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遊戲
2017.04.28 11:00

【專訪漫畫家蠢羊(一)】一部描述消防員困境的寫實漫畫 如何打破體制高牆?

文|楊政勳    攝影|賴智揚
《火人FEUERWEHR》描述台灣消防員的日常與困境。
《火人FEUERWEHR》描述台灣消防員的日常與困境。

《火人FEUERWEHR》,一部寫實描寫消防員的日常、被作者形容為「毫無娛樂性」的漫畫,不僅在商業市場存活,還一步步促進推倒體制高牆。消防員並對作者說,「就算我死了,儘管消費我的死來改革。」

《火人FEUERWEHR》敘述一位菜鳥消防員立安倫,除了要面對熊熊惡火,還得在社會環境與組織下衍生的各種危險與困境生存,漫畫中還可看到民眾對於消防工作的誤會,造成消防同伴與自身的危害⋯⋯

2016年5月30日,立法委員洪宗熠拿著《火人FEUERWEHR》漫畫,質詢消防署署長葉吉堂關於消防基層裝備不足、勤休制度不合理的問題;2017年3月21日,立法院院會一讀通過「工會法第四條修正草案」,明訂消防員、警察也有組織工會的權利。從《火人FEUERWEHR》出版至今近一年,這座體制高牆終於露出縫隙,讓消防員看到一些希望之光。

立委洪宗熠拿著《火人FEUERWEHR》質詢消防署署長。(圖:蠢羊提供)
立委洪宗熠拿著《火人FEUERWEHR》質詢消防署署長。(圖:蠢羊提供)

帶火進去制度 留下痕跡

消防員長期過勞、人力不足與裝備匱乏早已不是新聞。由於消防員屬於公務人員,不受勞基法保障,也不能組織工會,造成消防員在勞雇關係中始終趨於弱勢,少了一個與政府平起平坐的溝通機會。

「我的目標就是讓消防員能組織工會。」《火人FEUERWEHR》作者是26歲的蠢羊(羊寧欣)。她除了是東立的漫畫家,也在網路媒體「沃草」當美術編輯。其粉絲團「蠢羊與奇怪生物」用插畫為警消發聲,目前擁有近13萬的粉絲數。

「這兩年就有22位消防員殉職。」蠢羊強調,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理事長楊適瑋曾說,「當所有的環節都出了差錯,消防員才會死掉。」她說,這代表此環境已經有太多錯誤,從指揮體系、裝備、人力調度,都有錯誤。「還有一些捕蜂捉蛇受傷的案例沒有列入計算,但光死亡人數22人,是不是代表這個體制有非常嚴重的錯誤?」她說明「火人」這個名字的意義:帶火進去制度裡,就算沒有燒成功,也可以留下一點痕跡。

消防員凱道公祭 震撼蠢羊

蠢羊曾參與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也是第一位被抬離陳抗現場的漫畫家。她說,「從學運後我成為覺醒青年,想要做點什麼,但一直沒有明確的目標。」「漫畫家能不能改變社會?我就一直在想,到底該怎麼做。」

蠢羊說,帶著火進去制度,就算沒燒成功也能留下些什麼。
蠢羊說,帶著火進去制度,就算沒燒成功也能留下些什麼。

直到同年的高雄八一氣爆,港都的天空被火光照亮,眼看著死亡人數不斷上升、多位消防員殉職,「身為一個漫畫家,我沒辦法到現場幫忙,我就只能畫。」輾轉難眠的蠢羊,當晚畫了一張消防員被火燒傷的圖,旁邊寫著「火,燒不滅你」,這是她第一張消防員相關畫作,也是《火人FEUERWEHR》這部作品的概念雛形。

而真正讓蠢羊決定投入為消防員發聲,是在2014年9月1日,消防員上凱道為歷年殉職的同事舉行公祭,「我當時在現場,看他們演了一齣行動劇,才知道消防裝備多差、人力多匱乏。」她還發現,現場除了消防員幾乎沒有其他民眾,連社運圈的人也很少。「他們的情況這麼糟,消防員不是要救人的嗎?我應該要幫他們。」

蠢羊從此決定選擇消防員當作議題,也開啟畫《火人FEUERWEHR》的旅程。

蠢羊心疼消防員處境,在八一氣爆當晚所畫的插畫。(圖:取自蠢羊與奇怪生物臉書)
蠢羊心疼消防員處境,在八一氣爆當晚所畫的插畫。(圖:取自蠢羊與奇怪生物臉書)

田野調查 赴消防隊取材

《火人FEUERWEHR》描述現實生活中的消防員故事,需要實地取材,「我花半年到一年的時間取材,包括在網路跟他們聊天、直接拜訪消防隊。」消防隊還把頭盔內的攝影機畫面給她參考,「不過那個幫助不大,因為火場90%都是黑的,全是黑壓壓一片。」

漫畫中看到消防員無論上廁所、吃飯,一聽到警鈴,就必須放下手邊所有事,衝出去登上消防車,前往執行任務。「這些都是真的,通常我跟他們聊到一半,警鈴就響了,然後所有人就衝出去了。」蠢羊說,在裡面會看到消防員平常如何訓練,看到他們在補藥、補器材,就可以在旁詢問了解。

「我把一個分隊60%的事實,跟另外一個分隊60%的事實拆開來交換在一起,然後放到另外一個完全不相關的分隊。」蠢羊說,這樣會有避嫌的作用,避免這些提供素材、說出事實的人被長官究責,「因為軍公教是一個相對封閉的族群。」

取材過程中,蠢羊認識了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理事長楊適瑋,有一天她問「你不會覺得我在消費你們嗎?」回答卻令人震撼:

就算我死了,儘管消費我的死來改革。
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理事長楊適瑋

蠢羊解釋這句話背後的原因,「消防員的殉職常常是今日公祭、明日忘記,他們的死很容易被刻意掩蓋,甚至沒有新聞。」那句話意思就是「你儘管消費我的死,但要燒掉一些東西、指出一些東西讓大家知道。」

《火人》描述現實生活中的消防員故事,需要大量的實地取材。
《火人》描述現實生活中的消防員故事,需要大量的實地取材。

「毫無娛樂性」 出版火人是賭注

「火人一點都沒有娛樂性、沒有什麼熱血,就是一個懵懵懂懂的菜鳥消防員看到各種現實的不合理,一本看起來滿難過的漫畫。」蠢羊說,台灣沒有人畫職人漫畫,也沒有規則和案例可以參考,又是一個這麼硬的題材,對出版社跟她來說,都是一個很大的賭注。不怕沒有市場?「當然怕呀,可能公司就不點頭了。」但她笑說遇到了一個支持她的「政治宅」漫畫編輯,「換成別的編輯可能提案就過不了。」

而對蠢羊來說,花最多心力的,是如何包裝這個硬梆梆的議題,成為一般人都想看的東西。為此她同時在粉絲團畫可愛的鴿子為警消發聲,警徽的符號是鴿子,而尾巴有火的鴿子,就是象徵鳳凰的消防員。「圓圓的鳥類,大家都很愛,如果當這些鳥類不幸死掉,大家都會覺得很可憐,就會幫妳轉。但如果直接分享一張殉職的照片,可能就沒有人要轉了。」

她坦承這是很現實的問題,「要怎麼畫得讓大家可以接受殘酷的現實,就是用可愛的東西去畫可悲的故事。」在網路累積人氣後,讀者如果喜歡也許就會去收藏嚴肅的《火人FEUERWEHR》單行本。幸運的是,目前《火人FEUERWEHR》出到第二集,「每集一刷都超過兩千本,而且都不只一刷。」「很難相信這種東西可以賣這麼好,而且還賣完。」

有別於《火人》的嚴肅,蠢羊在網路用可愛的鴿子來傳達殘酷的現實。(圖:取自蠢羊與奇怪生物臉書)
有別於《火人》的嚴肅,蠢羊在網路用可愛的鴿子來傳達殘酷的現實。(圖:取自蠢羊與奇怪生物臉書)

消防困境 國際「認證」

《火人FEUERWEHR》不僅在台灣取材,更赴歐洲各國,包括英國、荷蘭、奧地利、比利時等消防隊探查,還將訪談的過程畫在《火人FEUERWEHR》第二集裡。漫畫裡提到,當外國消防員聽到台灣消防員要捕蜂、救貓、抓蛇⋯⋯個個不可置信,還形容台灣消防員是「超人」。

而消防員組工會在台灣是違法的事,也讓外國消防員震驚,英國消防雜誌更破天荒刊登台灣的消防員困境。蠢羊說,後來他們將這段取材的漫畫翻譯成英文寄回去給曾取材過的外國消防隊,「這也算是另類外交吧,讓漫畫成為超越語言的東西。」

《火人FEUERWEHR》出版至今,結合網路社群,已讓消防員的議題漸漸擴散出去,並成為一股導正輿論的風向。「有些網友會說為什麼消防員不來幫我抓貓,粉絲就會跟他說『這應該是動保處要負責的』;或是在抓蜂捕蛇的新聞下面留言『這是農業局的事情』。」蠢羊說,改變體制從輿論做起,這就是粉絲可以做的。

「工會法第四條修正草案」通過立院一讀,為消防員組工會開了一扇窗,也讓蠢羊的階段任務達成。她表示,《火人FEUERWEHR》預計在今年出到第三集就會告一段落。

而出版日期正是八月一日──高雄氣爆滿三周年的日子。

同場加映:

按讚加入《鏡漫遊》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最新ACG動態!

更新時間|2017.04.28 12:0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