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1. 娛樂

    【鏡大咖】當男人成熟時 范逸臣

    電視劇《八尺門的辯護人》殺青,范逸臣也很快從戲裡的漁工身分,又轉變為眼前的大叔。問題是,哪有大叔這麼帥?

  2. 娛樂

    【鏡大咖】慢慢來,才長久 米可白

    已經分不清從何開始,米可白突然跟援救流浪動物劃上等號。撇開米可白被誤認為狗狗的名字之外,她說其實從小就跟路上的浪浪非常親,更別提新戲《再見之後》還跟狗一起演戲!

  3. 娛樂

    【鏡大咖】宇宙人的自體療癒

    宇宙人的第5張專輯聽起來很快樂,耳朵聽著,身體會自然開始律動起來。其實2年前的萬人小巨蛋演唱會後,宇宙人跌入情緒驟落的深谷,偏偏又遇上疫情什麼事都不能做。連專輯都直到不能再拖了才完成。但誰知道呢?最後,它竟成了一張療癒的專輯。在此時此刻非常合理,因為療癒歌迷之前,他們先療癒的是自己。

  4. 娛樂

    【鏡大咖】身為一個職業表演者 楊祐寧

    這幾年楊祐寧的作品繁多,從影集到電影,即使不是主角,就見他把非核心角色打磨發亮,又再一次寬廣了自己的戲路。而,當他實際上是一個幸福的爸爸時,他要怎麼在內心膨脹出一個落魄而無望的男子呢?其實這又回到演員的本質了,如何使用落葉飛花,一個念頭何以能被扭轉、以之塑造角色。楊祐寧談著的,正是一個職業表演者如何面對工作,各種流動中他不慌亂,每一個人生的遭遇與碰觸,他都能夠借力再使力。

  5. 娛樂

    【鏡大咖】離奇病痛的諸多想像 蔡淑臻

    在新戲《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蔡淑臻扮演頭髮永遠梳不整齊的外科小劉,歷經許多匪夷所思的爆笑情節,但現實中她也曾因病痛纏身整整一年無法工作,所以演起懸壺濟世的感想是什麼?

  6. 娛樂

    【鏡大咖】繞了一圈我又 回到這裡 杜汶澤

    30年前,19歲的杜汶澤尚未入演藝圈。賭債欠了港幣上百萬元,跑路來台灣。他曾在節目裡重回那個跑路時的藏身之所,在台北士林一間舊鐵皮屋的2樓,待了快1年。30年後,他在港台兩地賣台灣鴨血,自己做起生意,他就是資本家。很多事是這樣的。「不一定你走自強隧道才可以去士林,中山北路也可以,塞一點而已。」杜汶澤對於理性、感性與人性的想法,有一點曲折,我必須轉了數次彎才能理解。想想,這就跟他禪修練心一樣矛盾,這一切到底是因為執著,還是不執著?

  7. 娛樂

    【鏡大咖】感情飽滿的她與他 謝欣穎X薛仕凌

    謝欣穎與薛仕凌都給我一種,可以顛斜顫顫行走,喜歡游移於偏鋒之上的感覺。那種危險感是吸引他們的魅力,卻也是其魅力的來源。他們各自都有太多面演出了,於是當他們一起演出荒謬奇幻的劇情,這一加一,不只是加法。他們從青春走來,加了厚度再相逢,原來,那種危險、那種不安,傳導出來的火花滋滋,可以是另一種魔幻。

  8. 娛樂

    【鏡大咖】我不是100分媳婦 郁方

    郁方的粉絲團叫做「好門媳婦的秘密生活郁小方」,但她總謙稱自己絕對不是100分的媳婦,「雖然很多人不相信,但我說的是真的,我的公公婆婆很會當公公婆婆,所以我其實沒有很努力。他們也沒有要求我,一定要會洗碗、掃地、做飯,我都覺得沒有做到大家想像中媳婦該做的,就OK了。」

  9. 娛樂

    【鏡大咖】怕冷場的人 黃姵嘉

    妝髮的時候,偌大空間裡是黃姵嘉的笑聲。拍攝時,她總是在攝影師的指令下活躍調整,給出更多。那是她的習慣,能量很滿、熱情很多,若有一絲冷場的預兆⋯她往往後發先至,像打地鼠,把冷場的可能性都消滅。這樣一個怕冷場的人,不甘於演出僅只是性感倔強,或是一個嗆辣的女子。從黃姵嘉拿下金鐘之時,就想試試精神病患或是殺人魔的角色,卻還沒演到,「是我看起來太陽光了嗎?」她說。這同時她大笑,又捏掐走另一個冷場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