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2016.12.22 09:15

【北海道實訪】從被排斥到評比第2名 緩慢民宿這樣打入日本

文|謝祝芬    攝影|梁莉苓

15年前,「2個女生」林庭妃、詹慧君在台中新社開設薰衣草森林咖啡館,成功營造紫色幸福森林氛圍,一路把版圖擴展開好好餐飲、緩慢民宿、心之芳庭婚宴等。

但看似成功的故事,往往藏著考驗,2013年詹慧君因肺線癌病逝,2人想要藉由緩慢打入日本民宿業界之路,也曾遇過不為人知的艱辛。

剛下過一陣雪,薰衣草森林企業創辦人林庭妃帶著我們和幾個馬來西亞客人走在11月底、氣溫零下4、5度的北海道美瑛町。

沿著白樺樹林緩行,雪深已及腳踝。來自熱帶的馬來西亞客人裹著厚重雪衣、雪靴、毛帽、圍巾,臉頰凍得發紫,卻止不住興奮四處踩雪留腳印。林庭妃也吸著紅鼻子:「現在雪還不夠厚,若是1月份來,還可以玩撲雪,在雪地上躺出人形。」

下一秒,林庭妃大叫:「狐狸!」我們轉身,10公尺外一隻中型犬般大小的橘黃小獸正也好奇地與眾人對望;這童話故事般的場景實在太夢幻,待我們回神想拍下牠的身影,牠已消失在一望無際的雪白中。

這一天,林庭妃特地陪同我們實地走訪薰衣草森林企業旗下的北海道緩慢民宿,從最初如何買下民宿,到被當地人排斥到終於融入,娓娓道出6年來在北海道美瑛展店的點滴。

尋薰衣草故鄉 赴日開民宿

「薰衣草森林成功後,我和慧君都希望能『回到』薰衣草故鄉開民宿,但法國普羅旺斯太遠,北海道富良野同樣有大面積薰衣草田,加上我們更喜歡富良野隔壁美瑛的寧靜,所以我們一直夢想著要把緩慢開到美瑛來。」林庭妃說。

她們原想要買下一個加拿大人在美瑛蓋的房子當民宿,恰巧聽說附近有另外一間景觀更好的民宿要賣,便透過仲介接洽,幾經洽談後,才獲得屋主首肯讓渡。

北海道緩慢的雙人房,格局是原屋主村山先生設計,現加入緩慢常見的抱熊可愛元素。
北海道緩慢的雙人房,格局是原屋主村山先生設計,現加入緩慢常見的抱熊可愛元素。
林庭妃帶著馬來西亞客人漫步在美瑛,沿途介紹北國冬天特色。
林庭妃帶著馬來西亞客人漫步在美瑛,沿途介紹北國冬天特色。

「日本人有二次退休,一次是職場退休,另一次是完成夢想後真正的退休。緩慢的原屋主村山先生來自東京,在美瑛開民宿一直是他的夢想,他和太太也真的於職場退休後,在北海道美瑛監工蓋房子、親手種花木,築起心目中的民宿。」

林庭妃記得,起初村山先生對台灣人想接手他的民宿也有疑慮,但聽她們談及對美瑛的喜愛,和在台灣經營薰衣草森林的種種,最終決定讓她們來延續他的夢想。

2010年,台灣緩慢民宿以7千4百萬元日幣,買下佔地2百多坪的2層木造樓房,將原本名為「僻靜」的民宿改為「緩慢」(Adagio),正式將版圖擴展到日本,也是第一間台灣人在北海道經營的民宿。

「當時慧君已在接受治療,而我也決定接受肝臟干擾素治療。」原來,林庭妃曾罹患猛爆性肝炎,肝指數達三千多,一直活在肝癌威脅中,「但我們都希望能再度於北海道圓夢,開幕前也和公司夥伴一起來刷油漆、種香草。」

曾遭受居民拒斥 買不到食材

她們特地送日語檢定N2合格的台籍管家前往服務。「我們不想偽裝是日本人,而是希望把台灣緩慢『慢一點讓靈魂跟上』、『給客人家的感覺』的經營理念帶到北海道。」

林庭妃偶爾前來處理事務和探視駐地伙伴,也要學著剷雪和雪駕等技能。
林庭妃偶爾前來處理事務和探視駐地伙伴,也要學著剷雪和雪駕等技能。

「我們先在日本成立公司,幫台灣管家們申請工作簽證,再讓他們去上消防、衛生法規等等課程,還訓練他們雪地駕車、採買食物、簡單維修、照顧植物、劈柴等等。民宿內固定管家有三位(須輪流返台受訓),輪派管家一位;旺季則有打工換宿的工讀生支援。」

「但儘管我們盡量保留村山先生經營時的風貌,只做家俱汰舊換新和重新粉刷,台灣人要到美瑛經營民宿的消息傳出,當地民宿業者和鄰居還是很不安。」林庭妃坦言:「美瑛人對台灣人的印象是『很隨性』,他們很怕我們和客人會破壞這兒的寧靜。」

另一方面,當地廠商也不願出售食材,「日本人做生意也講究人際脈絡,若無推介,你去買食材,他們會禮貌接待你,卻不會賣你。」還好,新社多年前曾與富良野締結姊妹城市,富田農場當時的總經理、北海道觀光大使浦田吉曾到薰衣草森林參觀,對二個女生留下深刻印象,「透過浦田先生的推薦,蔬菜、水果、肉品廠商才願意賣給我們。」

與鄰居的互動,則是在「實戰」中磨合。「常有華人遊客為取景而踩踏進農田,讓附近農夫很生氣打電話來要求處理,漸漸地,他們發現我們很努力在宣導觀景禮儀,就算不是我們的房客,管家也願意去幫忙翻譯,反而覺得我們幫了他們大忙。」

和鄰居當朋友 成台日橋樑

去年,緩慢美瑛被日本最大訂房網站Jalan評比是全北海道第2名,客群也從剛開始台灣客達6、7成,轉變為5成是台灣客、3成是日客、2成是星馬港澳客人。

當初幫忙引薦的浦田吉也說:「前幾年來北海道旅行的台灣人有變少趨勢,緩慢的設立反而帶進更多台灣旅人,成了台日間的橋樑。」

說著說著,門外響起おはよう(日文:早安),原來是附近的日本鄰居太太冒雪送了馬鈴薯來,而林庭妃也回贈台灣啤酒當伴手禮。我們和在當地住了十五年的日本太太聊起前後任屋主的差異,她說:「前屋主經營時,客人都是日本人,現在台灣客人多,但因緩慢很努力想融入美瑛,鄰居都從不安到和管家們變成朋友。」

住在附近的日本太太與緩慢管家相處融洽,還冒雪前來送馬鈴薯。
住在附近的日本太太與緩慢管家相處融洽,還冒雪前來送馬鈴薯。
北海道大使、富田農場前總經理浦田吉被緩慢民宿視為貴人。
北海道大使、富田農場前總經理浦田吉被緩慢民宿視為貴人。
緩慢前進北海道後積極融入當地,圖為林庭妃領著管家群拜訪幫民宿房間打造木製鑰匙圈的鈴木工坊。
緩慢前進北海道後積極融入當地,圖為林庭妃領著管家群拜訪幫民宿房間打造木製鑰匙圈的鈴木工坊。

日本太太的話,讓我想起第一天抵達美瑛車站時約是傍晚六點多,在日照時間短的北國已是天色漆黑,但緩慢管家冒雪來接我們,回程卻刻意不經過這位日本太太的家門前的馬路。林庭妃說:「美瑛很多人都是喜歡寧靜而從外地移居而來,所以我們盡量不開車經過他們家門前,特別入夜後更不希望打擾到他們。」不說破的貼心,日本鄰居看在眼裡,也一點一滴建立起友誼。

日本太太離去後,林庭妃又領我們步上美瑛緩慢二樓,說道:「這些都是原屋主村山先生收集的畫作,我們全幫他保留著。」

往下繼續閱讀

當初買下此棟建築物時,她曾告訴村山先生可隨時回來看看,「有一年,村山先生帶著他逝去太太的照片回來住了一晚,看到我們連他當時為太太種的金盞花都照顧得很好,激動得不得了,一直跟我們說『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日文非常謝謝)。」

更新時間|2017.01.26 08:4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