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8.01.25 00:00

《花甲》鄭光輝軟爛沒用?蔡振南卻看到人性光輝

文|翁健偉    攝影|嚴鎮坤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談到自己扮演的鄭光輝,蔡振南說:「他就是錯了就錯了,也不期望老婆跟女兒回家。這個人毫無殺傷力,也不會去做什麼毀滅性的行為。」
談到自己扮演的鄭光輝,蔡振南說:「他就是錯了就錯了,也不期望老婆跟女兒回家。這個人毫無殺傷力,也不會去做什麼毀滅性的行為。」

關於演戲,蔡振南說他從觀察狗的眼神當中,學會揣摩、模仿:「因為狗的眼睛會說話!」

 

實力稱霸3金 蔡振南

1954年7月26日生,以〈心事誰人知〉轟動台語歌壇,陸續寫出多首熱門歌曲。

〈多桑〉得到第31屆金馬獎最佳電影歌曲、《南歌》專輯奪得第8屆金曲獎最佳流行音樂演唱唱片、《南歌人生》奪得廣播節目金鐘獎最佳綜合節目、《媽媽不見了》得到第52屆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最佳男配角,稱霸3金。

 

狗的眼神 演戲指導

這套理論是他自己發明的,「動物裡頭眼睛會說話的就是人跟狗。你跟人學眼神,但人會假裝,狗不會假裝,所以你演戲去模仿狗的眼睛,就可以把神韻表達出來。」但他也認為,演戲最容易穿幫的就是眼神,「當你拍戲正面看鏡頭,除非你的眼睛真的有那個情感,才對鏡頭講話。」所以他拍戲時很少有特寫,還會主動去閃避正面鏡頭。至於他跟盧廣仲3分多鐘的一鏡到底吵架,蔡振南說從頭到尾自己都沒有看鏡頭,但觀眾都覺得非常生動,特寫與否根本無損觀賞樂趣。

三金獎座都拿過,都放在哪呢?蔡振南:「哪裡高度夠,就放哪裡。能放進去的就擺著,不會丟在倉庫,這樣看不起自己的努力跟幸運。」
三金獎座都拿過,都放在哪呢?蔡振南:「哪裡高度夠,就放哪裡。能放進去的就擺著,不會丟在倉庫,這樣看不起自己的努力跟幸運。」

但相反地,表演喜劇的時候,他不會死背劇本、而是透過對手演員的碰撞,尋找靈感,「可能我會加一點東西,不會死背每個字,要看當下的氛圍。看對手講的話不一樣,你要接不一樣的話,再把故事轉回去。」蔡振南拍喜劇的格言,就是「只要導演沒有喊『卡』,你不能停。」

有一場戲是江宜蓉幫他洗頭,洗著洗著,洗髮精就噴到他鼻孔。「她當時停下來,我就說『導演沒有喊卡,妳就繼續演。』」蔡振南解釋喜劇有時候需要驚喜,成果會讓人非常開心,「如果你演得只有劇本裡頭的框、安全範圍,那還好。我希望演員都是把靈感帶來,不光是人來了就好,還要給我靈感。」

 

沒用老爸 最愛家人

撿角老爸鄭光輝是許多觀眾又愛又恨的對象,因為最後《花甲男孩轉大人》裡,每個孩子都成長了,這個老爸卻好像沒有成長過,扮演這個一無是處的老爸,到底有什麼感想?

「當初我在看劇本,覺得這個老爸真的很沒路用。再詳細看這老爸種種跡象,除了沒種,不管他是開電玩店、賭博,目的都是想贏錢。他想贏錢不是想揮霍,而是想照顧家裡。」蔡振南說了一句台語俗諺:「靠豬圈死豬母」,用來形容這個角色的帶塞程度,「他希望有錢,但有錢不是給自己花。這個人帶塞,你就責備他,我覺得有一種情何以堪。」

	拍戲時不愛死背劇本,寧願多花一點時間消化吸收。蔡振南在《花甲大人轉男孩》繼續挑戰鄭光輝,在他身邊的是導演瞿友寧。(氧氣電影提供)
拍戲時不愛死背劇本,寧願多花一點時間消化吸收。蔡振南在《花甲大人轉男孩》繼續挑戰鄭光輝,在他身邊的是導演瞿友寧。(氧氣電影提供)

「兄弟姐妹都不擇手段,就只有他不是很積極在找財產。兄弟姐妹在吵架,他在旁邊托腮幫子看戲。」他選擇用另外一個角度,看這個略帶一點悲劇色彩、卻常常闖出很多禍、讓人笑不出來的老爸,「《花甲》不是喜劇、也不是鬧劇、不是悲劇,是很寫實的人性劇。當阿嬤一倒下,全世界都一樣,每一個人的人性都跑出來。」

問他到底覺得鄭光輝哪一點好,蔡振南的答案也很有趣,「他沒有跟你借錢呀!」

這麼直白的答案,也證明了蔡振南真的看透了人性的光輝!

場邊測記

早早就拿過三金(金馬、金鐘、金曲),蔡振南說不靠拿獎自抬身價。 「今天的人情將成為明天的行情」,他說自己只有兩種價錢,一種交情夠,該多少就多少、不開價,「如果交情夠,讓我有知遇之恩的情感,我其實不會跟你開價。」另外一個就是按照這個價錢。 「老實說這年紀拚財務也來不及了,算了,夠吃就好了。」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更新時間|2018.01.25 07:0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