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待業中3】最討厭「大飛哥」 黃秋生親吐原因

文|翁健偉    攝影|嚴鎮坤    影音|張匡皓    攝影協力|何姵嬅、蕭志傑
黃秋生自嘲還找不到主業,但很確定演員已經是副業。聽他這樣說,真的好不忍心啊。

提到黃秋生,就不能不想起《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或《古惑仔》系列的大飛哥。但他沒有那麼喜歡被用這種「負面」的形象牢牢記得,因為我說我的生平願望,就是希望被他痛打一頓,這樣我去醫院的時候就可以說「大飛哥打我。」

結果黃秋生回我說:「我最討厭大飛哥這個角色,因為黑社會。」

雖然沒有被打,但是當面被黃秋生吐槽感覺也是好棒棒。

從頭到尾的訪問大概沒用到8分鐘就結束了,黃秋生有點訝異,反問怎麼不多問久一點。我說不需要,「因為問太久人都會恍神」,但他說不會,好吧,我們就延長加賽。

黃秋生的身上有一種滄桑,好像一直在往下走,也許只有他知道該怎麼拉住自己。

其實黃秋生從來不掩飾,他有多討厭那些「無聊的事情」,包括你一直追問他過往的代表作,或者問東問西的。他就是個演員,拿些無關緊要的事去追問他,只會讓他不開心。但他生氣不開心,在我們眼裡看起來就挺樂了,因為一生氣就更像以前他扮過的反派人物,偏偏他不要我們永遠把他侷限在那些角色裡頭。

對於一些死忠港片迷來說,現在的韓片充滿了過往港片的影子,黃秋生覺得其實韓片拍的很不錯,但之所以有人會這樣想,「就像小時候吃過家裡媽媽煮的飯,就覺得是最好吃啦。」長大之後再吃別人煮的,總覺得都比不上。

最後黃秋生很開心訪問再久,他都沒有恍神,反而是我都在天南地北亂講。當然啦,你大老遠難得來台灣一趟,讓你開心最重要。

化妝髮型:王詩婷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