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婆婆殺了我2】悲父想拿回女兒手機 女婿竟要他立借據才點頭

文|劉文淵    攝影|賴一銀
死者父親出面,要求「親家」對女兒的死給個明確交待。

台北市張姓女子因婆媳長期失和,疑在不堪言語暴力下,8月某日凌晨先在個人臉書po出〈我的婆婆殺了我〉的控訴文,最後選擇上吊輕生身亡,但張女娘家除了未在第一時間得知女兒死訊,連想看女兒遺物還要立「借據」,至今對「親家」隱瞞女兒輕生的真相,仍是滿滿的怨言。

張爸爸說,在知道女兒死訊後,對「親家」好像沒事的態度「很不能接受」,更令他不滿的是,相驗大體時,檢察官詢問女婿,事發當晚死者有沒有什麼異常?他回說有說要自殺,檢察官接著問「那你有做什麼事?」結果他保持沉默沒有說話。

死者今年春節期間返回宜蘭老家過節的貼文。(家屬提供)

「我當時真的很生氣」張爸爸氣憤地說,既然當晚女婿明知我女兒當天下午又與他媽媽發生激烈爭吵,才有此自殺念頭,竟未告知父母予以安慰舒緩她的情緒,你沒有請你媽去安慰她就算了,最起碼也要打電話告訴娘家的人,結果一點保護措施都沒有,當天還讓她一個人睡在小房間內,根本沒有人守護她。

更誇張的是,案發後想到女婿家看看女兒生前是否有留下遺書或日記,找出她真正尋短的原因,結果女婿竟說女兒已經去世了,她的東西已由我們繼承,屬於我們私人物品,根本不給娘家親屬看,甚至想拿回死者生前使用的手機,還必須寫「借據」才能借回家。

死者表弟認為表姊死得不明不白。

張爸爸說,依照女兒的個性,如果只是單純的公婆爭吵,應該不至於去做這樣的事情,畢竟小孩還小,嫁過去也已經8年了,他懷疑是否有其他原因或不當外力,導致女兒活不了,才會寫出這麼痛苦的控訴文言詞,用這麼激烈的手段結束生命。

夫妻倆的甜蜜結婚照。(讀者提供)
夫妻倆喜獲麟兒拍下的甜蜜畫面。(讀者提供)

「他們欠我們娘家一個明確的交待」,張爸爸對自己苦等3個月,仍得不到真相感到悲憤,尤其辦完女兒後事後,女婿竟說以後雙方的連絡,全交由他委任的律師處理,完全斷絕與婆家的直接對話,甚至連外孫也難以見面,「這做法不是很絕情嗎 ?」

除了求事實真相外,張爸爸站出來受訪的原因,也希望這種婆媳言語霸凌不要再發生了。他說,台灣在言語霸凌的法律很薄弱,女兒的不幸引起許多網友討論,他認為社會需要有公道正義 、公序良俗的,希望透過立法讓法律更完備,日前曾向立委王婉諭陳情,希望能協助推動相關立法, 讓女兒的死變得更有價值。

 

  • 鏡週刊關心您:遠離家庭暴力,可通報全國保護專線113
  •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自殺諮詢專線:192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新時間|2020.11.13 11:46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