦言:「雖然我也跟著到醫院做過田調,但在正式拍攝時,其實田調內容我全忘光了。看過電影《太極張三豐》嗎?和學太極拳的道理相同,最高境界就是學起來後完全忘記!」

職人劇《生死接線員》以雙導演方式進行拍攝,導演之一邱晧洲接受專訪時直言,無論是劇本內容或田野調查的內容,都不會在腦子裡停留太久:「身為一個創作者,我如果被田調內容綁死,不如去拍紀錄片好了。任何故事有個原型或模版,如果只是拿這些在做功課照抄,那拍戲一點意思也沒有。」

導演邱晧洲(右起)在《生死接線員》拍攝現場,與攝影指導車亮逸及演員洪小鈴討論拍攝內容。(公視提供)
導演邱晧洲(右起)在《生死接線員》拍攝現場,與攝影指導車亮逸及演員洪小鈴討論拍攝內容。(公視提供)

以《生死接線員》為例,邱晧洲認為,必須包括導演、演員、工作人員及編劇等各方思考的層面,是個綜合性的產物。「我一直覺得情感面真實的東西,會比寫實來得更重要,戲劇永遠不是真的,所以對田調沒那麼糾結,我只在意如果劇本方面有任何情感面是我無法理解的,那才是最嚴重的,而這與田調一點關係也沒有。」

在拍戲過程中,邱晧洲除盡力做好導演工作外,並以「人」的層面理解每個器捐案例故事人物的想法,努力以戲劇方式呈現給大家看。他也強調:「我希望能讓觀眾看這齣戲時,思考生跟死、器官要不要捐贈等問題,而不是單純只在看案例的故事而已,這也是我身為導演必須學習的課題。」

更新時間|2019.05.10 17:2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