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7.06.28 23:00

【鏡大咖】我不相信你這麼快樂 盧廣仲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盧廣仲有他獨特的幽默, 這種喜感,最近才被融合於戲劇, 許多原本不熟悉他的觀眾發現, 原來盧廣仲也可以這麼好笑。
盧廣仲有他獨特的幽默, 這種喜感,最近才被融合於戲劇, 許多原本不熟悉他的觀眾發現, 原來盧廣仲也可以這麼好笑。

電視劇《花甲男孩轉大人》播出後,盧廣仲的臉書粉絲頁瞬間多了2、3萬名追蹤者。他咧開燦亮白牙:「見識到電視機的威力。」

曾經他的世界裡只有「對啊對啊」,終至失衡。但,就如同他所熱愛的爵士與藍調,是生長於最悲慘的底層;學會分享一些悲觀的盧廣仲,今年入圍了金曲獎最佳男歌手。當然,他還是堅持要吃早餐,只是依從年紀減少了食量。(人生!)

其實盧廣仲的快樂同樣是有條件的呀,他就像魚仔,在清澈裡游著,在混濁中游著,沒要奮力往上游,但絕對要在水裡找到自由。

天生藍調-盧廣仲

1985年7月15日,出生於台南仁德大甲里。就讀淡江大學電機工程學系時,因車禍住院接觸吉他,後轉到西班牙語系。以首張個人專輯《100種生活》,在第20屆金曲獎中獲得最佳新人獎以及最佳作曲人獎。以《What a Folk !!!!!!》入圍2017年金曲獎最佳男歌手獎。

盧廣仲的《100種生活》讓他拿下金曲新人獎,短褲造型也成他的招牌。(翻攝自專輯封面)
盧廣仲的《100種生活》讓他拿下金曲新人獎,短褲造型也成他的招牌。(翻攝自專輯封面)

盧廣仲對生活的記憶點跟常人不一樣,於是他說了一個鄉野傳奇。「我台南老家附近的廟,有遼闊的廣場,我每天都會跑去那邊蹲著。後來那廟後面出現了一個裝置,有根竹管,被符綁著,我問廟公才知道,那間廟會去收鬼,我們這個村的鬼都被鎖住在那邊,我每天中午去蹲在那些好兄弟旁邊,一直想把那個符撕破⋯」

他的眼睛很小,小到導演瞿友寧都擔心這樣能演戲嗎?不過盧廣仲的笑,遠比他的眼神傳達得還要多,各種笑意與紋路之外,連白牙露出幾分都有情緒。

還說小時候喜歡生火(每個人都誤聽成生活,他才解釋,fire),愛盯著火看,從仁德鄉下搬到市區公寓後,差點把公寓燒掉的往事,「那時候,我學到要因地制宜(譯:鄉下的習慣不要帶到都市來)。」盧廣仲的幽默有一種獨特的節奏,後面還跟著律動,我彷彿聽到隱隱的音樂節拍正一拍一拍打起了拍子。

 

一鏡到底 台詞就是樂句

他的新單曲〈魚仔〉也是《花甲》一劇主題曲,巧妙以「游來游去」押韻「想來想去」,懂台語的人就能秒懂那用字的神妙,靈感怎麼來的?「就上廁所的時候,看到⋯」他隨即推推眼鏡正色,「是洗手的時候,看到肥皂泡往下流。」這是即興的過場。

盧廣仲幾乎算得上是第一次演戲。「我覺得最好玩的是,一直在那邊跟南哥(蔡振南)、龍哥(龍劭華)他們罵髒話,罵髒話很過癮。」「我們不是對手,南哥是一艘很堅固的船,可以帶著我乘風破浪。你看我跟南哥一鏡到底的吵架戲,很多髒話都是劇本上沒有的,因為南哥就很即興,會丟東西給你。」

與蔡振南(右)互飆台語髒話,雖然即興,但盧廣仲事先準備了2週,演出時才能有這種放鬆。(好風光提供)
與蔡振南(右)互飆台語髒話,雖然即興,但盧廣仲事先準備了2週,演出時才能有這種放鬆。(好風光提供)

「我跟他拍戲覺得很放鬆,因為南哥也寫歌,他也是音樂人,我覺得他演戲很有音樂的groove,那個律動感,那是我同樣身為音樂人,可以感覺到的,跟他演戲,我們兩個就好像是爵士樂的樂手,我演奏一段,再來換你,我其實滿習慣的。台詞就是我們的樂句,我們的音符。」

電影《異星入境》原著小說中,提及一個語言學的假說,意即語言可影響人的思考與世界觀。會不會,盧廣仲理解世界的語言其實就是音樂?那麼沒演過戲的他可以跟蔡振南那麼和諧順流,也就成立。

 

這麼快樂 其實也有低潮

髮型很呆,思想跳躍,是盧廣仲外在與內在的反差。「我很喜歡做一些無中生有的事情,比如寫歌,演戲我覺得也是種無中生有的行為。我覺得每一個階段的變化都很有趣,我很慶幸有個方法記錄當下的狀態,我可以寫歌,我是很幸運的一個人。」

熱愛完成一首歌的快樂,「過去那幾個小時,好像我很認真活了,無中生有,好像是一隻母雞。」
熱愛完成一首歌的快樂,「過去那幾個小時,好像我很認真活了,無中生有,好像是一隻母雞。」

因為大一時車禍斷腿,盧廣仲在休養期間練起吉他,小時候媽媽收集的西洋與爵士黑膠音樂,都在他身上融合成自由的曲調。但回頭看看剛成名的他,那穿著短褲,快樂吃早餐的盧廣仲。偶爾也會讓人厭煩,人生真的有這麼好吃睡嗎?

「人會一直變,第一、 二張專輯時,我有太無條件的快樂,變成人家會很懷疑,我不相信你這麼快樂,你一定有你的陰暗面,可是我必須說,那時候是真的,已經到很偏激(去追求快樂)。如果是現在的我,看那個年輕的我,會覺得,我懂你,可是,你要小心,你也會摔倒啊。哈,給他一點建議。」

三年前盧廣仲退伍,的確掉入了創作的低潮期。「年輕一點的時候,我所有想到的事情,都是我很快樂,我想跟你講一件很快樂的事情。這樣變成我很失衡,因為我也會有不開心的時候,可是我選擇背對它,就好像明知道房間裡有臭酸的蛋糕,我還是可以這樣跟你講話。現在的我比較平衡,我就會說,現在房間裡有個臭酸的蛋糕,要不要我們把它切來吃?」

理解了人的低潮會隨機出現,可能早上很開心,下午一件事情就down到谷底,「接受這些起伏,如果可以,為這些起伏留下紀念,寫歌或是寫文章。」讓低潮與快樂共享同一個時空,「我開始懂得分享一些悲觀。因為我就接受了,我就是一個看什麼都會很正面的人。」

比起願望實現,盧廣仲說有一種狀態更好,就是你想不到自己還想要什麼的時候,那讓他很平靜。
比起願望實現,盧廣仲說有一種狀態更好,就是你想不到自己還想要什麼的時候,那讓他很平靜。

也因此從台北步行走到了台南,做的當下沒多想。「後來釐清,這個行為就是自由。」感受到自由的穩固重量,而這重量又再次舒服地灌入了盧廣仲的腦子與身子。

 

戀家巨蟹 面壁邊吃邊哭

「節奏,那是我最在意的事情,好像如果你掌握了生活的節奏感。你就好像可以從中獲得自由。我到現在還是每天吃早餐,現在年紀大了吃得比較少。」少是相對論,因為大學時,盧廣仲一餐要吃兩個美而美套餐,兩、三杯飲料,一餐可以吃到快兩百元。

他承認自己有很魯的那一面,懶病就是魯宅最常見的病徵。

很焦慮創作的盧廣仲,最後抓到病源根本就是自己!「我後來認知,創作靈感它從來不會枯竭,關鍵在於懶惰這件事,我的弱點就是懶,家裡地板很亂,衣服沒洗。我明知道我拿起吉他兩、三個小時,就可以寫出歌,但就是不想。」他露出很快樂的笑容說,「chill (鬆)很好,很軟爛。其實池塘裡永遠都會有魚,只是你要不要拿起釣竿而已。」

他說到大家稱讚他閩南語很好時,更笑到眼睛瞇成兩道細縫,「可是我本來就是台南人。」

盧廣仲早已理解,總有一天,他待在台北的時間,會超過他在台南的成長時光,「有時想家,有時候不想。不想的原因是,我是十八歲才離開台南念大學,第一次住男生宿舍,你有室友,而且是完全不認識的人,我覺得很難忘。那味道、環境、你所接觸到的一切都是新的,我很喜歡這種感覺。」

盧廣仲很依戀家鄉與親情,拍哭戲時,都是把阿嬤的照片拿出來看催哭。
盧廣仲很依戀家鄉與親情,拍哭戲時,都是把阿嬤的照片拿出來看催哭。

「但我又是一個巨蟹座,我很戀家。淡江附近有一間餐廳叫『芳鄰』,我每次都去這家,裡面阿姨做的飯,很像我阿嬤跟我媽媽煮的,大學想家時,我每次去芳鄰,都會找一個面對牆壁的位子,點豬肝湯,還有擔仔麵,一個人在那邊吃,對著牆壁哭,透過味覺,來療癒自己。」想像那畫面,一個男大生哭完了、吃完了,回到宿舍又拿起吉他,他快樂奔放的藍調,有一點點小哀傷了起來。

場邊側記

承認自己的孤僻, 因為獨處對他有消化每件事的功能, 「我在獨處時,能量會變高。」
承認自己的孤僻, 因為獨處對他有消化每件事的功能, 「我在獨處時,能量會變高。」

採訪時遇到大雨,整場訪問,那股搖撼的力道不在內心,而在窗外的狂風暴雨。雷聲雨聲都變成了採訪背景音。

該配上盧廣仲解釋自己的人生觀,「莊子就說,你就想像自己站在一個很無限的,比如說,10年後,看10年前的你,你就覺得,這一切都無關緊要了。」這些,恆常都是內心與外在世界的戰爭,激戰度可不輸風風雨雨。

  • 造型:Yi-Sheng
  • 服裝提供:United Arrows
  • 場地提供:閱樂書店

更新時間|2017.06.29 08:2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